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放弃美国保守派立场

摘要

这事情的一个很直接的触发点当然是川普崛起事件,这让我感觉保守派一整套历史神话被证伪,搞得我对保守派连一点尊敬都没剩下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不少人有疑问,为何我以前是保守派,现在转向为李伯儒了。我这人是不是天性朝三暮四,喜欢新鲜玩意。所以我趁着今天刚好有心情,回忆一下整个过程,剖析反省一番给大家看。

这事情的一个很直接的触发点当然是川普崛起事件,这让我感觉保守派一整套历史神话被证伪,搞得我对保守派连一点尊敬都没剩下。但这也仅仅是一个触发点而已。深层次原因是,从早得多的时候,随着我对美国左右之争了解有些深入,就已经对保守派理论发生了严重的怀疑。

说起来我对保守派各种东西读的也不算少。我之前在国内时就信仰芝加哥学派,来美国后一直支持保守派。在逐步了解美国的左右之争后非常希望右派是对的,所以细读了一些右派的具体理论,还花好几百刀年费参加过保守派智库。问题在于当我对双方的理论及美国现状了解逐渐细化之后,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了。

可以举出一大堆例子。

比如,我原先有个疑问,就是民主制度下如果不进行足够程度的再分配,当自动化,外包等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威胁到中产人群的工作稳定性,可能导致大批人对制度本身丧失信心,以至于社会出现解体,这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我是从保守派经济学家科温那里看到的,而且现在看来在美国也正在发生。之后我颇读了些保守派方面对此的回应,基本上一类是闭眼否认现实,拿上一次工业化的经验套用,强行argue说历史一定会幸福的重演。还有一类是,承认这是个问题,但提出有好办法解决,可以既保证不搞再分配,民主社会也不会解体。然后我兴奋的去读这到底是什么高招呢?原来是:对全体公民进行教育,从娃娃抓起,建立起愿赌服输,不做sore loser,不妒忌winner,人生豪迈不过是从头再来的理念!当然,当时我仍然坚持保守派理念,但仍然忍不住想:这他妈能行吗。。

再举个例子,对于“福利养懒人”的说法,我也一直有怀疑。我亲眼见过处于隔离状态的亚特兰大黑人贫民区场面。那里的人就算想找个工作,不说别的,搭公交到达工作地点往往要一个半小时以上,不但车次极其稀少,而且要多次倒车,相当痛苦。我就想如果出钱搞搞公共交通,虽然是福利,但让这些内城穷人上班方便一些,那不是只会增加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吗?美国保守派反对公交,有没有问题?后来就读到一篇保守派经济学家论述为何公共交通应该缓行的文章,其提到的理由有二。其一,别以为公共交通帮助了穷人,因为现实情况是使用美国公交系统的大部分都是纽约的有钱人。其二,公交系统费用很高,与其搞公交,算下来还不如给穷人每家买辆车合算。看到这个我觉得实在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这根本就是猪八戒倒打一耙的逻辑。比如说第一点,美国现在公交系统没有帮到穷人,难道不正是亚特兰大这样的地方不给穷人建公交的直接后果吗?而全国的公交集中的纽约,又都是有钱人(其实只是中产及以上,只不过纽约生活费用和工资都高些,在外州看似乎有钱)在用,那不也正是因为在公交预算上对穷人居住地区考虑较少的体现吗?不给穷人建公交-穷人坐不上公交-论证公交没有帮到穷人-不必建公交,这样的逻辑链该怎么描述,无耻?再说第二点,公交费用高主要指纽约公交系统低效,浪费严重,这个不假,这里面存在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但这不等于说在亚特兰大这样的地方建设公交就必须得重复这些历史错误。而且这还不是最让我觉得奇怪的,最奇怪的在于作者“搞公交还不如给每家穷人买辆车”这个说法——这个说法本身对错可以讨论,但是,保守派什么时候愿意给每家穷人买辆车了?奥巴马政府给一些穷人发了手机不都被骂的一塌糊涂吗?既然你绝不可能同意给穷人买车,又凭什么拿这个来否定办公交呢?

再比如,美国保守派反对流产,认为从受精卵开始就是生命,流产就是杀人,这种观点我一开始就觉得非常不能理解。但保守派声称这是一种信仰,当然也不容易争论。但真正让我奇怪的问题,不在于流产,在于避孕。几年前科罗拉多州做了个实验,免费帮助青少年女性进行主动避孕-带避孕环。其好处是带避孕环后意外怀孕的风险降为0(其他方式,比如靠吃避孕药避孕的问题是忘记按时服用的可能性很大)。只有当下决心怀孕后再取出避孕环,才能怀上。这样的做法可以说是两全其美,即减少了青少年怀孕而导致的社会问题,也避免了流产。但是当州议会讨论公共财政出钱推广这一项目时,则遭到了保守派议员的反对,其理由是——没有了怀孕的恐惧,会助长青少年滥交行为,what the fuck!

这样的例子我真是可以越举越多,比如传统基金会的经济学家声称,美国税率超级累进,富人交税的比例远高于穷人。进去仔细一看,原来是只考虑了联邦收入税,甚至没有考虑联邦payroll tax,更加没有考虑州或更低级的各种税费,例如消费税。而把一切一切税收均纳入考虑之后,美国的税制其实是相当平缓的。穷人的税率并没有更低多少。只拿最progressive的联邦收入税说事儿,是一种显然的不诚实。

这种问题成年累月的,且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在积攒。但是最后的三根稻草,是下面三个问题。

第一个是气候变暖问题。保守派坚持对此持否定/怀疑论态度,或者说气候没变暖,或者说与人类排碳没有关系,或者说危害不大。我很希望保守派所言为实,但一直难以下结论。最终,在此事bother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决定仔细查看一下保守派到底提出了什么论证,而自由派又是如何回应的。两相比较,谁对谁错会清楚一些。进行一段时间的考察之后,我的结论是,虽然说我对气象学不懂,但保守派的论证之糟糕是不必懂很多气象学也能看得出来的。比如说roy spencer这样的怀疑论大员,在他那张著名的,用来声称气候学家对全球变暖预测错误的图中,玩弄数据进行误导以欺骗世人,而这张图又明目张胆的在国会听证上被展示。而在中国国内的著名保守派网站“海德沙龙”上,我更是发现了一篇奇文,这篇奇文拿出一张图论证,地球史上多少年的温度比现在都要高,所以无需担心。问题在于,这篇奇文里提供了此图出处的链接,我点击进去之后发现,那个链接对应的文章,竟然是专门指出为何此图为误导,不能作为怀疑论论证据的!

后来我发了一些反怀疑论,支持全球变暖共识的微博,有一些保守派朋友表示异议。我发现有一种情况比较常见,比如,一位朋友回复给我一本怀疑论电子书的链接,我当时感觉没有时间看这么厚的一本书,就请他举个例子,指出这本书里他觉得很有力度的一个具体论证,我再有针对性的研究其可靠性。结果得到的回答大概是,他也不知道具体,也看不太懂,只是觉得这里的争议很多,云云。我想这不就是在回避问题吗?既然这样,又何必推荐书给我呢?

第二个是枪支问题。我对这个问题关注了好几年,了解的事实逐渐增多,但最终让我觉得事情清晰起来的是去年看到的这样的两组统计数字:因枪而死者中,对于黑人,8成是他杀,2成是自杀。对于白人,8成自杀,2成他杀-正好相反。同时,黑人72:24主张控枪,白人57:40主张拥枪。看到这些数字,我觉得一切事实全部串起来了。枪支问题本质是美国种族隔离问题的衍生后果。而黑人今天的处境也不是因为什么不自强奋发向上。美国的种族仇恨其实一直也没有停止。这事儿的细节要展开可以说甚多,我只能以后专写一文。

第三个是美国住房管制问题。了解一点美国的人都知道,这实际上才是阻碍美国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能在哪儿建房,建什么样的房,管的很死,决定权一般在很底层的社区(日本的规划权在中央政府)。这事儿左右派都有人搞错。左派的问题是,不少人(纽约,旧金山此类人比较集中)以为限制建房是在斗争大地产商,允许建房就会危急少数族裔租户。前一点大错特错,后一点我有一点儿同情。但令人奇怪的是保守派,保守派竟然也反对减少规划限制,其理由是:保持社区自治,社区有权维持原貌!这是什么意思呢?说白了就是,绝不能让社区内的房子供给充足变得便宜,以致于黑人老墨啥的也能住进来。所以什么经济自由也不要了,任何人都能否决自己邻居建什么房子。这件事我也不展开,但推荐一本书,网上很容易找到:The Rent Is Too Damn High: What To Do About It, And Why It Matters More Than You Think by Matthew Yglesias。

再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些问题对我从前的保守派立场影响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对于住房管制问题,我可以批判说这不是保守主义自由市场观念的错,而在于美国保守派没有坚持他们“本该”坚持的观念。对于气候变暖问题,也没有任何理由说保守主义的任何信条要求你在面对自然灾害时自我欺骗而不采取相应措施(实际上碳税很符合保守主义)。

但是另外一些问题显示的站队问题就严重得多,例如民主国家与再分配的关系。既然我已经认定不搞相当规模的再分配(其方式可以讨论),民主社会就可能解体,对我来说,可能性就只剩下,一个(经济政策)不保守的,但拥有民主自由的社会,和一个保守的专制社会(中共国,皮诺切特)。在这种二选一下,我只能选择前者。

再比如种族问题。如果你认定了黑人外部条件不错只是自己不努力,那当然你可以良心自在的接受保守主义。但如果像我这样,已经被我看到的事实说服,认定黑人当前的处境,主要是几百年奴隶制+种族隔离+社会制度和文化歧视的后果,连所谓“不努力”事实本身,体现的都是一种单靠自己无法改变的外在条件约束,则在不放弃良心的前提下,只能接受很多社会正义的主张(具体是哪些主张,各自效果如何,可以再讨论),至少是抱有真实的同情感。

回头看来,当年一开始支持保守主义,完全是因为一些随机的原因。事实上当时连英文都看不太明白,对美国一窍不通,只是因为在国内先听说了些张五常觉得挺有意思(其实那时完全没有任何能力去靠谱的评价那些理论),又听说干掉苏联的里根是个保守派,干掉萨达姆的小布什也是保守派,等等。所以说这是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或者偏见。对于自己的这番经历,虽然中间的观念转变时有过一些不适感,但回头看看自我感觉良好,因为这毕竟说明我还有能力挑战和修正自我,不会在偏见中无法自拔。

当然,这也是我自我努力的一个结果。不敢说自己智商有多高,但在美国问题上是下了点功夫的。也幸亏在美国,没有大墙封锁,上网很自由,查找各种资料非常轻松。来美国这些年,多了不敢说,每天平均有三小时花在这事儿上面是肯定有了。自从我放弃美保观点后,网上骂我的孩子们不少,他们对美国的事情无知程度看来和我当年刚到美国时也差不多,大部分人压根没来过美国,有些在美国住了几年但英文读顺了没有也是天知道,所以我也并没有指望他们能很快被我说服。但我希望我这种从一套观点体系内部发现问题,进行推翻并重建的思路,能对其他人有些意义。

 

摘自: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3981097049422214&jumpfrom=weib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