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是骗子还是反腐英雄

摘要

不用统计学,我们可以推测出高官纷纷落马的原因——他们后台不够硬,才求助於王林。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江西萍乡商人王林靠耍蛇、表演气功和看病等手段,结交高官、明星。对此旁观者可以鄙视,但不能说“欺骗”,因为没有受害者主张。如果有女明星出来表示被骗财骗色,另当别论。以科学观点来看,王老吉“降火”是虚假宣传。好在生活不仅仅是科学,科学同样永远无法证明LV包包值那么多钱。

 

有些人不满足于批评具体的人和事,动不动就上升到普遍规律的层面,以示卓尔不凡。同样宏大叙事,也有不同路数,有人真心诚意,有人浑水摸鱼。1930年代初胡适批评国民党,几乎掉了脑袋,幸亏美国友人施以援手。鲁迅不批国民党,专批国民性,赚得盆满钵满,撇下糟糠妻,搂着女学生,过着陈世美一般的幸福生活,封建已被打倒,不用再承担狗头铡伺候的风险。今天鲁迅的徒子徒孙们继续作恶,拿着体制的工资,摆出一副愤世嫉俗的嘴脸,血口喷人,喷祖宗。

 

随便在网上找一句:“中国文化虽然有五千年的历史……因为中国文化缺乏真知真理特征,各种神秘主义就大行其道,并且没有其它力量来纠正。因此,李一、张悟本、王林这类骗子大师就层出不穷。”这话很能说明问题,子孙不肖,责怪祖宗不贤。

 

什么叫真知真理?如何获得真知真理?西方哲学两千多年来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莫衷一是。上世纪卡尔·波普尔出来盖棺论定——科学命题可证伪,不可证实。鲁迅(追根朔源是传教士)的徒子徒孙们不读书,或者读书不动脑子,死抱西方古籍,沉浸在虚妄的真理幻觉中。中国古代经典不议真知真理,所以没有那份虚妄。

 

中国古代有神秘主义,全世界都有,但中国的经典当中神秘主义成分极少。孔夫子不仅不言怪力乱神,而且《论语》当中孔夫子经常说:“…吾未见…”,圣经、塔木德、古兰经当中有这么自谦的句式吗?这不仅反映孔夫子本人的理性务实态度,还反映孔夫子的弟子门生,以及两千多年来所有儒学崇奉者的偏好,偏好是秉性的反映。中国古代的神秘主义主要活跃在民间,和宗教一样,它具有心理治疗的作用,但士绅阶层和官方,一直对神秘主义是保持距离,抱有极高的警惕心,这是犹耶回三个政治性宗教在古代中国传播困难的原因。

 

为什么当代中国怪力乱神兴风作浪呢?如果缺乏全球视野和人文涵养,又只看他们所打的旗号——气功、武术、中医、道教、佛教,会误以为这是中国特有的、土生土长的现象。其实那不过是欧美流行的特异功能、催眠术改头换面而已。只不过人家身处法制社会,出风头还行,不敢玩过火,更不敢用于坑蒙拐骗、谋财害命。

 

当代中国怪力乱神兴风作浪并不孤立,苏联极为类似。赫鲁晓夫时代起,苏联把研究特异功能当成国家行为,原因有二。一方面,领导层感到局限于正常的科学研究,跟不上美国的发展步伐,想走捷径,弯道超车;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哲学灌输摧毁了科学方法——批判性思维,削弱了对伪科学的甄别能力。

 

再说在社会科学领域,西方国家也存在大量不科学的学术活动,比如罗列统计数据,然后用数学模型包装一下就变成“理论”。举个例子,胡长清、宋晨光、刘志军等等与王林大师有过交往的高官纷纷落马,出事的概率远高于王林不认识的官员,能不能由此推导出王林是反腐英雄呢?常识告诉我们不能,但很多靠统计数据得出的结论却是这么来的。

 

不用统计学,我们可以推测出高官纷纷落马的原因——他们后台不够硬,才求助於王林。他们预知前路凶险,却不得不求助于不靠谱的王林大师,可见体制运转不公开、不透明到了何等地步。不仅底层和中层干部如此,近十多年,高层越来越公开捧场佛教、道教,以及基督教(以刘亚洲为代表),因为马克思主义不灵了,神秘主义又比科学理性更接近马教思维。

 

摘自: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100720

↓↓↓

    A+
发布日期:2013年07月30日  所属分类:呐喊
标签:
  1. 王林大师说:以气功行骗,又不是我的什么创造发明,你们大陆这些媒体,特别是CCAV都是些孬种,只知道说我骗,为什么不敢揭一揭被我骗的那些达官显贵?我的钱都是他们给我的呀!成百上千万的给我,他们哪来的钱?还不是你们这些老百姓的呀!你们大陆媒体连屁都不敢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