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大恶人的时代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文/六神磊磊

前不久,一个年轻人因病去世了,引发很多关注。

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常见的事情之一,但是有一些离世的方式会让我们很难接受。

他去世的过程大致如此:得了一种罕见病,到处求医无方,最后百度到一家医院,花了很多钱,仍然没有挽回生命。有调查称,这类医院存在诸多问题,劣迹斑斑。

几乎人人都在追问:这是谁的错?包括我在内,人们都想揪出一个大恶人,为整个事负责。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在武侠小说的世界里,惨剧的背后往往都会有一个大恶人。只要你顺藤摸瓜、追根溯源,就会发现一切都是他的阴谋。他是终极的恶的代表,是江湖风波的源头。

比如《倚天屠龙记》里的“大恶人”是成昆,《天龙八部》里的“大恶人”是慕容博,一切的仇杀都源于他们的阴谋。

在武侠小说里,大侠们的使命就是寻找大恶人。杀了他,恶就结束了,仇就洗雪了,逝者就瞑目了,公平正义的阳光就重又洒满大地。

可是,如果书上的大侠来到今天,拿着刀要为魏泽西报仇,他会发现一个魔幻的事实:

恶明明就在眼前,可他却偏找不到大恶人。

和我们一样,他会先找到百度,圆睁虎目,擎着刀扑向上地科技园。

首先百度够“大”,不然为什么是BAT;它还搞了那个糟糕的竞价排名,一种猥琐的赚钱方式;它特别像是那个大恶人。

正如我们一开始对它口诛笔伐,无数炮火轰向了它,许多文章指向了它,恨不得劈它的雷早点上路。

可是骂着骂着,我们大家又感觉有点不对,不是吗?一个年轻人患一种病不治死了,主犯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这个逻辑是不是有点不对头。

集中炮轰了几天百度后,越来越多的人犹豫了,一些文章开始反思:

干掉百度,首恶就伏法了吗?在百度的背后,是不是还有更大的恶人?如果所有人都只注意百度,会不会让真正的大恶人跑了?

紧接着,有人站出来提醒:快看,莆田系正在全身而退!它才是害死魏泽西的真正的成昆!

随着目光投向莆田系,更多的劣迹被发现了,似乎一个大恶人正露出庐山真面目。它被揭发为行业毒瘤、违规经营、威胁记者,而且多年前就曾被曝光……

这一次,我们似乎发现了罪魁祸首了。为魏泽西报仇的大侠应该即刻改道南下,直奔湖建了。

可是且慢。什么叫大恶人?应该是一切小恶人背后的恶人,是恶的源头,如成昆,如慕容博,如左冷禅。

莆田系是吗,莆田系配吗,为什么我们总觉得它的背后还有恶人?莆田系是有人管的呀,你见过大恶人还有人管?慕容博有人管吗?莆田系据说还要给人行贿的,你见过大恶人老要行贿吗,左冷禅用行贿拍马屁吗?

再回头看百度,也是越看越不像大恶人啊,它再大也是有人管的啊,它原来也是有竞争对手的啊,怎么忽然没有了啊。

还有病逝大学生就诊的引发很大争议的医院,据说在央视也露了脸来着,这个信用背书比百度更厉害,那央视是不是大恶人?我们的大侠是不是又要改道北上,直奔大裤衩?

大侠真的很不容易,真的很崩溃。

他会发现,这里和书上的江湖不同——成昆的背后没有人了,左冷禅的背后没有人了,慕容博的背后没有人了。可在今天一些事上,每揪出一个人,总觉得它的背后还站着人。小钻风背后还有总钻风,总钻风背后还有狮子,狮子背后有白象,白象背后有大鹏,如来又是大鹏的亲外甥。

更可能让大侠崩溃的是,不但人人都不像是大恶人,而且人人都没有直接作恶。每一个他揪出来的人,都可以摊开双手,作TVB状:

“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

“可是你看,我没有害人啊,我只是做了自己业务环节内的一些事而已,至于其它的那些环节,我不能了解呀,我不能干预呀,不是我的能力范围啊。”

比如:“我只是给医院做了节目而已,我们不治病啊,没说他家不让做啊……”“我只是提供了医院的链接而已,可医院是正规的呀……”“我只是承包医院收病人而已,不能办你们早讲啊,当时不要点头啊……”

这个时代,一些事情,你揪不出“大恶人”,只有一场心照不宣的共谋,就像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每一个人都有份,每一个人又都无辜,谁都参与了,但谁都不是大恶人。

人类的害人方式,一直在进化。今天进化出的两大新种类,一种叫“互害”,你用你的地沟油害我,我用我的奶粉害回你,大家一起吃瘪。另一种就是所谓的“群害”,大家各自埋头完成作恶链条的一环,最后拼成一件坏事,拆开来都不叫作恶,每个人都可以埋头装无辜。

就好比我造了云,你提供雷电,他降了雨,最后洪水滔天,一问起来,谁都没有作恶。

当大侠悲怆地喝问:“到底谁是成昆,给我站出来”的时候,人们各自摆手,有的说“你看我明显不是成昆”,有的说“我只是被成昆利用的”,有的说:“大侠息怒,我对此十分重视,正在严查成昆!”

你说我们的大侠该杀谁?

此时此刻,我只能想到赵本山老师的一句小品台词:

“我告诉你,就这个问题,你杀谁都不好使。”

 

摘自:六神磊磊读金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