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神一样的小三,就怕猪一样的另一半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朋友聚会见到大林,我们问他:“不是你堂哥结婚吗,你怎么没回去?”

大林恨恨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去!”

原来,大林堂哥已年近不惑,上有老下有小,自己在一家单位干个小主管,堂嫂是当地中学的优秀老师,结婚十年勤俭持家,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得踏实、富足又稳定。

不知是饱暖思淫欲还是难耐十年之痒,一年前堂哥跟酒吧一坐台小姐勾搭上。坐台女明摆着是拿他当洗白的冤大头,几番缠绵后就让他把夫妻多年的共同积蓄偷取出来,给自己买了辆进口车。堂哥被迷魂汤灌得云山雾罩,爱得电光石火一发不可收拾,非要将坐台女娶回家,不惜与所有亲属决裂,将高龄父母气得两度心脏病发作。堂嫂悲愤交加万念俱灰,愤然签字离婚。一个月后,他在众叛亲离中领取了新结婚证。

提起这档子事,大林忍不住骂:“见过嫖的,你们谁见过嫖完还娶回家当老婆的?”

我们集体缄默。

这让我想起了十年前女友阿丽的遭遇。那时阿丽新婚不到一年,老公就以加班和健身为名早出晚归。直到半年多后,阿丽才得知他与健身房女老板如胶似漆打得火热,阿丽哭得梨花带雨,男人却一脸无辜:“没办法,她太有魅力,是男人都抗拒不了诱惑”。

摊牌后,男人更加肆无忌惮地夜不归宿,并催促阿丽离婚,心急如焚地想与女老板鸳鸯成双。

阿丽被迫成为失婚妇女。男人拿着离婚证飞奔向健身房,迫不及待地要给情人一个交待,才发现女老板已婚已育,只因老公长年在南方做生意,深闺寂寞难耐,所以跟他玩玩,压根没打算来真的。他像只赖皮狗一样赖了女老板多时,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最后发现,女老板的炮友不止他一个。

这年头出轨早不是什么新鲜事,讽刺的是,无论大林堂哥,还是阿丽老公,都不属于油头粉面招蜂引蝶的浪荡公子,倒是那类最符合传统标配的踏实本分、适合过日子的“好人”。

恰是这种人,在感情里最容易成为无原则、无底限的“滥好人”。他们貌似温良恭俭让,其实是没有基本的是非观,他们所表现出的“好”,其实是没有正确的判断力。他们不错则已一错惊人,自导自演的狗血剧情能PK掉最有想象力的编剧。因为身边人对他不设防,所以杀伤力更强。

你以为他只是笨、傻、憨,其实那是他情商智商里致命的缺陷,是人性中无法修复的BUG。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话适用于烽火狼烟的商战,适用于龙争虎斗的职场,更适合于暗礁遍布的婚姻。

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组成单位,婚姻就是两个人的团队,夫妻同心其力断金,抵御外来的妖风邪气疾风骤雨,首先是两个队友之间的同心合意。

所谓“猪一样的队友”,就是婚姻团队里的“滥好人”和“东郭先生”。他们貌似温情,实则愚蠢、蒙昧,自私,冷血。他们的爱容易泛滥,些许刺激就欲令智昏,理智堤坝轻易决堤。他们墙头草随风倒,又认死理钻牛角,无知妄作,懦弱贪婪,拿小聪明当大智慧,为一己私欲不惜与任何人反目。

不明就里的女人总是将婚姻的变数归结于对手的强大——小三年轻、姑娘貌美、秘书殷勤、红颜腹黑,世道太乱,狐狸精太贱……

殊不知,若你婚姻团队里有这个昏聩的队友,那个所谓的对手,无论是女神还是泼妇,白富美还是骚浪贱,青春美少女还是迟暮黄脸婆,根本不重要。他是非不明、好赖不分的昏庸,他与生俱来的愚昧冷血的本性,早已注定了这场萧墙之患。

没有谁的婚姻天生是铜墙铁壁,也没有任何一段感情可以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在看了太多感情明灭人事离合之后,我越发相信,真正瓦解婚姻的,不是外敌的强悍,而是内部的溃散。

成熟的人,从来不是像苦行僧一样泯灭七情六欲,而七情六欲当前仍能自重和自持。理性的人,不是没有过心意动摇心旌荡漾的时刻,而是更明白放纵的代价,更知道克制,更懂得适可而止,清醒面对现实。

前央视戏曲频道主持人白燕升,走下光芒汇聚的舞台之后,谢绝所有应酬往来,也从不出入莺歌燕舞的场所,数年如一日地照料因意外事故而瘫痪的妻子周佳。在最艰难的日子,他自己用电脑合成了一副照片,将儿时的周佳PS到自己怀里,像孩子般的呵护。几年后,周佳在他的悉心照顾下不但奇迹康复,还生了一个健康的女儿。

影帝梁家辉唯一的绯闻,是拍《新龙门客栈》时被记者拍到与张曼玉独处。那时的张曼玉美得像开片青瓷。照片刊出后,梁家辉冷静面对,坦然告知张曼玉:“不想让太太误会,以后少来往吧“。而女神亦是深明大义:“如果我们的友情让你受到困扰,那我答应你,以后不再单独见面。”

他们信守承诺,这段感情发于情止于礼。从此狗仔队只能拍到梁家辉牵着太太江嘉华的手。有人嘲讽身形臃肿的江嘉华是大妈,他回应:“我觉得我太太越来越美。”

茂盛的青春、美艳的面孔,娇嫩的躯体,新鲜的爱意,澎湃的激情,这是所有正常人都有的渴望。而一个真正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是立场坚定、是非分明,关键时刻拎得清,冲动之下能三思后行,现实面前能用理智战胜感性。

你不去苟且,就没有暧昧。你不想堕落,就不会沉沦。

婚姻里那些无原则无立场无担当的“滥好人”,多喝一杯酒,听人一句话,都成为他们纵容自己的理由。

什么一时冲动,什么受人蛊惑,什么酒后乱性,什么鬼使神差。

成年人的世界,哪有那么多控制不住的冲动?只在于你想不想控制。哪来那么多鬼使神差?你根本没重要到鬼神亲自来差使你。

他们习惯将自己的放纵归咎于外因,好许自己一个“常在河边走难保不湿鞋“的冠冕堂皇。他们抱怨自己身处大染缸,其实他早预备好了跳进去跟着一起脏。

若是当初瞎了眼,已经选了猪一样的另一半怎么办?

狼行脊岭上,狐走半山腰,终归要各走各的道。

你若有足够的骨气和实力,就一拍两散分道扬镳,你重整山河重建团队,哪怕孤军奋战,一样可以开始新的生活。若你没有足够的能力做选择,只能继续忍受原有的团队和原来的队友,以及接踵而来的伤痛和屈辱。

不要让自己也变成猪跟他一起堕落麻木,就像你走路不幸踩到狗屎,你最多把鞋扔了,总不能把脚也剁了。

不要试图对他进行改造和再教育。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无法温暖一只冷血的动物,同样,也无法提高一个低能儿的智商。

也不要指望他哪天幡然悔悟洗心革面。醍醐灌顶这事儿,对有些人是鸡同鸭讲对牛弹琴。人性里的残缺,永远补不成正常的圆。

更不要指望他岁数大了会迷途知返。自古只有老马识途,从未听说老猪认路。

 

作者:李爱玲

 

来自:文字撰稿人

↓↓↓

    A+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22日  所属分类:大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