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进球的坐牢死,到雷洋的嫖娼死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只要看到有关人士被执法者抓捕后猝亡的新闻,我都会想起周进球(众所周知的原因,此处用化名),这位早就去见了阎罗王的中年男人,是隔壁小镇的加油店老板。他的死让我觉得无比悲凉。16年了,按理说,作为一个有了些岁数的成年人,不应该为周进球的死耿耿于怀的。毕竟,人活着,就是为了迎接死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早死也并不比晚死要差。可是,作为暂时的在生者,我仍然为逝者周进球叹息不已。也许可以这样说,周围没有哪一个熟人或陌生人的死,能比得上周进球的死让我刻骨铭心,永世难忘。包括3年前出车祸了的朋友果子。他在去省城出差的途中,一辆大货车撞到他的小车,车子四分五裂,他也被那些尖锐的钢铁切成两半,当场气绝身亡。一个人要怎样倒霉才会碰到这样的死法?果子是个倒霉的人。然而他的家人得到了大额赔偿,肇事者也被判了刑。所以和周进球比起来,果子的死还不值得我悲愤。毕竟,送他命的人得到了惩罚。

而周进球,怎么说都是个很冤枉的人。一来他是个本份的商人,纳税的积极户;二来他是个尽职的丈夫,慈爱的父亲。他开加油店从不短斤少两,对每一位顾客都笑脸相待,有的忘记带钱了,先赊了再说,周老板不怕你跑掉。他对妻子从不施家暴,两口子闹矛盾,最先认输认错的总是他。两个孩子读高中,周进球不厌其烦地每天叮嘱妻子给孩子增加营养,别舍不得钱买好菜和牛奶。这么一个循规蹈矩又负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如果不是那次鬼使神差地听信油耗子的劝说,为降低成本去长江边和他们一起冒险盗油,周进球肯定可以活满80岁。至少。

但就是那次冲动的行为,将周进球拉入万劫不复之地,让他45岁的生命戛然而止。

悲剧的经过是这样的:油耗子和周进球驾驶的小木船刚接近长江油轮,就被闻讯赶来的警方抓捕。完成一系列司法程序后,周进球和那些屡犯的油耗子一起被判了刑。服刑未满一年,周进球便在狱中离奇死亡。警方告知其家属的死因是,周突发急病抢救无效身亡。等家属伤心欲绝地赶去见他最后一面,却只看到了周进球的骨灰。而且领回骨灰盒还必须给监狱上交两千元钱。

那会儿电脑没普及,网络也不发达,更没有相关视频,周进球的妻子和父母哭得数度晕厥,喊冤喊得震天响,也无济于事。那一年,周进球有个小孩念高三,正是紧张冲刺之际。在中国,你懂的,高考甚至大过于父母的死亡。于是周进球的家属强咽悲伤和无助,对孩子也对街坊们隐瞒了周进球的死。等他家孩子高考完,周进球的葬礼才得以补办。届时,街坊邻居才恍然大悟,加油店周老板不明不白死在牢里的小道消息原来是真的。

当年,因为一亲戚也开加油店,他和周进球是同行也是朋友,通过这个亲戚,我知道了周进球的悲惨遭遇。

16年了,本以为这样的悲剧不会再发生(虽然与周进球事件相隔3年后,孙志刚在广东一家收容所离奇死亡,但这位可怜的年轻人,好歹还有被治安人员殴打致死的证据。至于近年来在狱中被以“躲猫猫”“蹲马步”等名由致死的服刑者,因为信息公开和网络舆论,这些非自然死的可怜虫,至少不会让施恶方冠以生病暴亡的藉口来搪塞过去),没想到,16年的进程和变化,在某些方面,中国好像仍然停滞不前。比如,5月7日晚,因嫖娼被拘的青年学者雷洋,就在警方手中不明不白地死去。

这个毕业于人民大学的青年让我又想起了周进球。虽然他们一个是读了名牌大学在首都工作的环保学者,一个是没读多少书的乡镇加油店老板,但他们的命运没有什么不同,都是被警方声称因病身亡的冤死鬼。按警方说辞,他们都属于正常死亡。只不过,一个处于网络信息不发达年代,其死亡原因虽然可疑,但因为家属求告无门,只能无奈接受;一个处于网络发达年代,其死亡被家属愤怒质疑,但结果尚在调查之中。雷洋到底是如周进球之死不了了之,还是能推动中国某些方面的进步,不得而知。

观望与期待之中,我想起2月20日的美国,为维护警员梁彼得的权益,美40多个城市的民众自发集结,对政府发出了司法公正的理性诉求。结果民众获胜,梁彼得免受牢狱之灾。

让我们回顾一下梁彼得事件:

2014年11月20号,纽约布鲁克林东部一个暴力多发的危险区域,香港裔NYPD警员梁彼得和同事被派遣执行一个危险任务,当时光线微弱、能见度极低,在楼道里巡视的梁彼得处于神经高度紧张状态,他们巡视到8楼时,非裔男子格利和女友因为电梯坏了,正要从7楼走楼梯下楼。梁彼得听到左侧有快速的响动,受到惊吓导致手枪走火,那颗子弹打在墙上反弹后击中了受害人,使其不治身亡。2016年2月11号,梁彼得被陪审团定罪,可能面临长达15年的牢狱之灾。同类事件中,梁是10年以来第一例被定罪的。在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几次白人警察开枪杀人案件中,涉事警察要么不被起诉,要么被无罪释放。

两相对照,显然对梁彼得的判决有失公允。在这场不幸的悲剧中,受害者无辜,梁彼得也是NYPD不负责任制度下的无辜牺牲品。民众集会抗议这种审判结果,强烈指责纽约警方,最终梁案出现逆转,梁彼得被判处5年缓刑及800小时的社区服务。

这个案例不难看出,同样是警察,梁彼得却得到民众(不仅仅是华人)的大力支持,带走雷洋的警察却无法让民众信服。究其原因,不外乎这几点:一,梁在当地暴力案发危险地带巡视,手枪走火属无意识行为,不是故意以暴力来制服受害人;二,梁坦承了自己当时的心情,没有隐瞒受惊吓后所作出的无意识举动,并为受害人深感痛惜和遗憾;三,这起案子虽然被告有错,但当地政府存在明显的种族歧视。所以最后梁彼得官司获胜在情理之中。

而带走雷洋、使用强制手段让其致死的几名便衣,完全颠覆了警察的形象:他们巡视之地与暴力危险之地无关;他们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像对付一个手拿武器的暴徒一样;他们抓嫖娼抓得那么积极,在雷洋死后却不表现出一点人道主义的忏悔与痛惜;他们关于雷洋在被押途中因身体不适而死亡的说辞那样苍白无力......

这种种一切都在证明,带走雷洋的几位警察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在为创收作恶。所以,想要民众支持他们如老虎捕捉猎物般的残酷行为是不可能的。而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凡是侵犯人权的行为都应该得到谴责和惩罚,凡是阻碍司法进步的事件都应该尽力避免和制止。

凤凰网5月11日发布了习近平的民生思想:“始终把人民放在最高的位置。”

让我们谨记这句话,然后为雷洋为周进球,为所有无辜死在执法者手中或监狱中的生命默哀三分钟。愿他们安息,愿他们的灵魂化成一股力量在这片热土上继续漂荡。

 

作者:安隐

摘自:于建嵘的东书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