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戈:阴谋论者为什么相信“总有刁民想害朕”?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阴谋论与人性

 

 

我写过一篇文章,谈阴谋论何以在中国流行,归结于五点原因:黑箱政治、酱缸文化、权谋经济、阶级斗争与冷战思维、受害(虐)心理。有人读后指出,阴谋论是一种世界病,放之四海而皆准,不独中国如此。这一点我不否认,只是需要辨明:阴谋论在一些国家的流行度,远甚于另一些国家,据说最喜欢阴谋论的国家,一是英国,二是日本,我以为可以加上中国。他不置可否,随后说:你该从人性当中找找阴谋论流行的原因。

这句话的确提醒了我。

尽管不是所有人都相信阴谋论,然而阴谋论的信徒,大抵存在共通的心理。基于此,阴谋论研究者,包括心理学家和科学家,致力于探寻“阴谋论欺骗大众的心理机制”。他们找到的答案,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其中最重要的两个,一是惰性,二则关乎安全感。

著名心理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彭凯平先生说过:“只要真相的复杂性超出了一些人的理解能力,阴谋论就永远有市场。”这话该怎么理解?对阴谋论信徒而言,只要事态的发展,超出了他们的知识与智力所支配的范围,他们既不能对未知保持敬畏之心,存而不论;更无意反思自己的欠缺,从而去学习新知识,反而动辄高呼“此事必有蹊跷”“这是一个阴谋”,用一记阴谋论的勾拳,打发了他们所不能理解的事物和现象。

此即惰性。我们常常谈及权力的惰性,那是权力不受制约、横行无忌之故;源自人性的惰性,说白了就是偷懒。偷懒其实是人类的天性,所以勤劳被视为一种美德,先贤企图用道德的力量,感化、消解潜伏于人性深处的偷懒基因,可惜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但凡有偷懒的机会,想必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顺服天性。从这个意义上讲,阴谋论可谓人性的苦果:当人们遇到难题,惰性发作,停止思考,放弃探究,一头扎进阴谋论的幽深怀抱,以此为解释世界的捷径,殊不知这恰恰构成了我们认知世界的障碍。反过来讲,阴谋论的诞生和风靡,正在于迎合了人性的弱点,它以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阻止人们深入思考与追索。

有人会说:阴谋论难道不是一种思考么,正如阴谋难道不是智力的表现么?严格来说,阴谋论只是猜测,而且往往毫无来由。真正的思考,需要清明的理性与缜密的逻辑,这则为一些人所不能企及,抑或不愿企及。一旦出现“不愿”,便是惰性使然。试举一例。以前我有一位同事,遇到不可解的事情,往往归之于阴谋,用今天的流行语来说,即“总有刁民想害朕”。有一天他的电脑无法开机,思来想去,满头雾水,忽然一拍桌子,判定保洁阿姨为事故责任人,因为阿姨昨天来打扫卫生,碰翻了他的书架,被他狠狠训斥一顿,今天趁他还没来上班,故意弄坏了电脑,以为报复。结果,请网管过来一看,原来接线板烧坏了。这即是惰性成就阴谋论的典型案例。检查一下接线板,谈不上什么大难事,他却不愿动手,甚至压根不曾想到这一层,反而诉诸阴谋论,怀疑他人加害于己。

有时惰性不止在偷懒,还表现为对偏见的依赖。还是这位同事,我们一同逛书店,他手指傅国涌《金庸传》问道:这本书这么厚,金庸得给作者多少钱?我答:据我所知,金庸非但没有给作者一分钱,因作者在书中对金庸不无微词,如指出金庸抠门、商人习气过重,金庸甚至拒绝与作者见面。他摇了半天头,表示不可思议。就这个故事而言,阴谋论正是建立在偏见(为名人立传都是金钱交易)的基础之上。一个人不能祛除偏见,反以偏见为真理,甚而无比自负、专断,这背后原因之一,即思维的惰性。

再说安全感。我曾读到一个说法:有些人为什么会相信阴谋论呢,因为他们把阴谋论当作一种应对不确定性和无力感的武器。这世上许多事情,包括历史,本质都是偶然,并无必然性可言,但是,有人偏偏恐惧偶然,恐惧随机性和意外的出现,他们企图把整个社会、整个历史、整个世界都纳入秩序、计划、规律、决定论所主宰的版图,这便给了阴谋论用武之地。阴谋论的解释方法,即将一件事情与另一件事情联系起来,哪怕这二者风马牛不相及。如美国心理学家、打假超人迈克尔·舍默所言,阴谋论的生产程序,第一条正是“从无关的随机事件当中寻找有意义的潜在关系”,然后才是“愿意相信世界是被一个隐形的幕后组织控制”“断章取义,引用片面事实,证明自己所认同的理论”……

阴谋论的手段之一,即通过为偶然性和随机性找到原因的方式,来消灭他们。这终归徒劳,无一成功。世界照样由偶然支撑,就连阴谋论大行其道,如阴谋论书籍的畅销,都极大依赖偶然性。不过话说回来,成败姑且不论,单说这种努力,恰从反面印证了安全感的缺乏与对安全感的追逐。这依然可归根于人性。对人类来讲,寻求安全感的方式并不止阴谋论一种,有人选择理性,有人皈依神灵。相形之下,阴谋论毋宁是其中最拙劣的答案:阴谋是黑暗、恐惧的孪生兄弟,它所提供的安全感,近乎虚假的安慰。

把惰性、安全感与人性联系起来,并不等于说,阴谋论基于人性。况且,即便得出这样的结论,亦非以人性的名义为阴谋论辩护。相反,我正要谈谈阴谋论的毒害。其最大毒害,除了如知识鸦片(这是陈志武先生的说法,我觉得可以把“知识”二字拿掉)一般,给予信徒一种虚幻的满足感,麻痹他们的神经,中断他们的思考,进而败坏了他们的理性;便在于对人性的严重扭曲: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一旦深陷阴谋论的泥沼,迷失于“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执念,长此以往,必将患上被迫害妄想症,世间万物,皆为敌人,风吹草动,都是斗争,世界和人性,就此被阴谋论染成了一团暗黑。

 

2016年3月8日

 

供《中国经营报》

 

作者:羽戈

摘自:羽戈公众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