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一个瓜农的中国梦

摘要

这个叫邓正加的瓜农,不过想把瓜种得甜一些,收获多一些,快快把西瓜卖完,好回家吃饭。这是他的中国梦。你连一个瓜农的梦都保护不了,怎么坐下来跟我们谈中国梦。对你的人民好一些,对你种的瓜珍惜一些。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最后,治大国如种西瓜。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一个瓜农,凌晨三点钟摸黑起床摘西瓜,五点钟与老伴一起装车出发,七点钟到达县城摆摊叫卖,十点钟被城管没收了秤……五十分钟后,太阳照得那些西瓜娇翠欲滴,瓜农面如死灰、气绝身亡。

瓜熟蒂落,尚需四季,一条人命,何须几秒。

收走一条人命这么容易。那些城管卷土重来时,没想过围殴的是一条人命,他们看来,人命如瓜,顺手摘去,没什么大不了。所以他们说“要打就打死”……这样的故事,我的祖国,每一条崭新的大街都历练过城管的掩杀,没见过这掩杀,哪好意思说自己进过城。竟有些麻木了。如果你一定要寻找点寒凉的新意,抬头看去,瓜农尸体的侧上方有一枚招牌,“城市管理示范街”,是的,就是示范给你们看。

是的,城管并没有殴打瓜农,瓜农只是突然倒地身亡。临时性强奸,调整式涨价,礼节式受贿、保护性拆迁,通涨型紧缩,轮流发生性关系,突然倒地身亡……是的,不是城管殴死了瓜农,杀死瓜农的是西瓜。

或者,那个瓜农正要去殴打城管时,突然想起自己为了省钱还没吃早饭,哦,肚子饿,很饿……然后就饿死了。

这个《宪法》上清白写着“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工人下岗了,农民失地了,好歹种些西瓜,竟莫名其妙死了。我这么说,肯定要被骂成汉奸的。可是我的朋友,同济大学的王晓渔想起《小兵张嘎》,小兵张嘎在路边摆摊卖瓜,看到胖翻译官走来,居然没有拔腿逃跑,而胖翻译官只是蹲下来吃了只西瓜,一没有驱赶,二没有收苛捐杂税,更没有把卖瓜者殴打致死然后抢夺尸体。现在想想,《小兵张嘎》完全是一部美化敌人的反动电影。

别说封建王朝贪腐了,《大明律》写着:王府不许擅自招集外人凌辱扰害百姓,擅作威作福打死人命及强取人财物者,先行追究设谋拨置之人,攘夺财物致伤人命,除真犯死罪外余人等发边卫充军。

也别污辱城管是拿牌照的黑社会。香港黑社会入洪门誓言第三十一誓:勿恃我洪家人多,倚势欺人,横行霸道必须安分守己,各安职业,如有恃众欺人者,天也难容,死在万刀之下……你去抢西瓜杀瓜农,黑道都要找报馆记者跟你撇清关系的。

每当批评城管,就会有一脑子沼气池的家伙冲上来说“难道小贩违章占道没错吗”。即便你脑腔是一洼沼气池也得冒点火花吧——违章占道就得把人打死,你违章占道开车是不是该被爆头?然后你就说:“没看到城管也被打被刺吗”。问题正在这里,这样一个互戗互杀,既无法律依据实际效果无比恶劣城管制度,还不该换以文明的方法吗?

总不相信合法的执政,却迷信暴力的弹压。昆明城管围殴群众,连云港城管围殴群众,沈阳城管围殴群众,成都城管围殴群众,延安城管爆踩群众……请问,这是百团大战吗。

 

让你走群众路线,你却走暴打群众路线。比环卫工人还仔细打扫每一条街,比日本鬼子还要扫荡彻底,比本拉登还要神出鬼没,比泼皮牛二还要纠缠不休,比湘西赶尸队还要阴森。抢尸,你没杀人,动用数百警力抢尸做什么?这就违反文明底线了。要知即便封建王朝,偷尸者,死罪。

连尸体都要抢,这是一个缩影。你发现没有,到处在以各种方式掠夺财产,从亿万企业,到一枚西瓜,从商海死囚,到无名瓜农,区别只是有时用城管抢有时用法院抢有时用银行抢,有时候用变幻多端的政策抢。

那些“在商言商”的大佬们也发些声吧。在祖国,人人都没安全感,要知道,今天你选择沉默,明天抢你所谓的“商业帝国”,如抢西瓜。

少来点张牙舞爪的励精图治,多来点休养生息的安民政策。让企业家知道偷盗与生意的边界在哪里,让职员知道上升的管道而不是行贿的卡号在哪里,让学生知道招聘的门而不是潜规则的床在哪里,让农民知道回家吃饭的路而不是饿死投胎的黄泉在哪里。别在庙堂之上高谈阔论,如果文明只有一个世俗路牌,那去菜市场,如果本朝要画一幅传世的浮世图,还敢不敢画宋朝那熙攘中透着恬淡的《清明上河图》?猫眼网友感叹,怪不得清明上河图卖得这么贵哟。

与此同时,人民日报还在教青年要静心、静气,不争执不焦虑。帝都连青年人的群租都禁废掉,瓜农连生命不保,静你个西瓜的心。

这个叫邓正加的瓜农,突然倒地身亡了。这个国家有太多的突然倒地身亡,一个瓜农可以突然倒地身亡,一个国家呢……

这个叫邓正加的瓜农,住在临武的山上。他不过是想把瓜种得甜一些,收获多一些,快快地把西瓜卖完了,好赶回家吃饭。这是他的

中国梦。他对他的西瓜是很珍惜的,你为什么不对他珍惜一些。你最好先保护好一个瓜农的梦,我们才坐下来谈谈什么是中国梦。

对你的人民好一些,对你的瓜珍惜一些,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最后,难道你不懂,治大国如种西瓜。

瓜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