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傻逼都认为自己很聪明,喷子都认为自己很正义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腾讯新闻曾有过一条报道,一个华人教授在美被人无故杀害。

报道中称,教授为人方正,处世温和,与人并未交恶,忽遭噩运,不说令人痛心,也难免惋惜。

就在这条新闻下,有一条评论是这样的:

活该!谁让你不回国发展,中国的人才全部流失到国外去,就是因为你们这些美国狗!活该被人杀死!

这是全部评论中赞数最高的。

我相信你们和我一样,不敢相信民众的恶意和愚蠢,居然可以到这种程度。但它就在真实地发生。

他们叫着好,鼓着掌,对遇难者落井下石,不辨是非,无论善恶,枉顾界限,向外界宣布:让受害者去死吧。

这些评论者和点赞者会觉得自己不对吗?

不,他觉得自己对极了。他只需要两条理论,就足以支撑他继续响亮、坚定、杀气腾腾地呐喊。

1. 不回国就说明你不爱国;

2.  不爱国就活该被杀。

这对吗?当然错。因为不回国不等于不爱国,不爱国更不等于活该被杀。

但,与之理论是无效的。他们困在自己的逻辑中,你进不去,他们出不来。

继续对峙,必会招来一堆的诛心论、高帽子和道德审判,以及一句“我要代表正义,消灭你!”

当然,如果你不动气,当作耍猴一样继续看,就会发现这些傻缺和喷子们都很可怜。

一者处于社会底层,二者读书都不多。

也就是说,太穷了。

脑袋的贫穷导致愚蠢;钱包的贫困滋生戾气。

平日里,这种贫穷后遗症还不太明显,但一到任性成本低的网络,就会被放大。

他们会因六小龄童缺席春晚而人肉导演并咒他去死,会组团进攻FB,会在天津爆炸时逼马云捐款,会因范玮琪没有及时哀悼而集体攻击,会对柴静拍“穹顶之下”进行辱骂。

从网络下来,还是在犯傻:以爱国之名进行打砸抢;在抑郁症患者自杀新闻下,说“太自私了,屁大点事就自杀……”

简直傻出了风格,傻出了水平。

简直就是“愚蠢就是最大的恶”的注脚。

但呜呼哀哉后,你会更呜呼哀哉。因为无人自我省察,无人自觉有罪。相反,多数人都生出幻觉,认为自己是智慧与正义的化身。

那么,为什么傻逼和喷子都不自知呢?

1. 理性是辛苦的,而正义与正确却能带来快感。

并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理性的,这是聪明人才有能力享有的奢侈品。

因为你要做到:

  • 克制自己的情绪。所有人愤怒时不能愤怒,哪怕群情激奋特别爽;

  • 读书。所有人都不读书时要读书,哪怕看真人秀、淘宝、刷朋友圈更过瘾;

  • 兼听。哪怕与你的认知发生冲突;

  • 思考。要打破认知的极限,不呆在自己的思维舒适区。

……

累不累?累。

而正义与正确呢?投入少,代价大,360度无死角地满足你的情绪。爽不爽?爽。

比如,面对要不要判处人贩子死刑的事件里,我们高喊“人贩子去死”,从伦理、情感和政治上,都是正确的,也是正义的。于是“去死”“去死”的字眼,瞬间刷爆朋友圈。

但是,它有道理吗?

你不知道,你也不想知道。因为想要摸清楚,太累了。相比之下,蛮横、任性、一根筋的感觉,简直让你嗨到不行。

2.  在理性终结的地方,两种东西就会诞生。一种是信仰,一种是偏见。

举个例子。

我是出生于农村的人。众所周知,在那里,愚昧就是土特产。

一户人家家里生了女儿,别人会恭喜说,“有福哦,又生一个赚钱的”,因为,女孩花费少,赚钱多——她们初中都不用毕业,就开始用身体换钞票。在父辈的默许下。

再比如,男人们认为,老婆不打不听话,于是,一个接一个往死里打。多少女人因此抑郁而死,而她们的死亡,在旁人看来,只是不过是“吵架气死了”。

这都是愚昧所致的偏见。

当理性之光无法到达,观念的更新没有机会。农民们就会诉诸于经验和想象,千百年地活在偏见中,对女人的,对孩子的,对生活的……

而在这种意义上,整个世界都是一个大的农村。

3. 哪怕是错的,可以动用逻辑谬误,使自己自圆其说

人容易陷于自己的逻辑,形成一个圆,首尾相接,前后相连,有漏洞的,就用逻辑谬误来填补。

由此,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清醒思考的艺术》中,有一个这样的故事。

每天上午快9点时,一个头戴红帽子的男人就会站在一座广场上,疯狂地将帽子挥来挥去。

5分钟后他又消失了。

有一天一位警察走到他面前:“你到底在做什么? ”

“我在驱赶长颈鹿。”

“这儿没有长颈鹿。”

“没错,这正是因为我干活干得好。”

4.  傻逼都有自我夸大的本能。

达克效应想必大家都听过。即一种认知偏差现象,表现为“对自己无知这件事本身的无知”。

因而,低能者与无知者会沉浸于虚幻的优越感中,以为自己比大多数人都优秀。

不同的人,处于不同的评价体系,和自我评价体系。

傻逼看完半本鸡汤书,自以为洞悉一切。而智者读过万本经典,仍然觉得自己一无所知。

愚人自以慧,智者自以愚。

因此,我们很容易舒服地、幸福地,忽略自身的无知,然后耻高气昂地、自以为是地,对异己进行抨击和迫害。

在这个复杂多变的时代,说“我不知道”并不羞耻,说“我不强”也并不丢人。因为,没有人是全知全能者,总有些地方,我们的学识与能力无法企及,那就老老实实地,呈现自己的犹疑和无能。

因为,这正是思想开放的标志。

 

作者:周冲

 

来自:悦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