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雷洋”三亚惊魂记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原标题:海南岛三亚惊魂一夜

苏楠

2016年6月2日

2016年5月27日晚上11点45分,我正在海南岛三亚大东海的珠江花园酒店619号房间内睡觉,几名陌生人突然闯了进来,要求刚被他们从熟睡中惊醒的我跟他们走一越。我胡乱的穿好衣服,问他们是谁。唯一的女性同入者(身着便衣)说是警察,井朝我晃了一张证件。同入者大概五六名,其中有两名身着警服。我问他们是什么事由,有事情我愿意在酒店房间配合他们的正常工作。他们说,到了地方就告诉我。我问他们要传唤证,穿绿色便服的人说,这是对你口头传唤。我本来迷迷糊糊的,还没睡醒,他这么一说,我一下子被他气的清醒了好多。口头传唤只能在违法犯罪现场务オ能使用啊?我在合法租住的酒店房间睡觉,这里怎么也不可能是违法犯罪的现场啊?期间,我心生不安,本能的拨通了一个电话,但他们粗暴的上前制止我,还要抢夺我的手机。我就感觉更加的恐惧了。他们坚持要我跟他们走,我不肯。大约僵持了20分种,我不停的喊叫,要合法手续,我希望住在旁边的同事听见我的喊声来救我。我坚持问他们事由,要传唤证,质问她们没有传唤手续就要带我走,是代表自己还是代表国家呢?他们交头接耳了几分钟,便集体快步离开了。

 

他们走后,我来到朋友朱颖垠的房间,告诉她我刚经历的惊魂一幕。陆续的其他朋友得到消息也都赶来安慰我。我们不敢叫男性友人留在房间里,自称警察的人再次闯入,诬陷我们卖淫嫖娼。男生离开后不久,我就打了110报警电话和12345市长热线,希望能有正规的执法者介入调査刚オ闯入者的真实身份。折腾了一会儿,我感觉疲惫极了,就想先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在楼道里一群警察模样的人出现了,自称是110前来出警的警察。我很配合的上前承认自己就是报警人,并详细的讲述了刚オ的经历。带头的警察就要带我走,我说我现在非常的累,需要休息,并承诺第二天一早就到派出所配合调查。他们还是不肯放我回房同,而且明显的露出来着不善的面目,坚持要带我走。理由就是,我报了警,所以必须立即到派出所,用电脑作笔录。我觉得送个答案太新鲜了,不知道是不是三亚市公安自己立的违法规范。我坚持不去。这个时候,我的一行朋友几乎都赶过来围观了。其中站在我身边的朱颖垠就要用手机给我拍照。几名警察非常房害的呵斥她,要求她删除照片。她认为他们的要求无理,便拒绝了。我感觉此时他们有要对她动粗的迹象,就本能的挡在她和警察之间,但是四五名男性警察反位很快,统过我,象饿虎扑食般的扑向她,抢夺她的手机。我看到这一幕,大声的喊叫,叫他们住手,但是没人停下。这时,两名男性警员从左右两边架住我,死死的把我控制住。我大声的喊叫,同时听到后面有人发命令,要给朱颖垠戴上手铐。

 

此时,我脑子里出现了雷洋的故事,据说,他手机里的图片就被删除了。此时,我内心的恐惧达到了极点,好似自己马上也要变成雷洋了。在绝望之中,我本能的想到,要死也不能悄无声息的死。得给世界留下最后几声吼。我大声的喊叫,雷洋是怎么死的?!雷洋是怎么死的?!雷洋是怎么死的?!喊了几声突然意识到我的赔聘被警察抓的生疼,感觉就要被埕断了。我又大声的喊,我的赔脾快要折断了!警察本能的松了下手,我感觉舒服了一下。他们把我和朱颖带到一辆车的后面,要把我们两个塞进后备箱。我大声的喊叫抗议。我说我们要被塞进去会被憋死的!喊了几声,警察把我们两个押到车子的后座上面。

 

车开到了大东海派出所。下车后,我们被带进讯问室。警察打开了朱颖根的手铐,我看到她的手腕都破了。我的胳膊也被抓的红肿起来。刚才喊的太用力,感觉口渴的很,我要求喝水,警察不理会。不到两分钟,我的另外两名女性同伴也被押进来了。我问为什么把她们也抓进来。一个说,因为拍照了,另一位是个比我年轻5岁的女律师。她说,因为她看到警察要带走我的另一位女性朋友,她就向那名警察要证件看看。结果连她也被抓进来了。

 

这里的讯问室一共有三间,另外还有醒酒室一间。醒酒室是有铁栏杆的,外面的地上躺着一个全身赤裸,只穿一条短裤的年轻男子,不知道什么情况,时不时的呻吟一两声,他要上卫生间,警察就叫他自己爬过去。感觉他的意识不是很清醒。一开始,我被推进一间讯问室,里面有个双手被反拷的人坐在铁质的讯问椅上,感觉他战战兢兢的。我被推进去后,警察就离开了。我不肯呆在这间房间里。警察也就不管我了。

 

又过了好久,警察把我的三位朋友陆续带到最外面的接待室里,分别警告然后释放了。事后,朱颖垠告沂我,警察警告她删除照片,并说,要拍照宣传需要他们的领号同意オ行。朱颖垠说,她拍照时根本没有想到要宣传。在事发现场,她很担心我出事,对着我本人拍照,就想留个证据,根本没拍到警察。她对警察坦言说,怕我被带走了跟雷洋一个下场。警察警告她说,不许提雷洋。

 

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有个年经的男性警察过来把我带进讯问室,说给我做笔录。我要求有女警在场,不一会儿,一个女警到场了。我首先向她致歉,这么晚了,还要来陪我做笔录。她回答说没事。我详细的把被陌生人闯入房间,不给手续要求帯我走的情况说了一遍。期同,不断提醒做笔录的警察,如果哪里没说清楚或者他没记下来,我可以再补充。我说完了,他自己又打字打了半天才弄好笔录。他把笔录打印出来,我说,我要检查核对签字。他就给我看笔录。我惊讶的发现,这份笔录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几乎所有的问题和答案都不是我刚刚被问到的问题或者给出的答案。比如,一上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问话的人说,“现在向你宣读《行政案件当事人权利告知书》,你听清楚了吗?”,答说,“听清楚了"。但是,自打遇到这帮警察,从来没任何一个人嘴里说过这个东西。后面还有,污蔑我是报假警;还说我自己承认躲到朋友房间是为了不配合警察执法。

 

上文已经交代了,110出警的警察是在酒店房间的楼道遇到我的。这个情况执法记录仪和酒店的监控都会有记录。当时第一群闯入者仓皇离开后,我本能的跑去找住在同层的朋友,打完报警电话后,本打算回房间继续睡觉的。在回自己房间的路上碰到了自称是110出警的警察。以上只是第一页笔录中的部分内容。看了第一页就感觉不需要再继续看下去了,为上面记录的完全不是我与制作笔录的警察之间对话的真实内容。警察大半夜的抓我来派出所,说是报警了就要立即调查,但是制作的笔录却全是假话。作为报警人,我感到惊讶和气愤。我问做笔录的警察为什么这么做?他说,“这个是草稿,你认为不对的,可以在上面修改。“他要我在深夜被强制剥夺睡眠的情况下,把满纸慌言改写成实话。那筒直就是体罚!因为他几乎写的毎个字,我都要修改,那将是非常大的工作量。再说、制作正确的笔录,是人民警察最基本的责任和能力要求。能记录正确的,为什么要写谎话呢?!我立刻要求他再次制作正确的笔录。他不肯。现场的另一个警察说,“不签就写她拒绝签字,再打出一份同样的给领导好了。”“我向那个做笔录的年经警察,“你拿人民付你的工资,做假笔录,你羞愧吗?羞愧吗?羞愧吗?"他很平静的说到,“羞愧,羞愧,羞愧”,井指看自己的警号说,“这个是我的警号,一会儿撕下来给你,你去告去吧。”显然,他对自己的这种职务造假行为已经感到麻木和不以为然了。

 

就在我大声质问笔录警察的时候,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出现了。我想向其报告110警察违法强制我和制作虚假笔录的事情。此时,第一次闯进我房间的那个绿色便衣也出现了。在外面等我的朋友温海波被带进来了,我拿着假笔录给海波看,告诉他这笔录全是假话。旁边的警察上前制止我,并说不许他看笔录。他交涉了几句话,就被带出去了。这个领导模样的人对我说,“找你,你应该反省自己的错误行为。”我问他我有什么错误行为?我独自在酒店房间睡觉也是错误行为?他说,他是要提醒我。没说几句活,他们就把我带出去了。领导模祥的警察说,“你走吧,你的朋友在外面等你呢。”最后离开前,我对他说,“你不是要提醒我么?请提醒吧!“他说,“你不是挺明白的吗?走吧!”我要求警察道歉。他拒绝了,并说,你爱去告就去告吧!从被警察闯入,到最后被轰出派出所,这帮自称警察的人谁也没拿出要求我跟他们走一趟的任何手续。回到酒店房间已经是快四点了。

↓↓↓

  1. 真恶心,但社会有时候就是这么黑暗,我们以为我们很幸福,只是因为我们还没碰到这样的事,碰到了谁能担保不会变成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