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朝鲜的不归路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如果有一个无赖总是做违法的事情,暗杀、绑架、在客机上安炸药,并在自己的家里生产和储存武器,包括特别危险的大杀伤性武器,那么,这个无赖肯定会受到制裁,以保障和维护社会的安全。但是,国际社会虽然也是社会,相应的维安机制,却大不灵光。像朝鲜这样,将种种恐怖主义、背信弃义行为做尽了,屡屡突破国际社会的底线,即使对一直支撑其存在的朋友,也一点面子也不给,当众一次次打朋友的耳光。这是一个完全不接受劝告的国度,越劝,就越跳,在自暴自弃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而国际社会,对它的办法,还真不太多。

朝鲜的第二次核试验,从现在看来,是蓄谋已久的。此前种种,谈判也好,答应弃核也罢,无非是争取时间,核试验加上前一个远程导弹试射,以及核试验同时的多次短程导弹发射,传达的只是一个信息——我有核武器,而且有可能把它们发射出去。对于朝鲜这样一个根本不讲任何信誉的国家,行为完全无法预期的国家,这样的信息,对国际社会的确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有人说,朝鲜此举,是为了自身安全的考虑,作为国际社会的异类和孤儿,只有手里有了核弹,才会有安全感。也有人说,此举无非是多争得一点跟美国讨价还价的资本,在日后的谈判中,占据一个更加有利的地位。在我看来,两种说法都不切实际。首先,所谓安全问题,不过是朝鲜用于制造国内紧张空气的一种借口,属于它的一贯做法,只要朝鲜的体制不变,这种借外部威胁以强化控制的做法,就会一直做下去。尽管一般朝鲜人对外面的世界不了解,但朝鲜的高层,却不会不了解。他们十分清楚,国际社会没有国家对武力改变朝鲜现状感兴趣。态度暧昧的中国自然不会,同样暧昧的韩国,由于不想一下子背负一个巨大的包袱,也没有兴趣。至于日本、俄国和美国,鉴于中国的态度,一样投鼠忌器,对于对自己好处不大的动武,缺乏动力。事实上,六方会谈的框架,甚至答应只要朝鲜弃核,就会集体保障朝鲜的安全,这一保障的潜台词就是,六方中的五方,不会改变朝鲜的现有体制。至于增加跟美国打交道砝码的说法,更是似是而非。朝鲜有了核弹而且暗示可能具有发射能力,把对韩国和日本的威胁,变成迫在眉睫可能性,将事情做绝了,只能导致美国对朝鲜失去耐心,可以想象,饱受愚弄的美国和日本,甚至包括俄国,今后很难再接受朝鲜这种谈两天再往前走两步的无赖做法。而且,由于事实证明,中国对朝鲜影响有限,而且出于各种原因,未必能通过断绝援助施加压力,所以,国际社会在朝鲜问题上,对中国的期待,也不会再有多少了,朝鲜的砝码,又从何谈起?

事实上,朝鲜的这种做法,最大的可能性,在我看来,是出于对变化的畏惧。朝鲜在前社会主义国家中,是将极权状态走到极致的国度,居然几十年保持了类似于中国文革时期的紧张状况。高度的个人崇拜,高度的社会控制,高度的意识形态灌输,高度的军事化管制。这样的紧张状态,对于国家也好,社会也好,家庭也好,都是畸形的。尽管将之拉到这种轨道上的奇理斯玛的领袖人物,未必不知道这样难以持久,因为这样的结果是让老百姓无法正常过日子,但是,一旦进入这个轨道,想退出来,事实上很难,要冒领袖毁灭和体制崩解的危险。

极权状态走到极致,若要改变,唯一的契机是领导人的改变,但是,朝鲜实行的是父死子继的世袭制,儿子改弦更张老子路线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在朝鲜这种个人崇拜走到这般境地的国度,也很难。事实上,前些年朝鲜的金二世也表现出一些改变的苗头,搞过一点改革,也搞了南北两个特区,甚至表示过要学习中国的意愿。但是,在这两年,朝鲜已经大步后退了,连能给它带来大笔外汇的跟韩国和中国的交易,都人为地加以限制。显然,金二世看到了改革对朝鲜体制带来的危险,一种可能导致金家王朝殒落的危险。在去年金二世重病痊愈之后,他对这种危险的忧虑,明显增高。

一种极端体制营造的一种紧张状况,一旦有所松动,所造成的反弹,往往是非常巨大的。一旦老百姓开始追求正常地过日子,而不是为了追逐领袖而活,那么,紧张的弦就会松下来,形成一种对正常生活的强烈追求,在这些年细微的改革所造成的松动中,社会的反弹,已经出现,信息封锁出现松动,体制内出现玩忽懈怠,而逃北者逐年增加,像过去那种宁可饿死也不背叛的现象,已经风光不再。沿着这个趋势走下去,金氏王朝的精心建构的神话,总有一天会破灭。朝鲜是国际社会的孤儿,是活在另一个世界的封闭国度,但是,如果周围的国度都生活在跟它不一样的世界里,只要它冒出了想要改变,想要跟正常的世界接轨的意向,那么,它的封闭就难以保障了。一具死尸,保存在完全的封闭状态里,也许还能保持不腐,但一旦风吹进来一点点,事情就会起变化。

为了维持金家王朝的维系,保障第三代平安接班,唯一的路,就是再度封闭,为了遏制前阶段造成的内部动摇,唯一的出路是强化跟外部世界的对抗,自己升高对抗的温度,国际社会担心什么,我就干什么,你可以说这是孤注一掷,但是对于金二世来说,这就是金家王朝的唯一机会,金氏之忧,不在美国,也不在韩国,而在萧墙之内。

只是,玩火玩大了,就是不归路,走上了不归路,就回不了头了,只能越玩越大,下一步还能玩什么,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肯定还会玩更大的。谁受的威胁最大,一个中国,一个韩国。事实上,金二世最恨的,不是美国,不是日本,当然更不是俄国,最恨的,一个是同胞的韩国,因为发达的韩国的存在,就是他持久的耻辱;另一个当然是中国,在他心里,无论中国给他多少援助,都是最大的叛徒,使他陷入困窘的叛徒。从技术上看,朝鲜那点导弹和核武器,也只能给它的两个邻居,制造麻烦——当然,也可能是部分的毁灭。

作者:张鸣

摘自:独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