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他国政局动乱的不良心态可休矣

摘要

对埃及的幸灾乐祸是为时过早的,是没有客观根据的。对埃及的幸灾乐祸的实质是不想搞宪政民主,是对专制不自信的必然反应。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300000876508129765374850163

(共 识 网 配 图)

 

在中国政治发展过程中,不管政治进步与否,个别人都有一种不良心态,即幸灾乐祸心态。这种心态,来自于传统的专制自信。当自己行,别人不行的时候,那就是耀武扬威的自信,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抓鳖。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是小事,普天之下跟我走才是大事,世界当头,舍我其谁也。当别人行,自己不行的时候,也要摆出自信的心态。

在毛泽东时代,本来中国不行,经济倒退,政治倒退,文化倒退,社会争斗,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都以阶级斗争为底色,可就是这样,毛泽东也会说,自己很行,中国人站起来了,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资本主义社会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国社会主义的人民生活在幸福生活之中。

改革开放,生活好了,这次中国真的很行,可打开国门一看,中国经济行,政治还是不行,于是在政治上就强调社会主义民主是世界上最好的民主,对此要有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在自信的过程中,经历了苏联东欧巨变。中国人因此更加自信,因为苏联东欧巨变之后经济有一段时间不景气,人民的生活水平下降,人民对巨变之后的政治经济不满意。中国就有人说,苏联东欧失败的教训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凡是走资本主义道路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可是苏联东欧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之后,生活好了,人民幸福了,人们活得有尊严了,而且在政治上的发展保障了人们的尊严,政治的发展也限制了公共权力,从而扩大了苏联东欧国家的自由度。一些人突然发现苏联东欧已经不能再比了,一比幸灾乐祸的底气没有了。

原有的幸灾乐祸的对象没有了,总会找到新的对象,于是人们把目光转移到伊拉克,美国打倒了萨达姆政权,这让一些人很气愤,觉得美国真可恶,到处干涉别国内政,真不是个东西,但不是个东西也没有办法,那就看萨达姆倒台之后产生的政权如何收拾美国留下的烂摊子吧。一个国家新政权产生,总会有乱的时候,也会有乱的过程,人们看到了伊拉克新政权产生之后暗杀来了,汽车炸弹也没少,伊拉克人民缺衣少药,食品短缺,民不聊生,今不如昔,经济混乱,政治动荡,社会不和谐, 宗教派别之间互相仇杀 。美国把伊拉克打下来,治理不了伊拉克,伊拉克政权也管不了伊拉克,这一下,一些中国人又开始高兴了,你看,美国打下的伊拉克政权不行,新政权搞了民主更不行。伊拉克着实在一段时间内让一些中国人在意淫中获得了满足,取得了精神快感。但是突然有一天,人们又发现,伊拉克新政权建立十多年之后,伊拉克人民的经济生活、政治生活比萨达姆执政期间相比,更好了,关键是人民在政治上有价值有尊严了,新政权知道他们的价值在于为人民服务,否则就会被人民选下去,这一下又打了中国人一个耳光,而且很响亮。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不如中国人的地方和国家,于是,人们转向了非洲,近几年非洲很有热闹可看,埃及穆巴拉克政权倒台了,突尼斯本·阿里政权倒台了,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倒台了,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也摇摇欲坠,倒台的和正要倒台的政权都乱了套。更有意思的是,埃及军方推翻了新总统穆尔西。一些人又高兴了,看来民选的总统也不行。有意思的是,民选的总统被军方推翻,民选不如枪杆子厉害,还是中国风景这边独好。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1年2月11日,执政30年之久的埃及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迫于民众示威浪潮下台。穆斯林兄弟会候选人穆罕默德·穆尔西在次年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胜出。2013年7月3日,穆尔西执政刚满一周年之际,埃及军方宣布解除穆尔西总统职务。一年多前,民众在首都开罗解放广场把穆尔西当作"革命"英雄拥护,对政治和经济等变革充满期待;一年多后,民众在同一座广场要求穆尔西下台,不满国内日益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

但是也不能因此就高兴太早,更不能幸灾乐祸太早,幸灾乐祸太早,幸灾乐祸过头,最后吃后悔药的一定是幸灾乐祸本人,这个世界的问题是,世界什么药都能买到,唯独后悔药买不到。

其实衡量一个新政权的好坏需要一个基本标准,基本的评估指标,如果离开基本的标准和指标,那幸灾乐祸就没底线了,这些评估指标或标准基本有以下五大要素,即:数人头、规则、时间、生活和权利,具体分析如下:

第一、数人头;

数人头就是进步,如果新政权产生之后,不管开始多么乱,新政权以数人头代替砍人头,新政权就有了存在的基本合法性。人们经常看到的事实是,专制国家以恐惧为原则,以谎言为国策,以暴力为后盾,不服从者则斩,以砍人头的方式巩固政权。这也不得不迫使新政权以暴力的方式获得,比如伊拉克和利比亚,但也有以相对比较和平、流血率低的方式获得,比如埃及和突尼斯。穆尔西上台是数人头,下台也没看见砍人头,这对埃及来说是百分之百的好兆头。

第二、规则;

规则由宪法确定,规则由民众参与制定,实行宪政民主。民众参与新政权规则的制定表面上很乱,但是能从乱中求稳,最后达致动态和谐稳定,这就是宪政民主的辩证法。穆尔西上台之后就搞了宪法,而且对宪法进行了公投。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2年6月,埃及开始新宪法起草工作,并使新宪法草案初稿于10月10日公布。11月30日,埃及制宪委员会投票通过宪法草案最终版本。在12月举行的公投中,新宪法草案最终以63.8%的支持率获得通过,尽管参与投票的人数只占总选民人数的32.9%。宪政民主的成功与否,还需要与这个国家的国情、民众的政治文化、经济条件和政治条件相磨合。宪政民主给新政权以新的合法性,如果没有民意的支持,单独由军方推翻新政权,是没有合法性的。退一万步说,军方推翻新政权,也没有发生严重的暴力流血冲突,也没有埋下永久性仇恨的种子,这在客观上有利于新政权,也有利于维护军方本身的权威性。

第三、时间;

任何新政权的产生都不能以一年两年为衡量新政权稳固与否的指标,伊拉克政权十年之内经济发展,政治获得了稳定。苏联东欧也经历了十年的磨合期。所以考察埃及新政权也需要十年的时间。对于埃及来说,也如同其它的国家一样,新政权如果沿着宪政民主的方向走,十年的时间已经足够。

第四,生活;

任何新政权,都必须改善人民的生活,生活改善了,人民就会在短时期拥护新政权。穆尔西上台后,也以改善人民生活为己任,他针对埃及社会的长期问题提出一系列承诺,涉及安全、能源、环境卫生、食品补贴和交通等,但是穆尔西所承诺的大部分目标一年后没能实现,经济形势没有改善,生活负担甚至更加沉重。但是,生活的改善也需要有一个时间指标,也应该给新总统十年的时间,只是埃及人民等不及了,十年太久,需要只争朝夕。这一点,新政权做得不好。

第五、权利。

经济生活即使改善,也是暂时性获得公民支持,要获得永久性的公民支持,还需要彻底保障人权,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从军方推翻穆尔西总统的过程来看,公民权利是得到保障的,选举游行示威权利并没有受到严重破坏。

穆尔西政权虽然在这五个方面做得不尽人意,但宪政民主的架构已经基本建立起来,除了生活还没达标外,其它四大要件至少及格。埃及新政权已经走上了宪政民主之路,穆尔西政权的倒台,也主要是民意的结果。只要走上了宪政民主之路,谁下台谁上台都是政治发展过程中的正常现象,地球离开谁都转,埃及离开哪一个政权都会正常运转,只要选票在手中,公民权利得到保障,人们可以选下一个总统,也可以选上一个新总统。因为政权不再从属于某个领袖、某个组织、某个集团,政权是公共政权,是为所有人服务,是所有人的服务工具。政权要以选票为依归。

综上所述,对埃及的幸灾乐祸是为时过早的,是没有客观根据的。对埃及的幸灾乐祸的实质是不想搞宪政民主,是对专制不自信的必然反应。

 

摘自:http://muran.blog.21ccom.net/?p=62&bsh_bid=2552907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