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儒学是答案,我们的问题是什么?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而今的社会风气变得已经让人不认识了。年轻人常年在外打工,孩子生日的时候会千里迢迢回来。而父母生日,成年的孩子连个电话也不曾打一个。成年的孩子,过年过节对女方家庭百般孝顺,自己的父母置之不理。说到此事,大家的感慨总是:现在都“倒过来了”。

说“倒过来”的时候,说明有“正”着的时候。这大中至正的参照是什么呢?

参照系是过去的尊卑秩序,三纲五常。过去的某个时期,简单地说,在一个家庭里面,儿孙孝顺长辈,媳妇孝顺公婆,女人顺服男人。打倒孔家店之后的矫枉过正当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倒过来”的情形。如今,孩子比父母重要,媳妇比婆婆重要,女人比男人更重要。表面上看来,重新倡导儒学,似乎可以解决这些问题,或许因为这个原因,儒学在这个时代兴盛,少儿读经班、女德班到处都是。像茨威格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那样,似乎有个昔日的世界,那里有我们熟悉的秩序,只要恢复到这样的秩序,那么世界就安好,生活就是晴天。恐怕这是一种过于怀旧的想象。过去的世界,问题比今天还多。

时间总是向前,单纯的复辟是死路一条。在匆匆宣扬儒家思想拯救中国道德危机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反思:如果把儒家思想当作答案,我们的问题是什么?假如你是病人,你会让医生不问病情就给你开处方吗?不对症下药,搞不好会病得更重。比如我上面说的成年子女顾下不顾上,你只提倡孝道是没有用的。过去的社会多子多福,家庭是金字塔结构。如今是漏斗结构,下面是孩子,上面有父母,然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这种社会结构,会让所有的爱都往下流,形成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新的社会风气,所以才会有大家都重视孩子、对孩子密集关注、强化经营的情形。人口结构特征(demographics)的变化,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的人际关系,这用儒家思想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人口变化制造了新的矛盾,用过去解决问题的方式来解决是刻舟求剑。子女上面的长辈将越来越多,传统尽孝的方式实在难以维系。强行去推,只会激化矛盾。前段时间,有法律规定成年儿女必须每年看望父母,引起过轩然大波,这就是这种矛盾的一个例子。至于女人“翻身得解放”,造成中国家庭大批量地阴盛阳衰,其问题有两个,一是男人缺乏领导力,越来越多地充当撒手掌柜。一是女权主义运动到了中国变种,非要压倒男性,非要占据统治地位,非要占到3/4边天,才感觉安全和平等。女权主义基因突变,成了女权机会主义,用儒家思想是救不了的。

儒家思想倡导的尊卑观念,不是什么解决方法,而是问题的起源之一。只要你相信这种人格上存在尊卑,人的思维就始终是二元的,对立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所以始终在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的表现,而实质相同。和上面“不孝”的子女相映成趣的,是有“不慈”的父母:带着尊卑观念而没有人格自尊的自私家长,也会对子女索取无度,不求奉献。这样的家长,也有他的秩序观—— 子女不过是延续自己生命的东西,子女是为他们而存在的,所以早年的付出不过是投资,而后来不过是要追求回报而已。把子女当成独立的生命,允许他们背离我们的期望,不管儒家思想的支持者怎么解释,这都不像是儒家的做法。

把儒家思想作为一种答案,现实上也已经行不通,而今社会的人,受到了多年人格平等思想的冲击,想回去是很难了,不管你办多少“女德”培训班,不管你组织多少读经班,也不管你花多少钱办儒家思想的研讨会。在人们已经接受人格自由和平等的前提下,想旧瓶装新酒,复古基于尊卑秩序的人际关系,恐怕会更为别扭。

中国发展这么多年,最大的成功,其实是我们谦卑,甘当小学生,跟人学了不少好东西。谦卑并不丢人。民族自信可以有,但是走到自负和自以为是,也是分分钟的事。儒家思想的复兴,乃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各方面国际地位提高,我们不过是要寻找与之相称的“思想体系”。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是要树立我们自己的“主体思想”。人性的一个弱点,是我们总喜欢“自己”出产的东西。但各民族发展的过程中,其实都曾演化出很多好的,甚至共同的东西来。比如我们一向沾沾自喜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儒家思想,其实所有重要思想和宗教中都是有的,在其他地方,或许被称“黄金定律”(The Golden Rule), 或许被称为“同理心”(empathy), 事实上都是普遍的价值观。同样的观念,执行和发展中会出现各自的长处来。

放松管制,形成思想自由交流的集市,实现交流和碰撞,让笼统的观念不断明确、细化、发展,让更多的思想和思想家涌现出来,让孔子也不过是中国思想星空中的一颗,这才是要紧事。为什么不认可各自的局限性,非要贩卖自我标榜的东西,来证明自己的重要?要知道,孔子也教我们三省吾身呢。

 

摘自:http://berlinfang.blog.163.com/blog/static/1166707162014827113375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