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清单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我刚刚认识小米和薯条的时候,他们很恩爱,恩爱到什么程度呢?两个人的四片嘴唇几乎总是在一起,没事就亲,亲也就罢了,还非得发出惊人的声响,就好像著名的马德堡半球试验,搞得路人纷纷侧目。

后来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

在小米断断续续地讲述中,我还原了整个过程。

事情还要从两个人那一次令人赞叹的烛光晚餐说起。

一家还算是挺高级的餐厅,小米穿着白色长款衬衣和长裙,薯条西装革履。两个人对着坐,点了一桌子的精致的食物,却没有人动,两张脸表情凝滞,谁都不说话,眼神里都流淌着高压电,如果这个时候有任何物体出现在四目相对的眼神中间,都会被瞬间烧成灰烬。

薯条终于扛不住,先开口:“真的要来吗?”

小米冷笑:“你反悔了?”

薯条嗤之以鼻:“我会反悔?你别做梦了!一会儿看看谁先怂!我先来!”

薯条说着脱下西装外套,动作夸张地摔在地上,然后开始扯自己的衬衣,扣子崩开,胸膛露出来,几根胸毛随风飘荡。

薯条眼神逼视小米,小米不甘示弱,动作优雅地脱下自己的白色长款衬衣,黑色的胸衣跳脱出来,小米的皮肤白得晃眼。

在旁边吃饭的食客们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纷纷看过来,都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表情,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薯条似乎很激动,猛地跳起来,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蜡笔小新的四角内裤。

在食客们的目瞪口呆中,小米不慌不忙地起身,像是拍沐浴露广告一样,扭着腰肢脱下长裙。

食客们忍不住发出惊呼,正在送餐的服务生看到那对只穿着内衣冷冷对视的男女,手里的盘子砰的摔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却根本没有人注意,所有人的眼神都恨不得黏在小米和薯条身上。

小米当先坐下来,动作优雅地开始吃东西。

薯条动作浮夸地甩了甩头发,努力不去注意四面八方射过来的好奇眼神,一屁股坐下来,秋风扫落叶一般开始对付桌子上的食物。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只手机,咔嚓,记录下这两位只穿内衣就餐的奇怪情侣。

已经穿好衣服的两个人一左一右坐进破旧不堪的黑色甲壳虫。

小米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备忘录上清楚地写着“分手清单”,下面列了密密麻麻的条目。

小米洋洋自得地把第一条“只穿内衣在高级餐厅吃一顿分手饭”划掉。

薯条吃得很饱,打了个嗝问:“走,下一站!”

说着猛踩油门,黑色甲壳虫风驰电掣地疾驰而去。

正如你所看见的。

小米和薯条就是这样一对怨侣,既秀得一手好恩爱,也作得一手好死,就连分手都被他们设计得如此别开生面。

深爱韩剧的小米特意把宣布分手的日子延迟了一天,因为天气预报说明天下雨,小米认为只有在狂风暴雨中互相指责,大声叫骂,然后一起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才适合分手的氛围。

第二天,大雨如约而至。

两个人站在屋檐下,这时候倒开始相敬如宾起来,对彼此都难得的客气。

薯条做了个非常绅士的邀请姿势:“Lady
first”

小米微笑颔首致意,昂然走进风雨里。

薯条也跟上去,两个人特意选了一个空旷的地界,以免一会儿发作起来扰民。

雨下得很大,两个人对视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

薯条决定把绅士风度发挥到最后:“你先请吧。”

小米却好像不愿意做第一个开口的:“还是你先请吧。”

薯条抹了一把脸,就像雨刷刷了一下挡风玻璃,对着小米点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小米的头发黏在额头上:“直说,往死里说,千万别客气!”

薯条清了清嗓子:“陈小米!你太自我了,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从来都是你要这样,你要那样,从来都他妈不在乎我的意见。你说吃日料就吃日料,我不爱吃生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非得逼我适应!你怎么不跟我一起适应喝豆汁儿呢!你说去桔子水晶就去桔子水晶,为什么就不能去如家呢?如家还便宜!你非要在上面,可我不喜欢啊,你以为开摩托车吗,我的腰都被你折腾成腰肌劳损了!”

小米终于忍不了了,开始奋起还击:“林薯,好歹你也是个一米八二的男人,跟我一个小女人计较这些?我让你吃生鱼片是为了你的脑子好,你那智商低得都快拉低整个首都了!我为什么要喝豆汁儿?豆汁儿他妈跟你的子子孙孙一个味儿!我对环境要求高怎么了?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在哪都能来一发?上一次要不是我拦着,你非拉着我去被偷了古力盖的下水道!我在上面不好吗?你知道什么叫以逸待劳吗?我累死累活的,还不是为了你爽那么一两下?!你现在倒拿这些指责起我来了,我当时看上你,真是聋了耳朵瞎了眼!”

薯条气炸了,甩着头发像一条哈士奇:“我才聋,我才瞎,人家找女朋友是找小昭,找双儿,找小龙女,我找来一个灭绝师太!把我管得跟个孙子似的,在你面前我不能抽烟,和你过夜我不能喝酒,嫌弃我这,嫌弃我那,嫌我睡觉打呼噜,嫌我走路踮脚,嫌我在你朋友面前讲荤段子,我原本挺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到你这我就发现自己一文不值了呢?人家的女朋友都是鼓励,你可倒好,打击,天天打击!”

小米全身都滴着水:“我管你还不是为了你好?我怎么不去管隔壁老王呢?!你天天咳嗽,我还能让你抽烟吗?你体检报告都说你胆囊息肉和轻微脂肪肝了,还喝酒?你不要命了!我嫌弃你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好,我这是激将法,你不懂我的良苦用心也就算了,关心你还成我的缺点了。我真替自己不值!我心疼自己对你那么好!我真是一片真心喂了狗!”

小米真的替自己开始难过起来,扑哭倒在地。

薯条倒突然内疚起来,看着哭倒在地的小米,一时间不知所措,只好脱下湿漉漉的衣服,撑起在小米的头顶,给小米挡雨。

小米裹着浴巾,瑟缩在床上哭,薯条头发上还滴着水,拿着吹风机给小米吹头发,小米越哭越伤心,眼看着就要把房子给淹了。

薯条有点委屈:“是你让我说的。”

小米抽泣着:“我真没想到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看来分手的决定真是绝对正确!”

说着小米到处找自己的手机:“我的手机呢?”

薯条无奈,走出去,一会儿拿着手机回来,递给小米:“刚才看你手机没电了,我给你充电去了。”

小米抢过手机,噼里啪啦地按着什么,然后丢给薯条。

薯条拿起来一看,不明所以地念出来:“分手清单?”

小米一本正经:“分手之前,把清单上的事情做完,咱俩就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也算是一种圆满,你同不同意?”

薯条一脸无奈:“听你的。”

当天晚上,薯条要上床睡,被小米一脚踢了下去。

薯条气急败坏:“你干嘛?”

小米背对着薯条,都没翻身,冷冷的声音传过来:“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想跟我睡在一张床上?做梦去吧!”

薯条呆住:“行,陈小米,算你狠!”

薯条抱着枕头和被子,骂骂咧咧地睡倒在沙发上。

于是,第二天的第一站,就是开场那一幕,两个人只穿着内衣吃了一顿分手饭。

黑色甲壳虫飞驰在路上,小米坐在副驾驶上,捣鼓着手机,薯条专心开着车。

小米的手机响,小米很满意的笑,侧过头去问薯条:“你约好了吗?”

薯条声音冷冷的:“约好了。”

小米说:“那行,一会好好表现。”

薯条冷笑:“你管好你自己吧。”

甲壳虫在一家古香古色的茶馆前停下来。

小米一看就不高兴了:“我不是说让你定咖啡馆吗?你弄个茶馆干嘛?”

薯条不以为然:“茶馆多好,茶馆我有优惠券,团购的。”

小米几乎要崩溃了:“这么重要的事儿你也能省钱啊你。”

薯条很严肃:“省一点是一点,我还要省下钱去泡别的妞呢。”

小米近乎绝望:“你真是没救了。”

茶馆的包厢里已经坐着一男一女,他们两个多少有些尴尬,看得出来是并不认识,直到看到小米和薯条走进来,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男的直奔小米,女的直奔薯条,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今天这是约得哪一出?”

大家坐下来。

小米站起来,指着男的给大家介绍:“这是我前男友何一”,又指着薯条说:“这是我即将变成前男友的现男友。”

薯条起身跟男的握手:“幸会。”

何一有些尴尬地和薯条握手。

薯条拉着女孩给大家介绍:“这是我前女友红红,小米呢是我马上就要变成前女友的现女友。”

何一和红红愕然地对望一眼,都傻了。

小米主持大局:“今天请大家来呢,主要是想让你们认识一下。”

薯条及时补充:“算起来,我们也都挺有缘分的,毕竟都喜欢过同一个人。”

小米附和:“大家交个朋友,以后说不定还能一起搓个麻将。”

薯条对红红说:“红红,要是没有小米,我都不知道,其实还是你对我最好。”

小米连忙跟进:“你们可别误会,今天叫你们来可不是为了要复合。”

薯条诚恳表示:“纯粹是为了比一比,哪一届前任更差。”

小米冷笑:“何一现在是名企高管了,你看看你,还是一无是处。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能对你的人生有点刺激性的帮助。”

薯条嗤之以鼻:“小米,论身高,红红脱了鞋量一米六七。论身材,红红不穿聚拢内衣也是c-cup。论学历,红红名校研究生毕业。论技术,技术今天我们就不论了。小米,我本来是不想让你自卑的。”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把前男友和前女友晾在了一边,何一和红红一会儿看看薯条,一会儿看看小米,终于忍不了了,先后夺门而出。

薯条和小米还在脸红脖子粗地吵架。

黑色甲壳虫疾驰在马路上。

薯条脸色难看地开车。

副驾驶上,小米气急败坏地划掉分手清单上的一个条目:

“比一比谁才是最差的前任”。

甲壳虫猛地在机场停下来。

小米突然对着后视镜开始补妆。

薯条有了不好的预感。

薯条有些求饶:“这一条能不能略过?”

小米补着妆,看都不看薯条:“马上就要分手了,我可不想留下遗憾。你连这个都不满足我,你觉得你自己还是男人吗?”

薯条无奈叹息。

两个人到了接机口,差不多是人群聚集最多的时候。

小米和薯条中间隔着一个胳膊的距离,对站,对视,谁也不说话。

小米拿出手机,调了一个计时的时间,2分钟,倒计时开始。

小米抡圆了胳膊,啪的给了薯条一个耳光。

拖着行李刚下飞机的乘客们陆陆续续走出来,都被这个响亮的耳光惊呆了,纷纷看过来。

薯条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气坏了,举起胳膊就要还击,突然发现一群人的目光都看过来,而小米高傲地扬着脸,等待着薯条的耳光。

薯条一下子就下不了手了,只好象征性地摸了小米一下。

小米立即奋起还击,“啪”地又是一个耳光。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里,这对神经质的情侣,不说话,也不躲,无声无息地扇着对方耳光,足足两分钟。

两个人回到车里,小米只是妆花了。

而薯条两边的脸颊都肿了,欲哭无泪:“你是往脸上涂了多少粉,我打你你都不疼的。”

小米冷哼:“你别以为你手下留情了我就会感谢你!我姐妹们都说,没事就打男朋友,这样对稳固感情有很大的帮助。可我从来不舍得打你,想着分手以后,你就要被别人打了,我心里那个气啊!索性我先过过瘾。你还别说,当众扇男朋友的耳光,这种体验确实挺爽的,我手都肿了。”

薯条求死不能:“变态!”

小米懒得回应他,补完妆,把分手清单上“在人山人海中互扇对方耳光”划掉。

甲壳虫疾驰,尾气喷出来,就像是薯条好不容易发泄出来的脾气。

入夜了。

甲壳虫在郊外停下来。

薯条和小米累了一天,都躺在草地上,等星星出来。

薯条抱怨:“我们真的要在这看星星吗?一会儿全是蚊子,就你那血型,一会儿蚊子全往死里咬你。”

小米看着夜空,喃喃:“你看星星多好看啊。”

薯条无奈去车里东翻西找,然后拿着驱蚊液回来,对着小米一阵狂喷。

小米不耐烦了:“你赶紧躺下,跟我一起看星星啊。”

两个人并排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一点一点冒出来的星星,都很感概。

小米说:“希望你以后的女朋友,温柔体贴,脸白手软,胸大腿长,你让她干嘛她干嘛。”

薯条一阵伤感:“也希望你以后的男朋友,才华横溢,炫酷多金,带你出入五星级酒店,每次吃饭都点两瓶82年的葡萄酒,一瓶用来喝,一瓶用来回家洗脚,听说能治脚气。”

小米“切”一声:“你真是土掉渣煎饼,一点都不浪漫。”

薯条辩解:“我都陪着你这么神经病了,我还不浪漫?说话有没有点良心?”

小米不耐烦:“算了算了,你把嘴闭上吧,我要看会儿星星。胳膊给我啊,想硌死我吗?有没有点眼力见儿!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的男人!”

薯条无奈把胳膊伸过去,小米老实不客气地枕上去。

小米看着星星,薯条看着小米,小米可能是累着了,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难得的好天气,甲壳虫继续行驶在路上。

不过这次开车的换成了小米。

薯条这一次有点迷糊:“我们到底是要去哪?”

小米目不转睛:“三年前。”

甲壳虫在郊区的一段国道上停下来,再往前,能看到一大片林子,随着风晃动,发出海浪一般的声响。

小米下了车,薯条也连忙跟上。

两个人沉默着走了一段路,小米突然停下来,回过头:“就在这吧。”

薯条没反应过来:“什么?”

小米说:“三年前你是在这里跟我表白的吧?”

薯条点头。

小米逼视薯条:“把你当年跟我表白的话再说一遍。”

薯条呆住。

小米很认真:“行吗,清单到这里就结束了。就当是我最后一个要求。”

薯条叹了口气:“好吧。”

薯条说完,转过身,背着小米走出一段距离,然后停下来,转过身,用尽全身力气地大喊——

“陈小米,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那天,我就喜欢上你了。做我女朋友吧!我让你虐我一辈子!”

小米远远地看着薯条,也大喊:“你喜欢我哪?”

“哪都喜欢!”

“具体点!”

“我喜欢你的脚后跟,没有褶子,没有死皮。”

“还有呢!你就不能喜欢我点好?”

“我喜欢你的牙,你小时候一定戴过牙套,不然不可能那么整齐。”

“我还喜欢你的耳朵眼儿,你耳朵眼儿里有一小搓绒毛,我想给你染成红的。”

“你这个变态!”

“我还喜欢你的鼻孔,如果我仰着头看,能从鼻孔看见你的天灵盖。”

往来的汽车里探出头来,看着这对神经质的情侣,有好事者还拼命地按着喇叭。

两个人哈哈大笑。

小米都笑出了眼泪。

小米和薯条喊累了,靠在车上。

小米斜着眼看了薯条一眼:“我现在正式宣布,分手清单至此全部结束。”

薯条想了想:“我不同意。”

小米不明所以:“为什么?”

薯条一脸不不甘:“一直都是你在提要求,现在我郑重通知你,分手清单要加上最后一条,而且由我来提出。”

小米想了想:“那好吧,反正明天我们就老死不相往来了,就满足你,你要什么?”

薯条看了小米一眼,狡猾地笑了。

小米一脸防备。

一个大爷赶着一群羊远远地走过来,羊咩咩的叫,大爷在身后挥着鞭子。

羊群走近,大爷不明所以地看着黑色甲壳虫在剧烈的晃动。

里面传出一男一女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的对话。

“林薯,你大爷,你压到我头发了!”

“早就让你去练瑜伽了,你看看你,这么硬,一点都不灵活!”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就不能减减肥!”

“我早就不让你买甲壳虫,空间太小了,就应该买辆大车!”

“哎,你捅哪呢?错了!错了!”

“小米。”

“干嘛!”

“要不咱俩别分手了。”

“不可能!”

“那我不干了。”

“你敢!”

赶着羊的大爷嘴角抽搐,羊群咩咩的叫,甲壳虫有节奏的律动中,伴随着薯条一叠声的惨叫……

世界上,每天都有人相爱,每天都有人分手。

分手总需要这样那样的理由,性格不合,三观不一致,他没变成你想要的样子,她不化妆的时候你会认错人,早上起来他不给你做早饭,她讨厌你的朋友们,不让你参加男人们的聚会……

如果一直这样说下去,几乎可以无限循环。

在生活,岁月和细节的折磨之下,再完美的感情也难免会遍体鳞伤,不会再像从前那么漂亮。

我们见过太多不得善终的爱情,输给距离,输给现实,输给时间,输给所谓人生目标不同,但最终其实都是输给了自己。

人类总是擅长为自己的“不勇敢”找到合适的借口。

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件事,比爱情更考验我们的勇气了。

你为了吃一碗地道的老妈蹄花都愿意走两条街,更何况是要去活活爱一个人?

我们往往忘记了,一段感情能从一次擦肩而过变成交股而眠,这中间要做多少次功,要吵多少次架,要经历多少生活细琐。

轻易地就把一段感情判死刑,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下次在分手之前,不妨试着列一份“分手清单”,把所有想做但没做的事情做完,不给这段感情留遗憾。

人这一生,遗憾已经够多了,能少一点,就少一点吧。

也许,在清单结束的时候,你觉得她像从前一样可爱了,她觉得你像从前那样帅气了,空气变甜了,笑容变暖了,久违的恋爱感觉又回来了,很多问题也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这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愿这份“分手清单”最后变成你们的“花式秀恩爱清单”。

不要谢我,我也是为了世界和平。

 

作者:宋小君

 

来自:清华南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