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是最高纯度的少女心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小玉阿姨是我们家的常客。

当我岁数尚小,她也还年纪尚轻的时候,逢年过节,她是常被当做反面典型拎出来的问题少女——不,考虑到年龄问题,应当称之为“问题老处女”。

串亲戚的时候,大家表面和和气气的,转身就对着适婚年龄的女儿说:“你可长点心呦,趁年轻找个好人家嫁了,别到时候和你小玉阿姨一样,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

我没问过小玉阿姨多大年纪,只记得那时她看上去并不疲惫,笑起来和煦温暖。

我喜欢小玉阿姨胜过其他任何阿姨,因为她总能变出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

六岁生日,她送了我一双儿童高跟鞋,购买自马来西亚。火红的绒面,绣满马来西亚的特色珠绣。

姥姥特不满意:“还是个小孩子,送点书本文具多好,买这些又贵又没用的东西多不好。”

小玉阿姨贴着我的耳畔说:“别管你姥姥说什么,喜欢就穿。”

我喜欢得不得了,不知道多少个夜里,都偷偷爬起来,踩着高跟鞋哒哒作响。

过了几年,听说小玉阿姨去了南非,那些早已嫁为人妇的亲戚便纷纷议论“怕是要嫁给黑鬼了”。

她看到南非的服装市场好,就从中国运一些服装倒卖,经常为了联系国内的批发商,大深夜里还在聊着电话。每次回国,都行色匆匆。可我从来没在她脸上看到过时差带来的疲惫。

虽然在很多人的议论里,给她的评价依旧是“听说赚了很多钱,但没有家庭怎么行?”

几年后,小玉阿姨回来了,一个人。

当年说她闲话的那些亲戚,抱着孩子来看她。

面对假模假样的安慰,小玉阿姨客气地回答:“我也挺寂寞,有空来陪陪我吧。”

她说到做到,买了附近最高档的单身公寓,邀请大家都来坐坐,装修典雅,摆件精致,如同少女的闺房。

她在家设了几场饭局,自学了烘焙,餐后给每个人发了纯色系的翻糖小蛋糕。

她在朋友圈里说看了部电影,想要去印度旅行。第二天带着卡去旅行社一刷,隔日就到了印度。凭着一口熟练外语,与当地人对谈。

“我带着你,你带着钱”,何必这么麻烦?我带着我自己的钱就好了啊。

她特别喜欢摄影,就迅速下手,买了入门的机器和书,有模有样地学起来。

人们都说,人老了,不服老,就会被人讨厌。

这话只对于一般人。人们讨厌的不服老,人们讨厌的“作”,是倚老卖老、倚小卖小,腆着面子寻求他人照料。

只要能操办好自己的日子,再怎么作天作地,谁也没有资格管。

那些说着小玉阿姨闲话的女子,最终变成了万分羡慕她的人。

她们说着:“早没看出来小玉的命这么好。”

你看吧,就算到了今天,她们还是不承认,这种区别取决于当初的自己。年轻时幸福的依附,就像温水煮青蛙,总有一日会把自己煮烂,丧失自理能力。没有独立,便无法在人生的任何阶段骄傲自由地脱身,即使无路可走,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而独立,让女人的人生在任何时候都是多选题,在任何阶段都能凭心而活,任何时候都能随时随地拥有少女心。

就像小玉阿姨说的:“别人的话又算的了什么呢?”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我就喜欢看你嫉妒我却又做不到的样子。

高纯度的少女心不是每日沉浸在hello kitty的粉红小世界。或者幻想着盖世英雄从天而降,为你拍拍满身尘埃,说一句“救驾来迟,请恕罪”。而是到了某个年纪,依然步履和缓而独立,独立而善良。

只有精神和物质上的双重独立,才能确保任何年龄都有资格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模式,没有后顾之忧地投入更加新鲜美好的生活。

真正的少女心,是就算老去,也不会在儿女的故事里,担任无关紧要的配角,依然经营着自己的风花雪月。

到那个时候,当别人指着你骂“公主病”“少女心”,你心里清楚,他们是生怕别人与他们不同,你就能坦然的面对风刀霜剑昂首挺胸,熟练地回应到“我就是少女心,你行你上呀!”

少女心是种什么东西,大概就是永远拥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梦,眼里每时每刻都冒着星星。50岁依然爱想爱的人,喝想喝的酒,吃想吃的菜。

少女时的风情万种不算少女心,那是年龄和胶原蛋白撑起来的货真价实的少女。到了七老八十,除却“xx妈”“xx夫人”的称号,别人还愿意尊称她一声“xx女士”。能一高兴撒丫子就到飞到伦敦喂鸽子,站在人群里像只丹顶鹤似得——这么有劲的人生,才算得上是高纯度少女心啊!

 

作者:林一芙

 

来自:清华南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