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慧困局与陈宝成陷阱

摘要

谈宪 政头头是道,谈改良信誓旦旦,谈革 命避之不及,纵横家不死,只是换了营生,换了纵横的主题。行动者如唐慧、陈宝成,要保卫家庭、保卫家乡,最难的还不是官府,而是来自民阵里的冷箭。陈宝成绝望之下要“杀”,可苍天之下,杀不完。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宋志标/文

陈宝成的简历如下:山东平度人,法大毕业,曾在南都呆过,现职是财新记者。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是,他被当地警方以非法拘禁罪逮捕。警方认为,他在抗迁中伙同另外几名乡党扣押了一个钩机的司机。这位司机自称来处理拆迁垃圾,陈宝成断定是来强拆。
但这是警察设的一个局,先让司机突进,陈宝成与乡亲不反抗则强拆,反抗则顺势引他们入局,警察再以准备好的罪名拘捕这些钉子户。所以,当陈宝成他们扣押司机报警处理时,整个山东110都拒绝回应。这就像他们几年来对付陈宝成的那样。
陈宝成连同其乡亲保卫家乡不被非法强拆的事情,诸君可以在微博上搜索得见。尽管逮捕陈宝成属于相激而成,但对坚持温和上诉而遭拒斥的陈宝成来说,放弃幻想,准备战斗,这未尝不是求仁得仁。一介书生,用尽了平生所学的法律,虚妄褪尽,终归是不信。
激变前几天,陈宝成在微博上发出悲鸣:苍天已死,杀。孤立无援的抗拆迁、奸猾朋辈的无耻出卖、官府阴险的离间算计、大众网以及网评员疯狂的污名,一点点掏空陈宝成对法治的耐心。抗命已经很久了,认定法治已死,陈宝成跳进歹徒布下的法网。
最先支持陈宝成的,是媒体界人士,另外的围观者大多还在观望,选择态度。而这些支持者中,很有些人还没从谴责唐慧的情绪中解脱出来。他们也许没有意识到,对陈宝成的态度,又将落入唐慧的问题上。如果你反对唐慧,你又将如何支持陈宝成?
陈宝成与唐慧的相同点是,他在长期的抗争中,给平度及其上级官府制造了相当大的“不稳定因素”。大众网总编指挥手下抹黑陈宝成的群记录被曝光,证明当局视陈宝成为心头大患,是维稳抓手,必须除之而后快。像唐慧那样,陈宝成让“法治”没能赢。
如果认为唐慧的过度上访、纠缠司法机关、头撞公墙等行为扰乱了秩序,甚至给法官施加了不适当的压力,要谴责她破坏“法治”。那么,当支持同样是只想自己赢、却不给法治赢的陈宝成时,这同一拨人到底在支持什么?这种快速溜边大法就没有丝毫不适?
如果说,是为了私谊,那是可以的,即便这站不住脚。那边厢,在唐慧那刚刚猎取了“理中客”的批判成果,转到陈宝成这边,就成了私谊的纯赞助,这个突兀的话柄要怎样圆场才能不那么圆滑呢?有人指责这是搞二元论,可没人回答上述精神分裂。
沿着陈宝成抗拆记这条线往前捋,可以望见宜黄拆迁自-焚者的伤疤、望见唐福珍的墓碑、望见杨箕村李洁娥跳楼自杀后警方抢尸的混乱、望见重庆钉子户吴平的孤岛苦守。强拆的死亡名单上,几乎全是不服从的女性。陈宝成步其后尘,学法用法都不成,终于抗法。
也有意识到不对劲的,谴责唐慧的一些人在陈宝成事上不置一词。这种取态提高了冷漠的准确定义:冷漠,也许不止是一种情绪,更是一种由攻击转入防御的自我保护。同样是底层的人,一部分人遏制另一部分人,来没来得及擦净血迹,又要去亲吻“正义”。
只有像被设局逮捕之前的陈宝成那样的人,才想借助法治赢。但第一波出来捅他刀子的,是警察还是法官?都不是,只是打手而已。在哪一桩私人想要赢得法治中,没有打手呢?法治只是观虎斗,俯视底层的相互倾轧与否定,然后看帮闲拎着尸体前来投名。
只从拆迁血案上可见,这些年来,拆迁户之间的战争比官家的强拆更惨烈。李洁娥跳楼自杀,没几个杨箕人感到痛心的,欣慰的倒很多:终于少了一个分钱的障碍。在广州冼村、潭村的楼上,挂满了谴责钉子户的红绸子。法治若是魔鬼,它要的是制造内斗,而不是赢。
谈宪 政头头是道,谈改良信誓旦旦,谈革 命避之不及,纵横家不死,只是换了营生,换了纵横的主题。行动者如唐慧、陈宝成,要保卫家庭、保卫家乡,最难的还不是官府,而是来自民阵里的冷箭。陈宝成绝望之下要“杀”,可苍天之下,杀不完。

延伸阅读
陈宝成:七年土地维权,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抗强拆记者陈宝成4月份曾撰文,称2013年,土地维权第七年,“酸甜苦辣俱尝遍,威逼利诱不待言”。他通过微博、博客等自媒体发布本人及家乡父老土地维权的消息,获得网友众多转发评论;有网友不远数千里亲临现场调查了解并发表见解。他深知,网友们是出于对我的信任而认可、支持我,要通过文章给大家一个说法。(点击文章末尾阅读原文即可查看)

针对陈宝成事件另摘录一些观点如下:

@吴稼祥:假如一个强盗到你家抢劫,你把他反锁在室内,然后报警。警察来了,说你非法拘禁他人,将你拘捕,你会怎么想?警匪一家呗。

@罗昌平:法治记者陈宝成不小心掉入了“维权陷阱”。他原本只是维护财产权,不仅不保,反而再伤人身权。这个陷阱一如黑洞,不知吞噬了多少公权求助无门而转为私力救济的维权者。

@李会清律师:作为陈宝成律师说明如下:①涉案拆迁项目至今未取得拆迁许可证,属违法拆迁,抓捕犯罪嫌疑人并将其暂扣的行为属依法扭送。②涉案司机系有主动留下的可能。 ③自始致终,陈宝成一直是想将司机交给警察。④司机完全有脱离现场的条件。不法侵害已经停止,不再适用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法律上的留置适用物而不是人。

@何兵:关于陈宝成之事,个人意见应当先由记者们先行将事实发掘出来。在事实未得澄清之前,法律界不宜表态。

@甄西月:陈宝成的合法做法:1、报警,如果警察不来,可采取如下办法之一;2、直接扭送公安机关;3、了解情况后将司机释放,留置铲车。不法侵害已经停止,不再适用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法律上的留置适用物而不是人。

@贺卫方:我跟宝成交往多年,他为人诚恳谦和,最有正义感。他为维护自家和村民的合法财产权利而抗争多年,常叹息小民在权势面前的无力。现在处境如此,我们很希望有关部门展示真相:已被拆坏的建筑中是否还有户主的财产?如有,何以直接派推土机毁灭它们?陈报警后公安何以漠视不理?

来源:罗昌平的微信

链接:http://mp.weixin.qq.com/mp/appmsg/show?__biz=MjM5OTgxOTQwMg%3D%3D&appmsgid=10000516&itemidx=1&sign=8fc6ab90697d884494f150765ff06b00&scene=3#wechat_redirect

摘自: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810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