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守最后的底线 / 闾丘露薇

摘要

我们从自己做起,把愤怒变成压力,因为说爱太缥缈,但是说到尊重生命,这是不是能够成为一个最基本的底线,不能再低的底线,也许这样,这个世界就会变得稍微好一点点,暴虐就会少一点点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编辑说,谈谈最近的新闻吧,从机场用炸弹自残的上访者,到北京被摔死的女孩。我想了一个晚上,不知道从何谈起。

只要搜索一下网络,你就会看到太多类似的故事,还记得2010年4月29日吗?还记得发生在江苏泰兴的幼儿园砍人事件吗?还记得有多少人受伤吗?我还记得,2004年8月4日,我在北京采访一起砍杀幼儿园学生的事件,15名儿童和2名老师受伤,一人死亡,凶手是幼儿园的门卫,用一把菜刀;我还记得03年,一名下岗工人冲入路透社北京办事处要求媒体报道他的遭遇,和北京机场的冀中星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拿的是假炸弹,当时,我也在事发现场采访,因为那个时候网络还不普及,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在别人的生活中,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甚至成为不了谈资。

编辑说,谈谈为何我们这个社会缺少爱吧。我总觉得,在一个对于生命从下到上都缺少尊重的地方,谈爱有点奢侈,或许我们谈谈,为何他们对于生命是那样的不在乎,是谁让他们不那样的在乎。

(图注:冀中星的家。警察已经将其电脑主机查封。东方IC供图。)

看到一个中国官方的数字,从1970到2010年,中国总共发生了2.9亿次流产手术。这让我想起去年做的一个关于人工流产的专题,播出的时候对当时人经过了画面和声音处理,因此对于观众们来说,他们的讲述听不出任何情感。

但是当我和他们面对面的时候,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情绪,有一个女孩,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在为那个消失的小生命而感伤。

其他的被访者,有的后悔这样的举动可能会对自己的健康带来的伤害,有的则在那里反省自己对女孩的不负责任。不管是他们还是她们,那个可能的生命,显然从来没有存在过他们的生命之中。

不过,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在一个到处可以看到人流广告,可以透过大气电波告诉大家,只要十分钟,一切就可以当没有发生过的地方,在一个强制流产属于合法合理行为的地方,要让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人,能够对生命有细腻和柔软的感受,那是多么不切实际的事情,因为生命已经被异化了。

如果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曾经遭受过暴力对待的话,长大之后,往往会倾向于用暴力解决问题。这些人的父母,用暴力,包括身体以及语言暴力来树立自己的权威,禁止孩子发出自己的声音。当这些孩子在压抑中长大之后,对待自己的家人,很自然的使用同样的方法。当面对问题和冲突的时候,他们不懂得如何用语言去沟通去表达去说服对方,最重要的,是不懂得如何尊重别人,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父母没有向他们示范过,父母只是教会了他们一样东西:那就是拳头。

如果家庭背景会让一个人变成这个样子,那社会和政府是不是同样对人产生影响?比如政府教育学生,革命就是把敌人的肉体消灭,战争是迈向正义和平的手段,这个世界总是强者生存,落后就要挨打;社会的主流价值认同不择手段,适者生存,对弱者缺乏同情心,觉得这些人只不过是懒惰的失败者。

于是,产生出这样一群人,他们充满了被害者情结,无法用宽容平等的胸怀和外界交往,总是想尽办法要把别人抛在后面,担心自己的利益会被其他人瓜分。

在比如,政府从来为不自己不尊重生命的行为道歉和承担责任,一次又一次,于是大家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习惯,习惯了在事情发生之后,校舍倒塌,校车事故,矿难,天灾,甚至执法者的暴力执法,渐渐变成这样一种模式:不断的义愤填膺,而且让自己变得愤怒的门槛,在不知不觉中提高,有些事情,甚至已经激不起大家的愤怒了。就好像冀中星的故事,如果不是因为他出现在机场,那他的名字,和他的博客上伤残的身体一起,淹没的无声无息。

伤害他人的事情,每天都在这个地球上不断的在发生,也有人选择自残的方式,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绝望,也因为这样,看到这些日子的新闻,不算太惊讶,因为,如果惊讶,那是我们太善忘了。

唯有期望,我们每个人,如果觉得惊讶的话,那就多点反省,多点从自己做起:心里面不要只有一个大大的“我”,和暴力说不,和自私的主流价值说不,给别人一点空间、一点尊重。可以因为对生命的尊重,我们对于不尊重生命的任何举动,不管是个人,社会,还是政府,能够保持感到愤怒的能力,不让自己变得麻木,努力的零容忍。如果让恶继续承载恶,每个人都是另一个人的地狱。

我们从自己做起,把愤怒变成压力,因为说爱太缥缈,但是说到尊重生命,这是不是能够成为一个最基本的底线,不能再低的底线,也许这样,这个世界就会变得稍微好一点点,暴虐就会少一点点。

 

摘自:http://dajia.qq.com/blog/3004810946402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