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对《老炮儿》的 50 个疑问,导演管虎都回答了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电影《老炮儿》已经上映了一周,票房 4.67 亿元。如果参考豆瓣的评分,8.6 分的《老炮儿》和《心迷宫》并列今年所有国产电影的第一,在由国内主要的影评人发起参与的“影向标”评分中,也进入了年度国产片的前三甲。简单说,大家认为它是今年最好看的国产电影之一。

这也是导演管虎的一个里程碑,无论是评价还是票房,都超过了他以往的作品。不过有趣的是,这部电影引发了异常热烈的讨论。什么议题都有,比如关于冯小刚塑造的“六爷”、江湖、理、“老炮儿”乃至直男审美。

正好有个专访的机会,我们收集了社交网络里出现频率比较高的 50 个问题,以下是管虎的回答。

1.为什么要在故事里加入中纪委的情节?

因为他们(观众)不懂。北京人本来就生活在天子脚下,布衣也怀家国,出租车司机也说中央政治局组成。

六爷是这样一人,他是把这个事儿分得特别清楚,是在理儿上的。小飞跟他说的特别清楚,你只要赢了,你随便处理那个东西。

北京的规矩是,人死为大,只要对方人死了,所有人放下刀,放下枪,对方赢了。

六爷做什么去了。六爷把命交上去了,赴死了,就是赢了。一定是赢了。只要是赢了,东西随便处理。

第二,六爷赴的是“他的鸟被摔死,儿子被打伤”的约。这中纪委,(是小飞)他爸爸犯的事儿,由那个阶层去管理。他不能看着这个事儿不管,这叫心怀家国。所以他一码是一码,都在理上呢。没有人去逼着我去写这个。北京就是这样的,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而且,我想要提醒,有的人骂国家、骂体制。我也不是新左派,我觉得那不牛逼。正常的、中立地对待这些事情才牛逼呢。

2.鸵鸟在路上跑的那段想要说什么?

电影的多义性、文本的多义性、开放性是观众自己去领会的,生长经历、教育背景、情绪,他能达到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只能给到这儿了,看自己的造化。

3.胡同口抽烟的二爷有人物原型吗?

原型没有。这种人在我小时候的生活环境里比比皆是。那个老大爷是我爸。

4.这个人物(胡同口抽烟的二爷)在电影里的作用是?

(笑)那么一个不服不愤的老头儿,这是 1950 年代的老炮儿。然后下面有一个十三四岁的一个小弹球儿,不服不愤,一个混蛋,是个小小炮儿。咱们写的是六爷,你说有什么作用?

5.六爷拿的看起来像是一个日本军刀,为什么会给他安排这么个武器?

自己去领悟。因为那是我们自己做的刀。很多是北京孩子,当年最顶级的就是拿那个刀的,因为是父辈的战利品。因为从军队大院出来的。他怎么理解都行。可以是国民党的,也可以是日本人的,也可能是解放战争当中自己做的战刀,都有可能。

 

6.所以六爷最后是死了吗?

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我也想提,然后我们再找机会拍一个(笑)。

7.有人觉得“鸵鸟逃到路上”和“六爷举着刀在冰面跑”的音乐很棒,不知道是怎么选出来的?

选…选…选?!一点儿一点儿写出来的,选(笑),哪儿去选去啊?这都是对点的,哪个点站起来,起到什么范儿上。那个鸵鸟塌在那儿的时候,怎么小号起,那都是一点点创作出来的。

8.六爷最后去野湖的时候给了一只黑野猫的特写,有什么寓意么?

你告诉他(观众),片头“老炮儿”三个字儿之前,还有一只黑猫,他看见了吗?这个电影要三遍以上。

9.有观众问冯小刚骑个自行车从二环到颐和园,是不是太远了,都能算铁人三项了吧?

告诉他们,这戏可能还会在莫桑比克放,人家可能不会提出这个问题了吧?

10.你觉得老炮是今年最佳的国产电影吗?

最佳是别人评的,不是我评的。我觉得最佳……我哪儿知道啊,我都没看完。嗯,我觉得非让我说的话,就是大多数人说的最佳,我肯定也说是最佳了。

11.大陆版为什么比威尼斯电影节版少了三分钟?

那个反而延长了很多戏。主要是骂人的话,我自己看不过去了。就是特别脏的骂人的话。因为所谓的脏口、骂人的话,它在北京是一种语气助词。但是真的去骂人的,就自己主动删减嘛。因为没有分级嘛,好多小孩儿看。

12.六爷问小飞法拉利补要多少钱,小飞说要 10 万,这个价格算黑吗?

要跟我讨论专业的话,我可以告诉他。真正的恩佐·法拉利,那个道子,将近 9 厘米的道子,应该是 300 万。小飞太善良了。

13.有人觉得六爷住的南锣鼓巷一栋房子就能买几辆恩佐·法拉利,还用到处借吗?

他不是卖房子,还是没有仔细看。他是抵押,急需用多少钱,先给我。他不是卖房子了,(笑)这个太逗了。

14.如果我们能看到故事再往后的结局,摔鸟的龚叔最后什么下场?

我争取拍一个续集吧。我自己再探讨一下看看什么下场。(笑)

15.正好有人问《老炮儿》会有续集吗?会拍他们年轻时候的事儿吗?

要做,做一个电视剧吧。因为电视剧容量比较大,可能电视剧更恰当。

16.中间有一段,晓波给六爷听的是什么歌?

这个是姚贝娜的。歌名儿我忘了,可以查一下。(注:姚贝娜的《如果没有你》)

17.话匣子,灯罩儿这种外号是怎么起的?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它不是起的,是胡同里本来就有这种人,我见过各种各样的称呼。北京人就是有外号嘛。话匣子是因为她名字里有个“霞”字儿。灯罩儿就是根据他性格来的嘛,就是老有人罩着他。

18.之前您说 2016 年一月在网上出一个 3 小时的导演剪辑版?能剧透一下吗?

这个得老板说,我说了不算。他们宣传部的可能会专门推出一条来说几号上。就是涵予、许晴、小混球儿(弹球儿)都更丰满了。前后都有很完整的生活,还有小波、小飞。

 

19.还有茬架的事儿,有人觉得六爷两次茬架都没按规矩办事。

(“第一次,约定好了去野湖打架,结果儿子被送回来了,钱也没赔,架也没打,莫名其妙的就没事儿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个账单的话。”)

如果不是那个账单的事儿的话,还是得出事儿。六爷出医院的时候,往外跑的时候有一句话,他们没仔细。小波说,你干嘛跑啊。六爷说,我下星期还有事儿,你甭管。嗯,得仔细看才能看出来。

(“第二次,说好了按规矩来,说了输了就把账单还了人家,结果给举报了,虽然这里很正能量,但是这也不合规矩啊!”)

这个是真的在按规矩,真的在理的。前面说过了。

20.张涵予的肌肉怎么是用贴上去的?

那个,混淆是非,蒙骗观众。特化公司应该被告。因为涵予那个人物他达不到更老的年龄,所以我们要做一层皮,就是皱皮,然后主要是为了刀疤,做了这个皮。这个特化公司为了自己盈利,他就把这个跟肌肉混淆了。来蒙蔽观众,涵予常年锻炼,肌肉是做不了的你知道吗?然后不懂的观众就被蒙蔽了,这个对涵予极不尊重,对电影也不尊重,因为它是混淆事实,所以你要知道这(假的)是皮,是刀疤,不是肌肉。所以,对于这个特化公司必须要严惩。

(问:看那个照片,感觉那肌肉是贴上去的)

不是,那是模拟肌肉形态,那个贴上去,人就不能动了。那个一定是动态的,所以他主要是一层皮,根据人体的那个形态,等于模上去的,还得等它干,再在那个上面做疤。它要把这个变成涵予没那么壮,就特别恶劣,涵予就是有那么壮。

21.所以鸵鸟也是他们做的吗?

其实前两场鸵鸟都是真的,后面那个假的就没用上,我不说他算不错了。现场一个也没用上,抬回去了放回去了,没拍,等于白做了。你问全组去。

最后奔跑的那个鸵鸟是个人,是个绿人,模仿鸵鸟大跨步,然后特效做的。(特效公司和特化公司不是同一家)当时现场试了人钻进(假鸵鸟)里面跑,但是不行,跑不动。你说这公司有意思没意思,骗观众,我特别愤怒。我说的全是事实,我们有现场照片。

(问:“我看的版本是说这个鸵鸟花了 200 多万吧?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了。”)

35 万,还没用上。现场就没用过那个鸟,扔那车上就没下车它。

22.你眼里的“老北京”是什么样的感觉?

老北京,除了咱们说的那些讲理儿以外,剩下的还有一些不好的、讨厌的东西。随着新的出来,一拨一拨地在减少。就是比较矫情,用北京话来说。就是事儿多,这是老北京的恶习。

23.如果您是六爷的儿子,您能理解六爷吗?

我是六爷的儿子,那当然了。不是他儿子我都理解。

24.老炮儿的“规矩”在现实当中能够守得住吗? 

规矩这个词儿啊是电影里用得太多。我给你换一个词儿,是中国人身上该有的一些好的品质。守得住一定会守得住,可能你守不住,他守不住。总有人守不住,因为他不是谁定的,它是作为人与生俱来该有的。

25.预料过电影会得到现在这样的反应吗?现在比预期的反应好还是坏?

我没有预期,严格地说。因为电影做完了就完了。它内容,跟个人一样,有自己的命。好坏自知,但是它好,我肯定会高兴。但是,说真话是没预期。市场那边我不太懂,观众那边我也不会把握。都告诉我 90 后是主体,可是前两天我看到的,白头发的都有。这怎么说?

26.您最在意谁的评价?

最在意我儿子和女儿的评价。(笑)

27.印象比较深刻的影评是谁的?

我的习惯是,我不看,好坏我都不看。为什么不看,它会影响我之后的创作。心里会留下深深的烙印,这个会影响我之后的单纯感。但是我也看,一个月之后我会看,这个我都是有道理的。那个时候会冷静一些,不会有人影响到我。我努力去做到,别谁影响到我,就这样。

28.那您一个月之后您去看影片的评价,您会去哪儿看?

稍微专业一点的吧。就是豆瓣,就是专业的发烧友、专家。专家我都不太看,主要是发烧友。

29.有人看到这个以后会想到《阳光灿烂的日子》,冯导和王朔关系也挺好的,他有看过这部电影吗?有什么评价吗?

王朔他看过。怎么评价,让他自己说去。我也不能替他说。反正……操,我别替他说话了,我别夸自己了。

我说了他该生气了。我觉得他是挺认可的。

我觉得你这么写不具备说服力,你非得想尽办法让他自己张嘴。但是有一个可能性,你可以让小刚导演说,他们俩是哥们儿,他说肯定没问题。而且他跟王朔看这电影的时候,我不在,他们俩。

(关于有人看了这个会想到《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告诉你,你跟大家伙儿说。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是贵族电影,这个是平民电影。天跟地,两个东西。因为那是北京那个部队大院儿,完全就是高高在上的一帮贵族。那些小胡同串子是接触不到的。

30.你父亲看过电影吗?怎么评价电影?

看过。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就拿手指了指,说,“这是我”。(笑)

31.《老炮儿》是您自己拍过的电影中,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吗?

我都喜欢,没有最。每次都问这些问题。你说《上车走吧》,我其实挺喜欢的,我哪能说不喜欢,或者最喜欢啊。这很难回答。

32.现在好评很多,但是有哪些差评,会让自己服气的吗?

我从小到大,没服过什么气。我想我以后也不会的。

33.剧本创作中,您负责的是哪个部分?因为我之前看过两个采访,一个是您的,一个是董润年的,两篇稿子中都感觉在说自己是主要编剧。

(笑)我也没法儿侮辱人家。剧本创作是我从头到尾。就是所有戏都是我自己写的,所有电影,不只这一个。

反正我现在采取的合作方式是我来说,对方写。写完以后我自己在上面改,我觉得这个是非常科学的。因为这样会比较冷静,因为原来是纯自己写,这样就会不冷静。这种方式会比较恰当。

34.如果故事可以继续发展下去,最想继续讲的是哪个人物?

故事不是继续讲哪个人物。我想说的是这次我跟小刚导演啊、摄影师啊、美术啊,这次合作的都特别舒服,乐趣横生。包括亦凡、易峰,就都特舍不得。就空空荡荡的,特别失落,那个劲儿。跟这些人有缘,你要真的再做那也是做别的事儿了,不是这个故事了。

35.如果作为观众,你会最喜欢里面的哪个人物?

你这些问题好怪啊。我挺喜欢的……(笑)但是我们以塑造六爷为主嘛,如果六爷这个人物能留下来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36.做剧本的时候,改动最大的地方在哪里?

剧本它是一稿成的,没改过,从制片商到电影局,就我的运气非常好,大家都挺认可的,所以基本都没有调整。调整的非常少,就是对白吧,好像是。

37.现在看起来剧本方面有遗憾吗?

剧本没遗憾,遗憾的是剪,剪太多了。就刚刚说的涵予那个,哎呀,那个剪太多了,我非得给他弄出来。

38.如果以霞姨为故事主角,来说这个故事会是什么样子?

那一个女性色彩的一个故事,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他们老说这个戏是直男癌,其实真看明白了,这哪儿是,他是直男,但不癌。就是六爷他对女性的尊重,从心底里爱的,就是北京爷们儿他不(表现)出来的。

女性的话,我实际上最不懂的可能就是女人了。我尝试过拍戏的时候,演三个女性的,评价还不错,但是未来可能有机会再试试吧。因为我老从我妈妈、我老婆那儿了解女性可能也不太够。

如果以霞姨为故事主角,故事会柔和。

价值观不会变。今天你要看到国外的华人看到这个电影有什么反应,你就知道这个价值观,大多数的人有多同意了。

39.剧本、拍摄、后期、宣传,对于您来说最累的是哪一部分?

刚说完。(大笑)后期宣传,没骗你。我从来没宣传过,这是第一次,不得不勉强为之,但是还好啦。一线接触了很多 90 后,变成很喜欢。我觉得还是很欣慰的。

40.剪辑的时候有什么段落是特别舍不得但还是剪掉的?

涵予那段和话匣子那段是最可惜的,涵予那段是他本来是个代驾,然后他受到人的侮辱了,他就直接把人车给撞了。他就直接找交警,喝酒,拘我算了。这我没权利拘你。他说那非得刑事案件是吗?就那孙子暴打一顿(笑),就给拘起来了。

话匣子那段是前面有一次是六爷需要钱,话匣子就给了,说密码你不知道啊,不知道怎么取啊。六爷说知道,不就是你闺女生日吗,这个是前史都带出来了,这个剪掉有点可惜。

(问:这个在导演剪辑版都有?)

都有都有。

41.这部电影有考虑过别的结尾处理方式吗?

没考虑过,就这样的。我觉得这是最有力量的。绝对不允许他们打起来。(打起来)能拍,拍出来就不对了,成一动作片了(笑)。

42.之前有报道说,葛优当时也想来演六爷,如果当时冯小刚没有答应来演《老炮儿》,会想请葛优来演吗?

这个(笑),这个是这样,这个人身上的这口气儿,这股劲儿,很难演出来,他必须就得是那个人。

小刚导演能够完成这个角色,他不是表演,他跟演没关系,他就是这个人。等于,这个是可遇不可求的。要一个演员通过演和塑造的话,我觉得是我不敢想象的事儿。

我觉得我运气比较好,碰到了小刚导演,如果没有碰到小刚导演,我觉得我宁可胡同里找一真的。

43.我看您在澄清很多事,说是您和冯小刚导演喝酒就答应了这个事儿?

是喝酒,我跟他老喝,今晚上(12 月 31 日)还喝呢。北京男人没那么多事儿,一顿大酒就搞定。关键是还是这个剧作吸引他。

44.霞姨这个角色呢,如果许晴不演,会想找哪些人来演?

这个都是网友的话?我都没想过啊。许晴是我特了解她,她是我的同学嘛。所以她身体里有这一块儿,但是她老拿不出来,她着急。就没想过别的,我其实就没有第二人选这回事儿,我们从来就是说好了的。

45.当时去金马帮冯小刚领奖的时候,听到名字的那一刻心里想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想。我怎么回答啊。只是你们要去了就会知道,呼声最高的不是小刚,你们要去了就知道。那个气氛,所以我们实在是一点儿希望都不抱。因为觉得特别好玩儿嘛这个提名。

(呼声)特别高的是郭富城啊、李鸿其啊、邓超啊一群人。就没想那么多,所以小刚导演也没去,不可能脑子里面想什么,就瞬间。

46.当时上去的时候为什么是那么叉着腿的?

他们台湾那话筒没伸缩,他那话筒没伸缩,你能想得到吗?什么概念,我一米九几,他给了一米六几的,然后我怎么办?我跪那儿?!你让他们给我想一个办法。

47.领完奖,您跟冯小刚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他在江西拍戏呢。我在北京,一直没见着。后来给他送奖杯的时候,这个热乎劲儿已经过去了,就很淡然的喝点儿酒啊什么的。

48.电影上映到现在,您做过关于《老炮儿》的梦吗?都梦到了什么?

我真没做过这些梦。倒是很多梦是关于后边要拍的故事。这是实话。

(问:真的会梦到要拍的故事吗?)

我们有很多主意,都是朦朦胧胧,清晨当即报出来的。我总结出来,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拍电影《老炮儿》的时候也是这样?)

那个没有突然,那个是长期。我说的是之后还有之前很多,都是半梦半醒中间,哎哟,这个挺好的。

49.你说想让这部电影留下点什么东西。想留下的具体是什么东西?

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你说我一导演在这儿说我想留下点什么是特别蠢的事儿,我严格地说是什么都不想留下。

(我看之前有采访说您特别想让六爷这个角色能够留下来,这个算是想留下的东西吧?)

不是,那是跟电影专业有关的。中国电影很长时间人物都没有留下来了,好几年了。我记得最近的还是小武,还是那些呢。现在中国电影的传统没了,全是成了一些故事在那儿了,挣钱。我觉得留下点人物是经过训练的,接近电影本体的,重视电影本体的人该做的事儿。所以想把六爷这个人物在电影里面,专业里面留下来。就说将来可以讨论的。

你不知道林家铺子、不知道祥林嫂,但最起码你会知道福贵儿,张艺谋那个《活着》。贾樟柯的小武,是吧?然后你也知道,谢飞导演的泉子,就是那个《本命年》,还有什么?说不出来吧。这就是中国电影的问题。

50.有人说这个电影的评论好多是被过度解读了。

就过度吧,我觉得这不是好事儿嘛。有人愿意解读,愿意说,甭管从哪个角度,有讨论的可能,有争论的可能对我都不是坏事儿,我觉得。

 

摘自:好奇心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