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先别急着下嫁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1.

我表妹小江,是家里的颜值担当,从小就练钢琴、书法、舞蹈、围棋,走的是品学兼优才貌双全的阳关大道,是舅舅、舅妈一生最大的骄傲。一路根正苗红,心无旁骛,不知伤了多少鲜肉少男的心。终于如愿考上了国内的一流大学,开启了人生另一段全新的里程。

这大学不比高中,监控起来有些难度,舅妈也逐渐放松了警惕。都成年了,该相信小江的判断力。于是一条漏网之鱼浮出了水面,他就是小江的男朋友王大力。

舅妈一提起这个名字就皱眉头。王大力,听着就土,这是不是农民打工子弟啊。

小江窘红了脸,连忙摆手,小声说是本地的。

舅妈一听是本地人,也没再多说。既然是高等院校的高材生,将来一定也错不了,不然先看看发展。一来二去,就耽误了拆散小江和大力的最佳时期。等到舅妈认真的打听好了大力家的情况,为时已晚。

原来,大力虽说是本地人,但是住在郊区,父母是工厂的退休工人,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四口人挤在郊区一个老旧小区的两居室里,靠着不多的退休金生活。大力学习成绩好,但家里没有门道,毕业后去了家普通的杂志社,工资马马虎虎。

舅妈打心眼里一万个不乐意,可是拗不过小江。表妹心地单纯,小时候被监控着又没有什么机会接触男生,骨子里有些清高,更痛恨那些嫌贫爱富媚上欺下的嘴脸。

小江说谈恋爱的时候,大力每天都有小惊喜,送水打饭、折纸写信。最爱你的人不是给你钱的人,而是肯花时间花心思陪伴你的人。

舅妈说那是因为他没钱,只能给你这些免费的手工DIY。气的小江掉头扎进了自己的小屋,任凭舅妈说什么都不听,还指责舅妈一身铜臭世俗不堪。气得舅妈整日里哭天抹泪,叫苦不迭。

就这样,儿大不由娘,最终舅妈还是拗不过孩子,只得松了口。一辆小小的汽车接走了小江。那天,舅妈的眼圈红了又红,眼泪抹完又抹,真是让人感慨万千,说不出的难受。

2.

按传统,小江住进了婆婆家。我去看过她几次,那时的她满是对未来的无限憧憬,眼中还带着儿时的天真与稚气,不禁让人为她暗暗担忧。舅妈家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从小吃穿用度从不控制,日常开销也不算计。不知这样的她能不能操持家务,做个讨人喜欢的好主妇。

再见小江时,她已经四个月的身孕了。婆婆陪着她在家撕旧秋裤,给孩子做小被子、小褥子。满屋的飞尘碎屑,在窗前的日光里跳舞。感觉她总是欲言又止,但还是被即将到来的小生命深深的感动着。那时的她满眼爱意,柔情似水。

小女儿呱呱坠地,因为是一个漫天大雪的日子,所以大力和小江叫女儿雪儿。舅妈不忍心雪儿和一大家子挤在一起,提议让大力和小江带着孩子回姥姥家坐月子。结果引来了结婚后的第一次大战。

奶奶死活不同意,怪大力镇不住媳妇,大力又埋怨小江不懂规矩,小江又冲舅妈发脾气,搞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舅妈里外不是人,气得连连发誓,再也不管她们了。

大力夹在媳妇和妈妈中间本就是风箱里的老鼠,自然没什么好脾气。可小江自小就是万千宠爱于一身,也吃不得亏。结婚后的日子本就是磕磕绊绊。再加上几口人都挤在一个屋檐下,天长日久矛盾重重。小江想向妈妈倾诉倾诉,可是舅妈一直在气头上,接通电话还没说几句正事,就又为了鸡毛蒜皮吵的不可开交。

等小江抱着孩子披头散发满脸泪痕的敲开舅妈家门,舅妈怎么还可能不管呢。原来,那天雪儿高烧不退,又吐又拉,小江让大力早些回家,可大力开会实在走不开。没有车,只好去家附近的郊区医院。没办法的小江急急忙忙的抱着女儿推开了县医院的大门。这一开,算是彻底打醒了小江的白日梦。整个楼道坐着躺在趴着各式各样的病人,简陋的办公室,嘈杂的环境,喧闹的人群,成了压垮她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心急如焚的小江彻底崩溃。

她情急之下打上车就回了自己家,进了门扑在舅妈怀里哭了个昏天黑地。舅妈和舅舅赶紧抱着孩子去了楼下的三甲医院,挂了专家特需,没一会就诊断清楚,开好了药。等我们都赶到的时候,小江她们已经从医院回来了,嘴里翻来覆去重复着那几句话,我吃苦受累认了,但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吃不好,住不好,连生病了都找不到个好医生。这次我必须带着孩子搬回城里住。

3.

大力来请了三回,小江都咬着牙没回去,让大力住在舅妈这,大力又不愿意。县医院里的情景彻底惊醒了小江。当两个人还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吃苦受累无所谓。等到了成家立业,生儿育女这个阶段,你就必须为孩子着想,替孩子打算。

小江拉着我的手说,姐,当时我非要嫁给大力,爸妈提醒我生活没有想象中的简单,让我找个门当户对条件优秀的,可是我没听。我觉得他们庸俗市侩,不能体会我们爱情的纯粹和伟大。可如今,我看着我的女儿和五个大人挤在四五十平米的旧房子里,电梯动不动就轰鸣,楼上时不时就漏水,小区里没有一所像样的幼儿园和学校,生了病还要去县医院和附近的村民挤着看病,我真的受不了了。这么多年,我从没有为自己后悔过,但此刻,我为我的孩子难过,如果不是我当年的草率,她本来可以生活的更好。

说完,小江的眼圈又红了。

我能说什么呢?说这世界以后分成三六九等,杜绝阶层流动,年薪五万的只能娶年薪五万的?三套房的不能和一套房的通婚?难道这个世界只有经济地位才能保证婚姻的幸福安稳?当然不是。任何一段婚姻,最最重要的一定不是财力,而是情投意合,价值观的彼此认可。当年我嫁给老公的时候,妈妈只说了一句话:“孩子,如果将来你们俩在经济上有了困难,亲朋好友都可以帮你度过难关,但如果你们在感情上有了嫌隙,产生了裂痕,那可谁也帮不了你。”这话我一直记在心里。这么多年,我和老公并肩作战,积极进取,努力奋斗,终于兑现婚礼上的承诺,给了全家人更好更优质的生活。

可小江并没有那么幸运,虽然他能力挺强,但眼下正处于转型期。纸媒属于夕阳产业,受到了互联网的极大冲击,杂志社的广告费一降再降,工资和奖金都有不同程度的缩水,稍微有门路的同事都跳槽去了新媒体。此刻让他们在城里买房实在是无能为力,住在小江家又让大力和他的父母倍感尴尬,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被迫分居三个月了。

看着小江终日闷闷不乐,大力也是日渐憔悴,我不知道他们的婚姻能不能度过这个难关。曾经的海誓山盟终究抵不过柴米油盐的煎熬。有时候不是父母势力刻薄,是他们看的太透,懂的太多,婚姻没那么简单,我们都是生活在现实里的肉身凡胎,毫无经济基础的未来就像风中之烛,脆弱的不堪一击。就算我可以心甘情愿的与你风尘仆仆,可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也跟着受累吃苦。

姑娘们,先别急着下嫁。好好想一想,钱不是万能的,可没有钱也是万万不能的。这里绝不是让大家只看收入,不问人品。感情永远是爱情和婚姻的基石,莫欺少年穷,眼要准,心要稳,暂时没钱不要紧,只要他是个勤奋踏实开拓进取的优质潜力股。

最不可取的就是吸风饮露,想当然的活在虚幻的童话里,一味的鼓吹爱情至上,不食人间烟火。等到残酷的现实给了你一记响亮的耳光,你才惊呼自己太傻太天真,到那时也许一切都来不及了。

你既没有能力回到过去,也没有勇气面对未来。不敢为自己的决定买单,才是对婚姻对家庭最大的不负责。

姑娘们,先别急着下嫁。你的家人、你的孩子需要一个安稳舒适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房子、车子、票子不是我们虚荣炫耀的砝码,而是我们表达爱意传递情感的重要载体和基本途径。

不要只想着有情饮水饱,还要记住贫贱百事哀。爱情不是空中楼阁,无本之木,若真想捍卫它的神圣与纯粹,那就咬紧牙关,和他一起奔跑。

 

作者:米粒

 

来自:悦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