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美美,社会转型期的女性献祭品

摘要

她们或许早早看穿,皮囊不过是一项加速折旧的资产,不如在青春最鼎盛的时候,卖一个皆大欢喜的好价钱。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郭美美的生活,在普通人看来,就像一朵漂移的雨云,那么近,似乎看起来很幻美,那么远,仿佛随时都会雨打风吹去。

不管她是否真的和红十字会有所关联,三年前,郭美美在一夜之间成为媒体、公众的消费品。不少蜂拥而来的记者在我当时租房的楼下架起长枪短炮时,我才知道,这位因微博认证“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掀起慈善公益界狂风骤雨的年轻女孩,原来是我的某位素未谋面的邻居。

不知道是否我和这个只能相逢于微博的女孩,有没有一些些的缘分,几周后,我们又被同一档节目邀请为不同话题的女性嘉宾,编导跟我私下唠嗑“郭美美真人挺傻的,还很可爱”。后来,郭美美的案例,更成为我所在的业界慈善公益培训班的讨论范本,我持了一个幼稚而直接的观点:郭美美,是这个混沌时代,政府机构缺失公信力的牺牲品,是公益界的不透明、不够规范的实务操作需要付出的代价,不管这一代价是否公允。

就像当时的小报记者用艳羡的笔触描写郭美美那些或真或假的爱马仕包包,这一类女孩的生活,在北京就是如同海市蜃楼的存在。我当时租住的小区,集聚了记者、专栏作家、三流小明星、车模以及郭美美。在这个容纳四面八方来客的社区里,繁华都是幻影,温暖皆是幻觉。夜半时分,玛莎拉蒂、奥迪TT呼啸而过;每天中午,当我带着熬夜写稿的黑眼圈去往7-11买便当时,内里早已排了长队,集聚了残妆的帅哥、美女,穿着前夜还遗留着香水味的或许购置于某家淘宝店的小礼服,他们丢下几枚钢镚儿,买上一盒关东煮,或一条巧克力。

我知道,在工体的babyface,在朝外的紫水晶,在霄云路18号,国贸的奢侈品店,或者万达的索菲特酒店里,都有着郭美美这一类女孩的影子。在北京,她们是一个或者被遗忘或者被妖魔化的非正常存在。大多数人在耗尽心机的炒作,或者小圈子里的倾轧竞争下,风流终被雨打风吹去。

郭美美是一个特例,她像杂草一样野蛮生长,誓当人生赢家。仅从这三年的轨迹来看,郭美美算是一个神经大条的坚强女生,她从未放弃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在网友铺天盖地的谩骂、诅咒里,显摆自己过得有多么好。比如开淘宝店卖那些看起来廉价却昂贵的劣质小礼服,大张旗鼓地来路不明的号称泰国的古曼童,显摆衣香鬓影的酒宴、游艇聚会,拍摄一些噱头大大但毫无存在感的微电影,竟然还在微博炫耀起骰牌。最后,甚至以@北京平安的官方微博公告,再上了一次娱乐版的头条。

郭美美这一典型案例,并非缘于这一单独个体的离经叛道,而是时代发展的产物。出身平凡、教育程度不高,但薄有姿色的女性,在社会阶层流通的天花板倾轧之下,大体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出于对安全感的需求,在姿色的顶峰,高价出售,做一个传统的婚姻赢家,达到经济效益最大化;另一条就像郭美美这样的当代中国“嘉莉妹妹”,梦想“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但由于自身教育程度、能力或者其他因素的限制,唯有走了这一条捷径,希望通过最后的悟性升级,能够主宰命运,获得终极安全感。她们或许早早看穿,皮囊不过是一项加速折旧的资产,不如在青春最鼎盛的时候,卖一个皆大欢喜的好价钱。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并不具备任何资格,去评判任何一种尚未触犯法律的生活方式。每一个人在获得的同时,也在失去一些东西,这就是无可回避的机会成本。在岩石缝隙般的社会里挣扎求生,人,特别是女性,是需要一些些野心的,带着不能气馁、拒绝妥协的生机勃勃。但譬如郭美美,如果一定要评论她为阴暗交易的代言者,不如说是社会混沌转型期的女性献祭品。

周凯莉

媒体人、财经兼时尚专栏作家。致力于财经时尚化、时尚专业化的kelly Chow。

摘自: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NjA3MzkwNA==&mid=200332639&idx=1&sn=494a0152d1635f0daa9721d78226db5b#r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