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一个循规蹈矩的德意志男人

摘要

德国公众心目中的希特勒是一个把他的全部精力献给民族的男人,没有家庭,没有伴侣,这就激起了很多女生的想象。每年希特勒办公室都会收到大量情书,尤其是三十年代,多半来自女学生。但她们并不是要和他结婚,而只是要怀他的种。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这一阵,中国一些媒体和网站又拿已故政治领袖的生活是否简朴来说事。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要说生活简朴,希特勒可以说是政治领袖中的佼佼者。

希特勒不喝酒。不但白兰地金酒兰姆威士忌伏特加等等一滴不沾,而且连德国人当饮料喝的啤酒也不碰。

希特勒不抽烟。烟斗,雪茄和烟卷与他无缘。

希特勒不吃肉。他曾经吃肉,但后来戒了。最晚从30年代末开始,历史学家相信他的食谱里没有肉和鱼,尽管享用的素食可能比一般人要丰富一些。但用中国人的食谱来衡量,如果没有豆制品来冒充肉,那真是素到难以下咽的地步了。

希特勒生活中没有特别的嗜好。他不游泳,不打高尔夫,不骑马,不爱游山玩水,也不读很多书。《我的奋斗》的出版对于他来说宣布了知识和思考的终结,所以就不用再念书了。他的随从简直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的元首的生活变得轻松一些。但他们的侍从工作倒变得十分简单,出行连书都不需要替他们的主人带。

但希特勒喜欢狗。他的很多生活照就是遛狗或者和狗在一起,场面充满温馨和喜悦。不过,这个情趣在西方男人中也是很普通的,根本谈不上有任何特别。

元首对狗充满慈爱。

异性?有倒是有,很少,历史学家认为只有两个。一个是他的堂姐的女儿,后来在希特勒有了爱娃•勃劳恩之后自杀。希特勒成为德国领袖之后,爱娃是他唯一的伴侣,直到最后时刻形影不离,想见就见,从来不需要通报和批准。

今人很难想象希特勒当年对德国女性的魅力。因为希特勒直到最后一刻才和爱娃举行形式上的婚礼,所以他们的关系一直没有公开,只有党内同志和亲朋好友知道。德国公众心目中的希特勒是一个把他的全部精力献给民族的男人,没有家庭,没有伴侣,这就激起了很多女生的想象。每年希特勒办公室都会收到大量情书,尤其是三十年代,多半来自女学生。但她们并不是要和他结婚,而只是要怀他的种。

但希特勒从来没有以“种族工作的需要”的名义临幸他的青年团员。

听说今天正在苦口婆心劝手中有权的人在各种诱惑面前保持“定力”。我想,希特勒倒是有这样的“定力”。他不但毫无不良嗜好,把自己日常生活的需要限制到最低,而且铆定了爱娃。这样的人,你想腐蚀都没处下手。他没有元首瓷,不抽专供烟,不喝特酿酒,更没有文工团,也没有留下一男半女,需要在钱还是权之间统筹安排。

在希特勒的崇拜者眼中他一定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把自己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国家民族。即使不喜欢他的人,知道了他的私人生活细节后,恐怕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些方面,他不过是一个谨小慎微循规蹈矩的德意志男人,一个在个人品质和生活各方面不但让人放心,甚至感到枯燥乏味的人。

很多人喜欢从领袖人物传说中的简朴生活里发掘出深刻的政治意义。这样的人如果在德国,希特勒绝不会让他们失望,因为希特勒生活的简朴绝不仅仅是一种生活习惯或个人喜好,而确实有深刻的观念基础。希特勒痛恨纵欲。他热爱动物,热爱自然,其近乎清教徒的私人生活是他生命哲学的反映。这种生命哲学使他成为一个自觉的素食主义者和动物保护主义者,这在当时是非常难得和超前的。

他不但自己清心寡欲,远庖厨拒荤腥,在他领导下,纳粹一上台就制定了动物保护法,禁止狩猎(那可是欧洲贵族延续了上千年的传统,也是苏联东欧集团领导人最热衷的消遣),严惩虐待动物,对用动物做实验和肉类屠宰的过程也做了严格规定,尽量减少苦痛,符合人道标准。这些都不仅仅是希特勒一个人的主张,而是受到纳粹领导集体的支持。

纳粹意识形态甚至还包括了今天环保主义的观念。纳粹群众团体和军队,甚至党卫军,为很多野生动物和鸟类在德国森林和乡间安排了栖居地和保护区。植树造林也是纳粹政权推行的国家计划。纳粹的这些政策甚至被今天一些“绿党”运动的反对者拿来,作为对手在意识形态上走火入魔的证据。

所有这一切都是有内在联系的。纳粹意识形态中两个关键词是“种族”和“人民”(Volk),但对它们的理解如果不把“自然”包括进去就是不完整的,而且不会明白它们和我们日常生活中这两个词有何根本区别。在纳粹主义的语境里,它们由于扎根于“土地”而被本质化和神秘化了。纳粹主义推崇自然,有机,原始,反对人为和非自然。前者是健康的,后者是病态和有害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犹太人和吉普赛人等等就和同性恋和有生理缺陷的人一起被认为是反自然的种类。所以,纳粹党卫军可以一面对这些群体实行种族灭绝,另一面却对动物、鸟类和树木花草呵护备至。

纳粹主义推崇自然。图为希特勒在山林中遛狗。

回到本文开始时的话题:希特勒清淡简朴的私生活。一个领袖的私生活是否简朴,和他是否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并没有直接的关系。领袖人物完全可以满足他作为凡人的七情六欲,偶尔有所逾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简朴可能是个人的生活方式,也有可能和意识形态有一定的关系。和希特勒严谨的做派相比,丘吉尔的公众形象常常和雪茄烟和威士忌酒相联系,但从来没有人据此认为丘吉尔就站在了历史错误的一边。一个有正常理性的社会,应该不会在这些问题上大惊小怪。

(本文原载澎湃新闻网,作者程映虹系美国特拉华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

 

摘自:http://www.21ccom.net/articles/world/qqgc/20140909112809.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