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初恋是种什么样子的体验?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故事很长,十年,一波三折,可是,这是真事平凡的生活。

辛月是我的大学室友,自从大四黄昏恋飞速火了一把之后,人间蒸发,再无音信。

2014年12月,不知从哪里搞到我的QQ号码,提起让我写写她的故事。

我说:除非你告诉我为何人间蒸发。

辛月说:埋头修炼女神都不可以?

女神?你当我不认识你?

怎么说呢。

女人嘛,比外貌,比身材,比谈吐,比家境,比一切。

而辛月,是这一切比较的落败者。

小眼睛,塌鼻子,圆滚滚的身材,对天文地理没有研究,父母不是官富也。

这般底子,却生来浑身闷骚劲儿,就爱追男生,越白净的越喜欢追。

结局都一个熊样,真是每次都败的让人心服口服,可是,她常常自嘲到我的人生赢就赢在没法再输。

好在天下何处无芳草,在我们就读的师范学院,各路货色的校草一片一片的,无数个辛月前赴后继的倒在他们的毒舌嫌弃之中。

即便如此,遇见喜欢的,辛月仍然会屁颠颠的抬笔过去大抒爱慕情怀。

就这样,四年下来,辛月还是一无所获,空余满腔春怀送不出去!

我已经懒得伸手搭救这位痴呆女子了,她的爱情永远是单程车票,又永远上不了车。

崔晓林说天无绝人之路,辛月她绝顶聪明。

纳尼?!

她的故事就由崔晓林拉开序幕,并陪她演了下去,一路跌宕起伏,甚为经典。

2007年夏天,轰动整个中文系的大事件之一就是崔晓林和辛月的黄昏恋。

因为在别人都忙着考研找工作忙毕业的时候,这俩人淡定的表现和弥漫着硝烟战火的毕业季格格不入。

一个固执的不投一个简历,揣着一支笔转战国考省考公务员选调生事业编,一场不落,场场败北。

一个忙着给学弟送情书送饭送温暖,等被学弟数个白眼翻醒之后,才惊觉自己已经站在辅导员办公室,眼泪鼻涕的要求把她补送到实习单位。

后来崔晓林和辛月毕业即恋爱的时候,其他人才恍然大悟,他们如此的般配。

那可不,考公务员和找对象那是一样一样的,上岸之前谁都得挫败无数次。

崔晓林的考公和辛月的恋爱都只成功过一次。可,只一次也就够了。

据说,当中文系毕业班大部队都去了济南报社实习的时候,这姗姗来迟的俩人无奈组成了一队随后跟了过去。

在学校的时候,俩人还是同学,到了济南,就已经成了恋人。

有人问崔晓林,怎么回事,老崔傻呵呵的应付:纯属捡的,捡的……

辛月却说,我用人格魅力征服了他。

总有些好奇心重的人会把事情转折的关键情节给挖出来,让真相大白。他俩的结合就是一个段子。

在去实习单位的大巴上,俩人有些无聊,崔晓林提议脑筋急转弯。

“宝玉无玉,袭人无衣。”由崔晓林先提问。

辛月开心回答:“宠啊。”

然后,崔晓林先是一愣,后是惊喜的要哭了,他激动的说:“你是这个问题回答的最快的人!辛月,你爸妈生的你绝顶聪明啊。”

接着又一激动,双手就按住了辛月的膝盖。

尼玛,据辛月闺蜜那传出来的话头是这样的,这么美好的感觉飞来全不费功夫,辛月用尽力气追过那么多白净男生,都不抵崔晓林的突然一握。

辛月脸红了,羞涩的低下了头,没有抗拒。而崔晓林看这状态,更不敢松开手了,怕辛月下不来台,索性抓住了她的手。

然后,

再也没有松开。

再也没有松开!

在济南的车站外,过马路,崔晓林发现两个人的行李多的一人一只手完全拿不下。

即使这样,依旧没有松开。最后,崔晓林打电话叫同学去来车站接的他们两口子。

人家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磐石无转移的现代版“手就是不松开”。

某次,当一众姐妹正在谈论这段传奇佳话时,把所有的缘分归功于“宝玉无玉,袭人无衣”这个字谜。

有一位姐妹突然幽幽的说:“很好猜啊,我也能把答案脱口而出啊”

2008年春天,毕业半年。

崔晓林在如愿以偿的成为人民公仆之后,工作之繁忙沧桑很快将崔晓林变成了老崔,老崔絮絮叨叨的要求辛月也参加各种考试,争取早日加入到他们的队伍,好凑一对真正的“革命伴侣。”

可是辛月仍旧忙着做花样美食织专属毛衣,心无旁骛的爱着。与上学时的花痴状并无二样,只不过所有爱意通通指向老崔。

她压根没想过考试,没动过这个心思。在她的心眼里,女人读大学最大的收获就是跳出村大门,找一位才貌双全的爱人。

也难为她了,抱着目标寻寻觅觅四年寻的如意郎君了。

当年,老崔作为中文系的一颗男生独苗,也是颇受关注的。身高180,笔直笔直,皮肤黝黑,健康又有活力。

坚持单身但是不乏女人缘,这也是他和辛月的黄昏恋轰动院系的一大原因,怎么看怎么不般配啊。也就莫怪总有女生酸溜溜的说那字谜我也猜的出啊我也猜的出。

辛月爱上老崔,那是花痴随便爱的。老崔爱上辛月,那是未解之谜啊。

工作后,老崔周遭的环境就不只有酸溜溜的女生那么单纯了。老崔人实诚又踏实,单位的领导大姨们纷纷介绍对象。

辛月还是笑嘻嘻的傻站在老崔一旁。丝毫不介意。有朋友提醒她毕竟没有结婚,老崔工作又好,多上上心看好了他。

还有人说,你看她从来不接你下班,也没见送你什么礼物,心里是不是没你。

辛月说,没关系,他对我只要和对他的女同事一样好就可以了。我就很满足了。

就这样,他俩不咸不淡的谈着恋爱,辛月一边上班一边挖空心思的对他好,老崔的工作也如鱼得水,很快转了正破格提了副科成了科室临时负责人。

那天,老崔接到局里老大的认命通知时,兴奋激动的无以言表,带着女朋友辛月去他们的小县城下了一次馆子。

哦,对了,辛月毕业就跟着老崔去了老崔的家乡,离自己家二百多公里的县城。

为了攒钱买房,他们的饭通常都是辛月用简单的白菜萝卜做出的花样。下一次馆子,辛月极其开心。

吃饭吃饭一半,

老崔突然说,把证领了吧。

辛月睁大眼睛:毕业才不到一年,也没有房子,为何这么急。

老崔:别人瞎传,你不怕?

辛月:何炅说了,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蔡康永说,爱情是一个人的事。崔晓林,我爱你。

哎呦酸死。辛月给我讲这一段的时候,告诉我说“饭饭,你们都看见了我不停的追学长追学弟甚至追老师。可是只有老崔一个人听见了我说的那句我爱你。后来,在婚礼上我也没有再说过。”

我才懂,他们那顿饭的意义,辛月那句话的分量。

我问吃的啥。她回,XX拉面,他盖饭我拉面好喝的高汤管够。

如今,常见被物欲消费的爱情,却鲜见在兰州拉面高汤里管够的真情。

辛月嘴里的拉面,我也同样有珍贵的记忆。那时候,我和宫先生同吃一碗,他讲一个笑话,俩人放肆大笑。

宫先生说:“幸福其实很简单,穷的俩人只吃一碗面,还能笑出声来。”

所以当辛月缓缓吐出他们和我们如出一辙的故事,我心里温暖涌动。

我猜,生于八零年代的人们,爱情,或多或少都与一碗拉面有关。

有多少人在毕业后不敢踏进面馆,生怕自己被一句“老板,再来碗汤”带进回忆而热泪盈眶。

看着越来越入戏的我,辛月噗嗤笑了,“哎呀,没那么苦情,还有一盘大盘鸡哦~”

后来呢?你们就这样领证了?

“是啊,不过领证的真正原因是,领证我就可以把户口签过来,就可以报名本地的事业单位考试了。”

“哦……”。热爱行政工作的老崔连领证的理由都如此和政治贴近,怎一个忠诚了得。

辛月叹了口气,说“可惜签过来户口才研究明白,只有本地生源才能报考,在本地高中毕业的才算。”

哈哈,白结了。

2009年秋天,

小县城的天显得有些萧瑟,他们小两口的生活从童话走向现实。

辛月开始抱怨每天坐很久的公交去上班,没有座,下班时还要忍受挤来挤去的颠簸。更要命的是没有座她都不能一趟到家,经常半路下来去到菜市场再拎着菜挤回公交。

七点到家,八点吃饭,九点做完家务,等到终于可以休息,又发现老崔兴致盎然的看着自己,嗷,god。

日复一日,疲惫在吞噬着辛月的热情。

辛月花在做美味佳肴上的心思越来越少,惹得老崔经常皱眉头,还不识趣的发言说办公室大姐说哪个菜怎么样做好吃。

老崔则在单位上做的顺风顺水,老大将得力爱将调到办公室做他的大秘。办公室那可是花枝招展的年轻美女阵营。

老崔在他们的包围中,一开始经常被她们大尺度无底线的女性讨论臊红了脸。久而久之,竟然也能参与到女人们的插科打诨之中,而给工作添点乐子了。

回家,面对本来就不怎么漂亮的老婆辛月,心里也就起了微妙的变化。

很普通的一天,夜深。辛月睡着,老崔写完什么总结爬上床试图摇醒自己的妻子亲热一番。

却发现辛月没有睡。老崔问,你今天怎么了。

“没怎么”

“那怎么还没睡?”

“等你。”

“以后就不要等我了,我现在在办公室,局长有开不完的会,我就有写不完的总结。”

“是啊,你一头扑进工作,想不完的心事就全丢给我了。”

“心事?什么心事?我们不挺好的吗?”

“婚礼呢?房子呢?孩子呢?”辛月狠狠心把一切丢出来。

二十一世纪,一纸证书不是婚姻。盛大的婚礼,自己的房子,加一个爱情的果实才能让婚姻触手可及。

当初凭着少女情窦初开的无畏,爱上一个穷的叮当响的男人,并不曾想这么近的有一天,辛月也在期盼爱情落地,婚姻轧实。

老崔沉默了好久,说:“都有证了,你还不相信我。”

辛月说“相信。我只是说说我的心事。没事了,睡吧。”她翻过身抱住老崔,俩人沉沉睡去。

从那,俩人都发生了变化。

辛月回家开始沉默,心里装满心事的样子。而老崔就干脆不回家,经常俩人一周都说不上一句话。

一日,老大在身后喊老崔,“小崔,我明天八点的会,今晚的稿子交给你啦,呵呵”

“放心吧领导,我已经安排给小乔了,那可是北大中文系的,保证比我的有创新”老崔丝毫不敢懈怠领导的安排啊。

“不行,明天可是市里各大局一把手的总结会,可不能交给新人,还是你写吧,哈,辛苦了”老大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老崔转身给小乔打个电话:“小乔,今天的总结写完发给我就行了,我先看了再给局长。”

下班点到了,以前那么爱加班爱表现的老崔此刻顾不得留恋岗位了,骑着自行车消失在局大院。

单位大院里的同事即使没有大来头,也都家境不错,像老崔这样只身一人奋斗,还穷的叮当响的年轻人不多,很多80后的同事也早就开车上班了。

院里停放的各种轿车把老崔的自行车和穿着一身便衣的老崔显的格外渺小,他也就越发骑的飞速,想尽快离开这个让他同时感到骄傲与尴尬的地方。

公路上蹬车的双腿很快乏力,汗透了衣服,老崔张着嘴喘着粗气,穿梭在小县城的大街小巷。

自从那天辛月想要婚礼想要房子,老崔就这样隔三差五的在街头巷尾穿梭,记不清这是多少个夜晚了。

9点,10点,11点。小乔来电,“崔哥,稿子已经发你邮箱,我睡啦。”

“好的”

说到那天,辛月哭的稀里哗啦,矫情的和我哭诉:“我的青春只遇到过老崔一个人,我那时的生活被老崔一手遮天,你懂么,一手遮天是褒义词,褒义词!他给我爱情给我欣赏给我婚姻给我安全感。可即便如此,还是挣扎着从他的手指缝里找到了那落进来的一滴雨。这滴雨将我对老崔的爱淋成一个落汤鸡,我才发现原来我已经无处可逃。”

“你怀疑到了他和小乔频繁的通话?对不?”我安静的问。

“是的。看来所有女人都是一样的敏感。”辛月对于我的猜中并没感到意外。

“你闹了?”

“嗯。”

“怎么闹?”

“给他做好吃的,不停的做,每一餐都恨不得满汉全席,和他在一起以来头一次这么挥霍,拿着他给我的生活费可劲儿花可劲儿做饭。”

瞧,没有身家背景没有貌美如花的辛月如此可爱,连生气都让人留恋到欲罢不能。

隔三差五,当老崔不去蹬自行车回家吃晚饭的时候,发现了辛月的反常,开始几天他配合着大吃特吃,却不见辛月怎么开心。

问辛月怎么了,辛月只是垂泪不说话。

直到第五天,老崔也开始置气,不言不语,只管闷头吃大餐,一盘光了,再光一盘,一杯杯啤酒下了肚,酒菜佳肴在胃里发生了化学反应。

老崔一张口,“哇”的一声来了现场直播,刚才怎么吃进去的又怎么吐出来了。

甚至没来的急去洗手间。

辛月这才急了,扶着老崔大哭,你干嘛啊,干嘛啊,你以前明明是个话唠,现在竟然宁肯吐了也不和我说话了。你干嘛哇你……555……我呢,我又是干嘛哇干嘛呀,我们这是怎么了。

老崔虚弱的问:“是啊,小月,我们怎么了?”同时,眼神无奈的看向她,却仿佛写满问心无愧。

辛月愣住弱弱的回答:“我瞧见了你的电话,和小乔频繁的通话。可是……”说着说着,辛月都很无力,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频繁通话又能怎么样,又代表不了什么。

还是那句话,我们带着一肚子怨恨走了很远的路,一回头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事情,无非是一种强加给自己的情绪。

老崔起身,隆重的抱住辛月,两人都没有说话,听着时针滴答。

原来在一起已经两年快半,熟悉早已将新鲜取代。爱也衍生出不少平淡。

就在辛月以为一切回温的时候,她沮丧的发现老崔依然经常晚归。

在一个下雨的夜晚,在家里绣十字绣的辛月终于按耐不住火性,披上雨衣夺门出去,徒步开始十里八街的寻找他的丈夫。

她都想好了,虽然自己不善言辞,但是她这一次一定要表达出来,她要和他谈一下她的心里话。说说那些让自己憋屈和苦闷的事情。

天气也格外的配合。雨越下越大。辛月深一脚浅一脚的穿梭在雨里,没有来头的悲伤轻易的惹出她的泪水。

城市那么大,到此还没有她和老崔的家。

雨这么哗啦,没有老崔她忽然害怕。

就在情绪的崩溃之时,一个人大唱着周杰伦的菊花台从身边呼啸而过。而那车轮车闸车链子配合出来的吱嘎声,分明很熟悉?!

是老崔的坐骑宝马!辛月曾经在那个后座上吃着爱吃的上好佳感叹过人生的幸运。

雨幕中,尽管自行车后座那高高架起摆放有序的几筒大桶水把老崔的背影全部挡住。辛月还是知道,那用力瞪着的男人,正是她前一秒还在埋怨的丈夫。

灯火辉煌的小县城,承载不住老崔那时的愿望。

愿望,生之遥远,灭之生疼。老崔不过想给辛月一个家。一个用来承载他们爱情的房屋。

办公室的女人们个个花枝招展,阳光明媚。在老凌看来,却不抵辛月戴着手套洗碗洗衣服的背影来的真实。

他要给这种真实一个承诺,他选择了下班后兼职赚钱。

辛月看着雨里的老公,鼻子一酸,哗啦啦的流泪,她带着哭腔大喝一声:“喂,送水的!送水的……”

老崔听见,刹车,脚落地,回头,看见辛月,愣住。

四目相望的时候,一切积雪融化。

辛月扑过去,倆人抱一起,这场危机算是在生活的尴尬中结束。

辛月说:当看到雨雾中高歌的老崔,傻乎乎的自己忘记了一切。只记得歌词写的真好……

你的泪光 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 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 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 冰冷地绝望

雨轻轻弹 朱红色的窗

我一生在纸上 被风吹乱

梦在远方 化成一缕香

随风飘散 你的模样

菊花残 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 我心事静静躺

北风乱 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 成双

花已向晚 飘落了灿烂

凋谢的世道上 命运不堪

愁莫渡江 秋心拆两半

怕你上不了岸 一辈子摇晃

谁的江山 马蹄声狂乱

我一身的戎装 呼啸沧桑

天微微亮 你轻声地叹

一夜惆怅 如此委婉

2009年年关将近,

老崔正式迎娶了辛月过门,在老崔的农村老家办了很隆重的酒席。

辛月笑靥如花,美的让人心碎。也是,辛月的第一桩心事了却。

据说,班里去了不少人见证这一对黄昏恋的修成正果。有人笑着祝福他们白头偕老,也有人哭着呢喃自己和初恋的分道扬镳。

讲到这一段的时候,我依稀记起高中时一位美女同学曾经说过:一个女孩如果能嫁给自己的初恋,那么就会幸福一辈子。

我问辛月,是这样吗?你感到长久的幸福了吗?

辛月诡异的思考了一阵子,最后说:

嫁给初恋会不会幸福一辈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会一辈子用力。

2010年秋天,

老崔和辛月当上了房奴。相中的房子首付不过三万,他们攒了些又凑了些终于够了。

交了定金五千,当晚,俩人开心的睡不着,决定来去到新房周围玩耍。

那里刚好有一条小河流经过。老崔捡起脚边的施工石子饶有兴致的往河里扔,辛月笑眯眯的看着他。

假如时间能够定格。辛月说,她一定会阻止晓林扔什么石子,可是时间不会重来。

晓林开心过度,让石子飞的太密集,以至于飞到了路过的两个醉汉身上。醉汉本来就借酒消愁,飞来石子砸中自己,甚是恼怒。

对着老崔和辛月破口大骂。还推搡了辛月一下,老崔为显男人气概,和两个醉汉扭打在一起,当然不是人家两个人的对手,被揪打成轻伤。

而辛月也在混乱中跌倒,莫名其妙的不省人事。

醒来的时候,辛月已经躺在医院里了,查出怀孕,有点出血,经过保胎没有大碍。可是,医生叮嘱三个月内尽量在家休息保胎,不能上班了。

老崔小心的在医院陪护了几天,回家后第一句话便是:“那房子不要了,晦气。”

辛月说:“那定金不就瞎了?”

“瞎什么瞎。也不要了。晦气。”

“哦”

辛月说在她和老崔的情侣关系中,她一直处于附属地位,什么大事小事只要老崔提出来,她肯定没有意见。

可是那时候的她太渴望有一个家,有一处自己的房子。

辛月心疼那白花花的银子,更心疼那即将到手的新房。可是,当着老崔她没有反驳。房子的风水如何,她心里也疑疑咕咕的。

心里失落了好久,最后决定自主一回。

辛月偷偷的关注房子消息,又偷偷的挺着大肚子去看房,她那时候一根筋的认为必须在儿子出生前买上房。

当老崔接到辛月的电话让取钱交首付的时候,大吃了一惊,辛月已经将房子看好了,就差办手续了。

不过,条件还都算合适,俩人开开心心嗯当上了房奴。每提起这件事,老崔总会得意的说那时候多亏了我老婆,不然照房价这么个涨法,我们还不知道何时能买上呢。

2011年五一,

房子装修完毕,他们的儿子也咿咿呀呀的了,一家三口快乐的搬去新房。

日子仿佛过得蒸蒸日上,他们成功的把共苦的阶段迈了过去,马上就要同甘了。

老崔邀请一众同事来家里温锅。

可是,温锅那天老崔的表现,让辛月着实大吃一惊。

毕业四年,他们忙着安家立业,辛月没有注意到身边的这个男人已经变得一身官场气息。

只不过,在家里,面对辛月,他没有表现出来。

老崔已经是办公室主任,正科实职。那天,在厨房,辛月听着老崔张口闭口的夸赞小乔姑娘。

“咱们系统里年年进新人,年年来一批侏罗纪宠物,只有小乔你是一个例外啊例外,啧啧,真靓丽。”

“小乔有男朋友没?瞧瞧这身段,这小蛮腰,不少追你的吧?”

旁边的同事跟着起哄:“哪还敢有男朋友啊,谁不知道小乔是您崔主任的首席大秘啊……”

“哈哈哈哈,来,都干了干了,小乔陪上。”老崔很开心,都说酒量和心情有关,老崔椅子旁的啤酒瓶已经排不下了。

辛月端着西红柿牛腩上菜了,老崔的下属有一个小伙子赶紧起身接过去:“哎呀嫂子,别忙活了,都吃不完了,赶紧坐下,一起喝两杯。”

“不忙活,你们多吃就是给嫂子面子,来,尝尝这个汤淡不淡。”辛月笑呵着张罗。

“呵呵,我嘴淡,你们嫂子做习惯了,都尝尝先”老崔笑呵呵的一边说一边朝辛月点了下头。

刚才的小伙子一看,又开始说了。

“都说崔主任有一位贤淑的好内助,上的厅堂入的厨房不说,还开的起玩笑。好嫂子,佩服佩服。”

辛月微笑着接受了这些话,眼神顺便扫了一圈,望见小乔略显惊慌的眼神。

可怜小姑娘了,刚进入这个男人居多的系统,不够适应。辛月绕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们男人喝酒,你别闲着,赶紧夹菜多吃。”

然后去厨房继续忙活菜了。耳朵里还是时不时传来老崔对着小乔说的讨巧话。

呵呵。

做菜期间,辛月做了个决定。

是什么呢?

2012年春天,

过去的那一年,对辛月来说,才是真正的女人时期。用她自己的话说:“从一个付出型的女人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这种观念的转变只用了一顿饭的功夫。而事实上的转变,我仍然在路上。”

和她一起回忆的时候,我对这一段颇感兴趣。“这就是传说中的屌丝逆袭女神的开端?”

“说教无用,我给你讲一个启发。”

“OK”

“2011年春晚,林志玲上台了,中国大多数男人不淡定了。别人我不知道,我们家老崔本来春晚看的索然无味,到志玲出场时却不停的端杯子喝水放下,端杯子喝水放下。那一个节目,老崔至少喝了十几次水,并看的津津有味。那时候我取笑了他一句咋那么不淡定。不久之后的五一温锅,老崔对着年轻漂亮的小乔恭维不已,我再回想春晚林志玲出场那一幕。有些东西忽然开窍了。”

“所以这一年你不停的减肥塑身买衣服学化妆?”

“不。所以我收回了部分爱老崔的心思,用来爱自己。”

“你得出什么结论?”

“结论没有。倒是有一堆事实。我的手机过去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有一个老崔的来电,现在一天好几个,每次开口就问老婆你在哪里你在干什么。”

说起这些,辛月并没有多骄傲多炫耀的幸福感。

她像一个下笔老练的编剧,突然笔锋一转,莞尔一笑,说:“你以为到这里上演家庭幸福天下太平了,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老崔在行政单位干了五年了,除了练就一身的刀枪不入本事,还有让人五体投地的虚伪!他对每个人都仿佛掏心掏肺的设身处地,拉拢在身边无数亲信。

而他滴水不漏的处事风格,稳重大气的工作作风,也轻而易举的拿下了小乔。那个在老崔身边度过无数个工作日的小姑娘。

朝夕相处难免日久生情吧。

辛月落泪了:“他们之间已经不是当年多打几个电话那么简单了。小乔对老崔的仰慕我已经完全看在眼里。”

“我回看自己的家庭主妇身份和小乔的差距。危机感突然来袭了。还好,我的一切开始步入正轨。我有了工作,有了事业,还做的不错。可是,我越是努力,越是美丽,老崔就越是痛苦。我看的到他拿着手机低头暗暗发笑的样子,也看得到他偶尔撞见我的新衣服时转瞬即逝的惊喜。”

……

我终于忍不住问辛月:“你们学生时代的爱情遭遇了危机?”

她回:“至少那时候,我和老崔之间的精神对抗,很折磨人。……我相信他只是精神出轨了……”

那怎么办?

辛月选择了闭口不问老崔在单位的事,老崔晚上的应酬只要不过十二点她坚持不打电话,也假装老崔对手机的紧张。

她明白老崔那一天好几个电话找老婆,无非是心里的一种内疚。

我问:“你是真不担心还是假不担心啊?万一他俩真就有实质性进展呢?”

“真不担心。他们那种单位,党替我看着他们呢。”呵呵,我分明看到了辛月眼底的苦涩。

后来呢?

后来啊,就到了2013年元旦。

小乔大婚,老崔带着辛月参加婚宴。新郎帅气而高大,比老崔多了些阳光气息。

辛月看到小乔开心的笑着,还过去一本正经的敬酒。老崔对着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看着红颜离去的背影苦笑一声。

一切,尽收辛月眼底。

老崔一直以为辛月什么都不知道。可是那天,辛月像个男人一样搂过老崔的肩头,笑嘻嘻的说:“喏,她都已经嫁人了,以后相依为命的还得老夫老妻啊。”

老崔尴尬的说:“说什么哪你。”

辛月转移话题说:“老公,我不爱吃海参,你把我这份也吃了吧。”

是啊,机关大院哪届不上演这样的故事。可是,人海茫茫,哪里会有像老婆一样的姑娘。

我问辛月,“那经历这么多,你感觉他还爱你吗?”

“爱?饭饭,生活之中常见柴米油盐酱醋茶,哪还有爱的字眼,就算有,也肯定游离在琐碎里,看不见摸不着啦~”

辛月给我讲她的故事,到处充满说教,我很是不满,“老大,你别一口一口的哲学味儿,继续讲故事。”

“没啦,我这也不算故事,普通的一对夫妻一点摩擦。”

“谁信?那你这两年干嘛去了?”

“闷头进步。闷头赚钱啊。”

我不屑,又问:“你为啥从毕业就销声匿迹了啊。”

辛月沉默了好久好久,久到我把前面的故事大纲都快整理完了,她才突然开口说:

“我没有消失,我只是不爱晒。遇到老崔,就是我中的彩票。你看见有谁中了彩票到处说,还不是偷着乐。”

我抬头嘲弄的看了她一眼,就这样,还算彩票。

她又喃喃补一句:“领奖的过程跋涉了点儿~嘿嘿。”

2014年冬天,

我的稿子快完结的时候,我给辛月去电话。接电话的却是老崔,因为都是同学,我和老崔聊起来也很随便。

我说:“怎么是你接电话?辛月呢?”

老崔:“她在洗脸。”

我嘟囔着:“每次都在洗脸,拿着个脸真要紧。”

老崔:“是啊,先天不足,后天找补。”

我呵呵笑了:“那还不赶紧外头再找一个先天美丽的?”

老崔可能也知道我再写他们的故事,赶紧澄清到:“她什么样都好,反正,我就她一个。”

“哦?”

老崔又补充:“外面……偶尔过过嘴瘾而已。”

 

作者:钱饭饭

 

来自:清华南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