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睡你正合适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前几天和几个朋友喝夜酒,朋友的表弟刚上大二,正在苦追一个学姐,两个人正在暧昧,表弟年纪尚小,不得其法,深深为之苦恼。

在座的都是身经百战的前辈,纷纷支招。

事情的症结,总结成一句话,就是到底什么时候睡最合适。

有人说,夜长梦多,管不了那么多,先睡了再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有人说,爱情里的男女双方,总有一个人要先耍流氓。

有人说,你就顺其自然吧,按照自己的心意来,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这事儿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轮到我了,我语重心长,说,这事儿我太有发言权了。

于是,我说起了自己的一段往事。

你看,比起用“我有一个朋友”开头的鸡汤文,我多么实诚,永远都是以身试法。

我十八岁,情窦初开,荷尔蒙旺盛,牛仔裤一个礼拜穿破四条,每天早上醒来第一时间都要看看屋顶上有没有被我戳破的洞。

十八岁遇上了我人生中第一个喜欢的姑娘,她叫姚静,我费了很大的力气,终于得到了周末去她家做饭的机会。

彼时,两个少男少女共处一室,他爸妈都不在家,一切景物都自带了柔光。

姚静提议要做饭,我说那就做芹菜肉丝吧。

姚静从冰箱里翻出了一块肉,软塌塌的,她不敢切,我只好亲自上阵,刀工不好,肉切得有点大。

倒进锅里,烟雾蒸腾,油汁飞溅,我俩差点把厨房点了。

面对着一桌子已经分不出品种的午餐,我俩还是吃的风生水起。

多年以后,有人问起我,初恋的滋味到底是什么味。

我想,大概就是炒糊了的芹菜肉丝吧。

吃完饭,我俩一身油烟味,姚静说,我要洗个澡。

然后她闻了闻我的T恤,说,你脱了,我给你洗洗,一会儿就干了。

然后递给我一件她粉红色的的大体恤,自己就进了浴室。

我穿着她粉红色的大体恤,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根本坐不住,我不停地深呼吸,生怕一会儿就犯了法。

在姚静洗澡那一段时间里,我想了很多。

我想也许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机会,我十八岁了,成年了,有权力享受男欢女爱了。

说不定,这就是姚静给我的暗示,不然她干嘛给我洗T恤?干嘛又去洗澡?天予不取,反受其咎。睡!

决定了睡,我又在想,那我第一步该干什么呢?

是等姚静出来,我飞扑上去,一个剪刀脚,锁住她的脖子,把她摔翻在地。

还是,不由分说,捧起她的脸来,劈头盖脸地亲下去,然后想剥洋葱一样剥开她的浴巾……

作为天枰座,我觉得选项太多了,做选择太辛苦了。

正在我纠结的时候,姚静从浴室里穿戴整齐地走出来,我好不容易积累的勇气,一下子又消失殆尽了。

接下来,姚静身上不断散发出沐浴露的香味,我们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聊了许多,渐渐地我内心平静了,天花板也不见了,我看到了漫天的星辰,最闪亮的那一颗和姚静一样漂亮。

我听见耳边有风吹过,像那种能融化冰雪的春风,让人想睡觉。

我侧过脸看姚静,姚静的眼睛就像是黑洞,一下子就能把我吞噬进去。说真的,当时,我愿意永远迷失在里面。

后来,我有无数次和她共处一室的机会,我们做饭,散步,聊天,说许多没有意义的话,展望着也许永远不会到来的未来。

最终,我还是没有睡她。

我至今都不能相信,我当年竟然如此纯洁。

时至今日,我想起这件事,肠子都悔青了,甚至把我们最后没能在一起的原因归结于此——姑娘不会在乎一个没有睡过她的人。

但是后来,我又想,也许青春就是这样。

纯洁得一塌糊涂,透明地能看得清内脏。

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真的存在于我们的青春年少。

也许,我应该感谢当年的自己,感谢当年自己做出的决定。

如果让现在的我穿越回去,恐怕我已经做不到了。

也许最美好的爱情就是,你想睡她,她也想睡你,最后,你们躺在了一张床上,看了一晚上的星星和月亮。

此情此景,恐怕一生仅此一次。

讲完了往事,我告诉表弟,好好享受你的青春,享受你灿烂的忧伤,享受你想睡她还没睡成的暧昧,因为多年以后,你会后悔的。

但人生就是需要一些后悔,提醒我们,曾经的我们,多么可爱。提醒我们,那段已经逝去的爱情,到底为什么纯洁到让人终生难忘。

 

作者:宋小君

 

来自:清华南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