郭襄:人生总有圆缺,此事千古难全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作为一个武侠世界中的少女,没有人能比小郭襄更幸福了吧。在金庸的武侠系列里,郭靖和黄蓉算是主角中的主角,那郭襄就是这武侠世界里当仁不让的公主,家世、美貌、才情、武功都是极好极好的,父母既是武林泰斗又是道德楷模,往来有巨侠,谈笑皆绝学,出门要像公主一样微服出巡,不然被人知道身份就要顶礼膜拜夹道欢迎。

人云“第一个孩子照书养,第二个孩子当猪养”,照书养的多半会长歪了,当猪养的一般倒能放养成材。郭芙显然是被黄蓉初为人母时拿来练手养坏了的,以至于处处惹人厌憎,屡屡贻患他人,而郭破虏因为是期待已久的男丁,将来要继承父亲衣钵的,难免也管束得厉害些,夹在姐弟之间的郭二小姐的成长历程必然要比大姐和小弟宽松一些,长成了一个集各种优点、魅力于一身的美好少女,意外地成为三姐弟中的佼佼者。

我们郭二小姐的传奇人生从刚出生便开始了,她一落娘胎便开始历险,分别经小龙女、杨过、金轮法王、李莫愁、裘千仞之手,从襄阳流落至终南山又到绝情谷,喝豹乳、吃蜂蜜长大,在她的兄弟破虏在家咬手指的时候,她已经见识好多位江湖奇人并经历无数惊险刺激的事了。最神奇的是《神雕》中一男一女两个大反派都被她收拾得服服帖帖,杀人不眨眼的李莫愁甘心做她的奶娘,伺侯她屎尿,视她为亲生女儿一般养育,武功卓绝的金轮法王一见她也是发了昏,鞍前马后地讨好照料,死乞白赖地要收她为徒。凭的是什么,当然是咱们郭姑娘可爱啊!“可爱”这个词儿真是中文里最有意思的词汇之一了,爱是多么高贵珍稀的情感,尤其是杀人如麻的大魔头的爱,就像狗肚子里刮下来的二两油,比舍利子还要珍贵,而他们义无反顾地给了这个小姑娘。杨过一生想要被人喜欢,受人爱戴,花了三十余年耗费无数心血九死一生弄成个残疾才成功,而这些小郭襄生下来就拥有了。

三代才能培养出贵族,从黄老邪到小郭襄正好是三代。作为一个武林贵族,郭二小姐不用再像父辈一样刀头舔血征战沙场,她的使命就是像各国王后、公主、选美冠军一样周游列国展示美德专注慈善,要与底层人民和弱势群体打成一片。

郭芙自忖名门之后,对人颐指气使呼喝来去不当回事,或者是凛然自持,不肯与那些身份低贱的人来往,即使是忠心耿耿正直宽厚的鲁有脚也不曾入她法眼,他惨遭霍都杀死,她不觉难过,倒是为丈夫有机会当上丐帮帮主而欢欣雀跃,尽显“资产阶级”的冷漠。而郭襄就从来不犯这种毛病,逢人必笑脸相迎尊号相加,连“山西一窟鬼”、“万兽山庄”史氏昆仲这样的三流开外的人物都被她“叔叔”长“伯伯”短地叫得亲亲热热,事隔半年仍记得问候史三叔、史五叔受伤可好些。其温柔可亲胜于姐姐郭芙百倍,活泼伶俐又胜于其弟破虏百倍。

最可贵的是,无论对方是顺境抵或逆境,富裕或者贫穷,健全或是残疾,大侠还是平民,甚至,不论这人是善是恶,她都一视同仁。守夜瞌睡违反军令当斩的士兵被她放了,穷孩子喜欢她母亲的一只金钏儿她就偷出来送给人家,尼摩星要抓她姐俩去做人质,都已经动起手来了,她却在喊“姐姐,这人可怜,别伤了他!”金轮法王杀了大头鬼、长须鬼将她掳走,好不容易由东邪、南帝、老顽童联手将他制服,她却大发善心帮人家解了穴……要说这是个熊孩子的话似乎也不为过,可是她善良。对于不被上苍眷爱的人来说,善良是善良者的墓志铭,比如程灵素、阿朱、公孙绿萼等,对于郭襄这样的上帝宠儿来说,善良是善良的倚天剑。换了普通人,照她这般随性冒险的话早死一百次了,而郭二小姐不但不必死,还屡屡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她的善良不需要付出成本,自然有人为她买单,风陵渡头拿来沽酒的金钗是朱子柳送的,妈妈的金钏儿估计也是外公给的,金银钱财不需要她打工去赚,如果被坏人抓了自然有无数的英雄豪杰将士兵卒来救她。但是这些都不能怪她,这位小公主是生活在云端的,她还远不知道世情险恶,也没有担起家国重任。她只知道自己的出发点没有错,至于这些“善行”的后果如何,那是她无法预料也无法顾及的了。对于江湖中人来说,一味的善良真算不上什么美德,明辩是非、爱憎分明才算是美德,这种道理须得等她四十岁以后方能明白。

作为一个“美德陈列器”来说,十六岁的郭二小姐真是360度零缺点。她兢兢业业地履行着“武林亲善大使”的工作,与群众打成一片,上到一灯大师、老顽童等人,下到守城小卒无名刀客,男女通杀,老少咸宜,除了她姐姐郭芙,没人道她半点不好。她聪明伶俐,善良纯真,貌美温柔,活泼可爱,豪爽仗义,撒向人间都是爱,对这个世界充满人文关怀。

这么完美的一个姑娘,这个最应该得到幸福的姑娘,多少人粉身碎骨想要给她幸福的一个姑娘,却偏偏得不到幸福。

其时“五绝”当中的“四绝”都已经在武林中绝门绝户了,王重阳、洪七公无儿无女,欧阳锋的私生子欧阳克早挂掉了,南帝的子孙们远在大理当皇帝,只有黄老邪有后代在江湖里活跃,作为“东邪”的外孙女,作为“北丐”传人“北侠”郭靖的女儿,郭襄是当仁不让的高贵正统的“侠三代”。这样一个备受瞩目年华正好的美少女,当然要配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年郎,如此方能成就一段佳话,在万众期待中,她等来了她的爱情。

他是一个长得超级帅武功超级棒还超级痴情的大侠。他们两家是世交,她出生头一天就被他抱过,那时候他为了襁褓中的她对敌苦战,心想“我此刻为她死拚,若是天幸救得她性命,七日之后我便死了,日后她长到她姊姊那般年纪,不知可会记得我否?”当她长到她姐姐那时的年纪时,他们终于重逢了。他对她一见如故,给她三枚金针,不论她有何为难之事,他都会为她办到。她的十六岁生日,他为她设计了一个空前绝后的生日宴会,请来无数奇人异士携各种奇珍异宝给她暖寿,三件轰动天下的大礼,请来天下驰名的巧手匠人黄一炮为她订制烟花,满天花雨在空中组成“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寿”十个大字,请来三湘湖广河南河北的知名戏班演了一场规格堪比春晚的文艺晚会。不但满足了她的少女情怀,还顺带为她父母以及丐帮解决了几件心腹大患,真是普天同庆万众喝彩。按照常规的剧情发展节奏,接下来就该是男主角穿得帅帅的拿出鸽子蛋跪地求婚了,现实却是进度条就卡在这里了。郭襄只差一点点就能圆满飞升了,可是,美好剧情的进展永远地停在了这一格。

杨过给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下了一剂猛药,让她从此深陷感情囹圄,但这个偶像剧完美总裁般的白马王子实际上是个中年已婚男,并且是个从来没想过离婚的中年已婚男。他弄出这么大阵仗之前早就发表了免责声明:哥虽然很帅,但哥已经结婚了,哥对老婆一颗红心至死不渝,不要爱上我啊!导演完这一场看起来像偶像剧男主角求婚的大戏之后,他拍拍屁股就潇洒地走了,我为国家出点力,顺便哄哄小妹子高兴而已,我对你没有丝毫企图啊。不信你看,我跟我老婆一团聚以后马上就退出江湖隐居不出了。

很多人都道郭襄早慧,小小年纪就乖巧懂事,我却觉得,她实在太晚熟了。不论对爱情还是对生活,她都被拔苗助长了。如果生在普通人家,也就是个心眼好脾气好的小姑娘吧,可是她生在威名赫赫的郭巨侠家,从小被无数光环笼罩,浮云遮望眼之下,难免缺少生活,不接地气,像诸葛瞻一样多受其父之荫,得到的多是美名虚誉,只能作个可供观赏的吉祥物,除非另有机遇,否则难成重器。

她认识杨过的时候,他已经人到中年,不再青涩,不再张狂,不会再把自己打得鼻青脸肿扮成小乞丐去测试别人是否真心待他。她只见到他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成功男人的形象,压根不知道他年轻做下的那些连他自己想起来都要飙冷汗的怂事儿。她只道这个男人一切都好,尤其是他对妻子的感情更是让她觉得神为之夺、魂为之销——啊,世界上竟有如此完美的男人,竟有如此荡气回肠的爱情。她并非没见过完美男人,她的父亲、姐夫作丈夫、作大侠都可算接近完美,他们也行侠仗义济危扶困,但是他们远不如杨过那样更具娱乐性、传奇性。同样作为武林“明星”,郭靖、耶律齐只是海政歌舞团的晚会歌手,而杨过则是韩国进口的潮流偶巴,像郭二小姐这样的中二少女,她会喜欢蒋大为、蔡国庆这样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还是李敏镐、金秀贤这样的少女杀手呢?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黄蓉最初担心杨过要来欺骗小女儿的感情,当她见到他与小龙女同来襄阳时心里肯定松了一口气,可是聪明的她一定怎么也想不到,女儿在蠢蠢动情的年纪得到了过于夸张的示范,从此误入了歧途。如果是我们普通人,像杨过和小龙女这样的爱情故事听听看看也就算了,该上班上班,该供楼供楼,该养娃养娃,而郭襄不是普通人,她是金庸笔下最接近完美的少女,杨过和小龙女就是她身边的人,她无法把他们当成故事瞻仰一下就算了,而是发自内心地想要得到那样“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爱情。我一直觉得,与其说郭襄爱上了杨过,不如说这个少女爱上了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她对爱情的理解已经由父亲、母亲的相濡以沫和姐姐、姐夫的相敬如宾上升到了杨过、小龙女那样的天崩地裂生死相许,可是,在这个世间,找个人柴米油盐何等容易,像杨过、小龙女那样戏剧性的爱情可遇而不可求也。

她想克隆一份杨、龙二人那样美好的“爱情”,但是苦于找不到一个可匹配的对手,张君宝还太嫩,何足道又不够狂,她找不到合适的男主角,也还原不了当时的场景、道具,她只能在内心自演一场独角戏,同时将满怀情意寄托在杨过与小龙女身上,祈求“若是我终身得能如此和大哥哥、龙姊姊相聚,此生再无他求”,虽然心里明知道此事决不可能,仍然迷失于这样的美好幻象中。于是她像只陀螺一样,在田野上转,在山谷里转,在少林寺转,在断肠崖转,在万花坳转,在终南山转,转转转转,转转转转,寻找杨、龙夫妇的踪迹。生来多福的她第一次领会到求一物而不可得的惆怅,杨过就是她心里的一个孔洞,打破了她的密闭性,她像个高压锅一样,再也无法再正常运转。她不能再恋爱,也不能好好生活,更无法专心工作,需要穷尽一生去寻找修补弥合的办法。

从她十六岁到四十岁,二十几年的时间里,襄阳城破,家国沦丧,至亲殒命,故旧凋零,她浑如不知不觉般游离世外。直到四十岁上,终于大彻大悟。那么,她悟出了什么呢?书中没有明说。我大胆揣测一下,她的大彻大悟不是放下一切,斩断六根,而是突然明白过来,人生总有圆缺,此事千古难全。当她接受了生命里的罅隙,她奇迹般地发现自己原来是可以“带缝”工作的,于是她创立了峨眉,继承了父母的遗志,担起光复河山的重任。但是她并没有停止对杨过的相思,她坦然地把弟子的法号命名为“风陵”,把当年跟杨过共渡的美好时光都演绎成了武功招式,像林朝英那样在一招一式中回忆、思念着心上人,直至老死。

其实她十六岁那年华山论剑时在玄宗祈雨潭处早已知道“便是贵为帝王,也未必能事事如意”的道理,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从心底接受又是另一回事。悟道这种事情,有时候立地便能成佛,有时候,便是一生的时间也嫌不够多。

 

作者:西湘

 

来自:清华南都

↓↓↓

    A+
发布日期:2015年10月27日  所属分类:大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