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的死与一部电影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魏则西事件余音未了,雷洋又死了,最近的事都让人揪心。

 

魏则西的死因,清清楚楚,涉事多方的屁股也挨了板子。雷洋的死,众说纷纭,可能永远不会有真相了。

 

为什么?因为证据链被污染了。监控被「万磁王」干扰失灵了,手机受冲击摔坏了,估计是没贴膜吧?你要问储存的信息不会摔没了吧?显然,这问题超纲了,你的智商超标了。

对了,足疗店「打飞机」的空姐对着镜头交待了细节。我靠,都这时候了,黄马甲都穿上了,你让她流利背出「德布罗意方程组」都行啊。还有人在审问时问这个空姐「凭你的经验,是不是类似的场所,他应该去过或经常去?」

喂,目前最重要的问题不在于证明雷洋是不是一个「资深嫖客」,而是他怎么就死在警察的车里了呢?车内甲醛超标了吗?(当然雷洋嫖不嫖这个事实认定也是需要警方拿出过硬的证据链的,倘若人家只是路过,你们不是更禽兽了吗?)

一个公民在警察车里死了,起码得调查一下警察是否有违规行为吧,我怎么看到这两天涉事警方超然物外,在一个劲琢磨怎么写公告呢?老爸替儿子辩解,可信吗?

据说检察院介入了,会不会离真相更进一步了呢?可在我国,XXX三家好得穿一条裤子,连一根腿毛你都不能说它是独立的,何来的真相呢?

 

可能只有尸体会说话了,到时候会不会出现类似「南京宝马案」中「短暂性急性精神障碍」这样的新名词呢?我可不敢低估他们的创造力。

 

在中国,死的随机的人太多了,可又不可能每次都能掀起舆论风暴。正因为这种随机,鸡贼如我,已经在想,如果我被随机了,亲朋们该如何找到大众为我发声的爆点呢。议程设置非常关键、身份确立非常重要,它决定你能激起的共鸣有多少,讨回的公道有多少。

 

读点书、干点事、交了些朋友多重要啊,如果不是人大的学子,只是一个农民工,知乎、微博、微信上半个熟人没有,估计现在坟头已长草。所以,不能被「是否嫖娼」的议题牵着鼻子走,不能让「摄录设备损坏」的言辞蒙混过关,不能让「执法缺乏约束」成为常态,持续叩问「程序正义」、追问「执法边界」、倒逼出「完整证据链」,才能保证绝大多数无法充分发声、最底层的人群的人权。

 

现在,朋友圈都在转「警察敲门了,该做的22件事」,这种经验帖的热传,反应了每个人内心的恐慌。你不做恶,你也没有违法的动机,怕什么呢?怕的就是,他们的执法边界太宽泛了,怕的就是,开门的一瞬,你就成摆布的道具了。其实有什么用呢?更多是一种心理安慰罢了,好比我的十八套螳螂拳都打出去了,无效我也认栽了,尽力了。

 

雷洋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我在想,那一刻忍一下呢?配合警察叔叔一下呢?先坐上丫的金杯面包,再图后事呢?

 

他没有,他喊了「救命」。我猜他或许看过「解救吾先生」吧。吴若甫(原型)和朋友谈完事,走出酒吧门口,几个号称交通警察的人以「涉嫌交通肇事」为由要拷走他。在撕扯过程中,「假警察们」掏出枪把枪上了膛,为了保护朋友们的安全,吴若甫就决定跟他们走。他的朋友傻了一阵才报警。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吴先生差点被撕票啊。

 

雷洋不想成为吾先生,你说你是警察就是警察嘛?你想绑架我、讹我呀!所以,我要扯着嗓子呼救,我要报警,我要挣扎,我无法判断你是警是匪。这是电影给他的经验,也是别人身上发生过的教训。

 

如果一个公民横竖都离死亡很近,信了,就进了匪窝,折磨死;不信,挣扎几下,上车了还是死。那可真是绝望啊。或许阿 SIR 们每次穿着「老头衫」冲进足疗店,遇到的都是乖乖抱头、温良恭俭让的寻欢客,这一次题目超纲了,突然不会了,连等一等穿着警服同事到来验证的耐心都没有了,说真的,脱裤子都没这么急的。

 

有的帖子被删了,有的视频不见了,我们也讨论不久了,且改变不了事件的最终结果。但还是要说吧,起码让他们知道:咱也不是好欺负的,你那么做不行,即使你是警察。

 

作者:三表

来源:三表龙门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