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这届病人不行,但是这届病人值钱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王五四2015

这届病人不行,多疑敏感,对医院不信任,对医生不信任,对社会不信任,这届病人又很可怜,生病了没办法,不得不去医院,然后托人找各种关系用各种手段增强安全系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初考个公务员,为人民服务几年做个处级干部,享受良好的医疗服务就是个简单的小事了。

对于医院而言,这届病人特别麻烦,如弱柳扶风,动不动就要死要活,要活还好说,要死了就不值钱了,当然,这个不值钱是对于医疗行业而言,对于殡葬行业来讲,是多了一个用户,还是值钱的。虽然这届病人不行,但是这届病人值钱,人都惜命,病了的人都舍得花钱,就像中国病人魏则西,治病花了几十万,最后病没治好人死了,不过中国医疗界及相关行业会记住他的名字以及他作出的贡献,医院各大股东、医院各级领导、医院各科室医生、医导医托、百度公司、删帖公司、广告公司,共同分享了魏则西那几十万块钱。

其实魏则西在这届病人里算是好的,这届病人不行主要不行在那些得了病又没钱到医院去治疗的人,他们拖了中国病人的后腿,拉低了中国病人的估值。在一家生物细胞技术公司的融资计划里它是这样预测收入的:“一次CIK治疗收费为1.5万,毛利润为40%。如果与十家三甲医院合作,每家首年治疗200人,每人接受三个疗程,一年毛利润1512万元。”,作为一名生鲜食材行业的互联网创业者,我每天都在算客单价,每天都在想如何提升用户的消费频次,但是真的没想到,在另外一个领域,也有人这么算,他们已经计划好了我们该生几次病,每次治病该花多少钱,我一个很了解莆田系医院的医生朋友说,“只要你进医院了,就不会告诉你没病让你出来,你什么问题都没有,也会被忽悠做腹腔镜,在全麻状态下往你肚皮上打三个洞,然后手术就完了,收费45000……”。

这种事的真实性已经没有什么好去质疑的了,打假人王海接受采访时曾说过他们打假莆田系医院的事,“我们在打一种假药,那种药在药店里买不到,不零售,只在一些医院有卖,必须在那儿就诊才给开。我们就安排人去就诊,大概派了五六个,结果都有病,性病、淋病、尿道炎什么的。我们很害怕,马上找了好几家公立医院去复诊,都没问题。”,“他们的方法很简单:通过广告,把消费者忽悠过来,忽悠来以后,他把没病的看成有病,有病的过度治疗。他们还做假的微创手术,就是在皮肤上拉一个口,因为本来没病,实际上也没做手术。”,第一次看到这些信息时我也震惊了,这些人居然能做出这种事,后来我的情绪马上稳定了,莆田系医院只是把不拿你们当人这种事细分了,做得更垂直更专业了,放眼望去,各个领域哪个角落里不在上演“不拿你当人”这种戏码。

各处都不拿你当人看这话还真是一点也不过,回头细想一下案例比比皆是,只不过医疗这个领域对于每个人来讲都是性命攸关的,大家才会这么一致的义愤填膺,在其他领域遇到非人待遇时,只要死亡不在眼前,你们都表现得很好,情绪稳定落落大方,这次你们的情绪不再稳定,面对百度你们慷慨激昂,我也讨厌百度这个公司,但实在觉得这次你们有点没劲了,老朝百度嚷嚷有什么用,他们根本不甩你,你也别问我干什么有用,有用的你也不敢干不愿干。越来越多的事最后都变成了情绪的狂欢,这种狂欢是建立在绝望和无解的基础上,大家既不是真的想去解决发生的问题,同时也不觉得这个问题会被解决,于是选择借题发挥,选择暗度陈仓,于是就有了情绪的狂欢,就像感觉寻找爱情太难,反而不如去享受短暂的私欲,在这届病人身上,能赚钱的选择了赚钱,不能赚钱的选择了发泄。

在这事上百度当然不是无辜的,虽然他一再强调推广对象的“资质齐全”这事,但你拿了人的钱,你不是路边的电线杆,电线杆不需要为电线杆上老军医的小广告负责,但百度是需要的。很多人认为百度只是提供搜索功能的网站,不是打假公司,也不是政府监管部门,“它没有能力也没有责任识别出自己的广告商哪些是骗子和不良商家,从而把它们拒之门外。”,在任何领域,骗子都是靠信息不对称来完成骗局的,而百度的某些商业行为加剧了这种信息不对称,不论是通过竞价排名优先露出某些信息,还是有意屏蔽某些负面信息,百度的责任很明显。

有报道称,“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它们广告投入的60%投给了搜索引擎,有医院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广费用占到营业额的70%、80%,有医院一年收入1.2亿元,有1亿元投给了搜索引擎。”,假如说这些年莆田系医院割下来的包皮可以绕地球三圈,那么其中百度给带来的包皮可以绕百度大楼三十圈了。毫无疑问,莆田系医院在百度搜索引擎上投入的每一分广告费,都要从这届病人身上成倍的赚回来。一个医院一旦以赚钱为首要目的,医生身上都背了数额不小的营收指标,那么去医院看病的这届病人要承受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损失,更要承担生命安全风险。

莆田系医院这么多年来积累了巨额资本,也逐步开始把自己洗白,合法性也早就不是问题,他们甚至开始打造三甲医院甚至更高端的医院,他们也提到了要“回报社会”,他们从这届病人身上赚到了钱,开始光鲜亮丽走到台前,他们可以展望未来,但我们不能忘掉过去:不负责任的权力,唯利是图的企业,以及被榨干的这届中国病人。这届中国病人不贱,还挺值钱。

 

摘自:王五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