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左派右派怎么派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中国历来是个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舞台,进入新世纪以来,在这个舞台上吹拉弹唱的似乎就剩下两股势力,曰左派右派。要弄清这两个派别是怎么派的,得先从历史上说起。

 

左派和右派的称呼最初起源于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在大革命期间的各种立法议会里,尤其是1791年的法国制宪议会上,温和派的保王党人都坐在议场的右边,而激进的革命党人都坐在左边,从此便产生了“左派”、“右派”两种称呼。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爆发,在制宪议会上,第一等级教士和第二等级贵族的议员与处于第三等级的身为资产阶级、城市平民、工人和广大农民的议员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同年9月的制宪议会会议上,第一、二等级的议员大都坐在议会右边的席位上,而第三等级的议员占据了左边的席位。这个颇具戏剧性的历史场面本是偶然形成的,但反映到语言中,在词汇中便出现了“左派”与“右派”这一对政治概念。一般来说,右是指思想落后于实际,不能随变化了的情况前进,企图开历史倒车的思想和行为。在政治上往往表现为或是反动的,投降的或是悲观的、保守的。这种思想就是右倾机会主义,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被称为右派。值得注意的是,在刚开始,这个政治光谱的定义是以人们对“旧政权”的态度为判断标准,“右派”也因此代表着支持贵族、或教士利益。而“左派”则代表反对这些阶级的利益的人。在当时,支持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人也被视为是左派,然而这样的立场在现代大多数西方国家则被视为是右派。不过即使是在法国大革命时,极端的左派也会要求政府干预经济以支援贫穷人民。而即使在法国大革命中,左派和右派的定义往往在不到一年内便完全转变。最初,在制宪议会上,安东尼·巴纳夫和亚历山大·拉梅特等主张限制君主权力和建立一院制议会的领导人被视为是左派,而那些希望建立和英国类似的君主立宪政体的保守派领导人、以及彻底反对革命的人则被视为右派。到了1791年的立法议会,前述的这些党派—现在被称为裴杨派由于支持君主政体和有限的选举权而被改视为右派。而在仅仅一年之后的国民大会上,原本因为支持透过战争将革命散布至国外、以及厌恶国王而在立法议会上被视为左派的吉伦特派,现在则因为他们对于推翻君主政体的矛盾心理、反对处决路易十六世、以及对于巴黎市的厌恶而被视为右派。

 

这一左右概念,在共产党夺取政权的所谓革命时期,有了全新的意义。它几乎蜕化为一种政治斗争的根据。在他们的词汇中,左右都是“机会主义”——一种称左倾机会主义,其特点是超越客观过程的一定阶段,采取盲动主义以及关门主义等:另一种称右倾机会主义,其特点是为了眼前暂时利益而忘记根本大计,企图引导无产阶级适应资产阶级政党的私利。这两种表现形式,都以主观和客观相分离,认识与实践相脱离为特征,因而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其实,在那时,这左也好,右也好,都是毛泽东用来排斥异己唯我独尊的说辞和工具。

 

这一左右派含义,在新世纪又摇身一变,重塑金身。一般认为,所谓左派,就是那些坚持认为:改革必须以广大劳动人民为主体,“改革成果必须惠及全体人民”;对外开放的目的是增强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而不能成为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附庸,“坚持对外开放,同时要注意国家经济安全”。右派则认为: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为了经济发展,对内可以牺牲公平、对外可以牺牲领土,这个道理要坚持一百年不能变。中国的发展至少要牺牲一代人,和牺牲一代人或者两代人的目标比起来,目前老百姓的看病难、住房难、上学难都是改革开放中遇到的问题,也只能通过进一步改革开放而得到根本解决。在对待文革和改革根本问题上,形成了三种不同的政治立场。右派态度明确旗帜鲜明:否定文革肯定改革;左派阵营中的新左派同样旗帜鲜明针锋相对:否定改革肯定文革;老左派则是既否定文革也否定改革,唯一肯定的就是大跃进后到文革前那短短四年的共和国历史。这就形成了目前中国三足鼎力的政治格局:坚持改革的右派,坚持文革的新左派,既否定文革也否定改革的老左派。在批判现实也就是在反思改革的问题上,新老左派是一致的,只是批判的角度不同,新左派是用毛泽东思想批判右派,可称之为毛左派;老左派是用邓小平理论批判右派,可称之为邓左派。在总结历史也就是反思文革的问题上,老左派和右派又是一致的,都把那十年老百姓的扬眉吐气看成是历史浩劫。三种政治立场彼此既互相争斗又互相纠缠,任何一方都经常面对其它两方面的攻击,每一方都准备既要防左又要反右,在捍卫文革大民主方面,新左派遭受到右派和老左派的两面夹击;在坚持私有化改革方面,右派遭受到新老左派的两面夹击;在恢复文革前那种社会主义方面,老左派同样遭受到右派和新左派的两面夹击。在这个新的“三国演义”中,新左派和右派的斗争是主流,老左派摇摆于二者之间。就总体来讲,新老左派之间的分歧,要远远大于老左派和右派之间的分歧。老左派和右派的斗争,只是争夺邓小平理论的合法继承人,双方都说自己是邓小平理论的合法继承人,都指责对方背叛了邓小平理论,双方并不是肯定和否定邓小平理论的斗争。而新老左派在对待毛泽东思想的问题上,则存在着根本分歧,老左派对毛泽东那种所谓三七开的基本否定态度,形成了他与新左派之间尖锐的对立,双方的共同点主要是表现在捍卫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上。

 

如果我们对新世纪的左右派之争做点概括的话,那左派与右派可以做以下界定:公平的结果是左,公平的程序是右;反对自由市场造成的不均等为左,而接受之则为右;偏好一个“更大的”政府为左,偏好一个“更小的”政府为右;平等为左,自由为右;一个现世政府为左,一个宗教政府为右;集体主义为左,个人主义为右;革新为左,保守为右;法律支配文化为左,文化支配法律为右;支持跨国家团体为左,仅支持独立国家和政府为右;国际主义为左,国家利益为右;认为人性和社会为可变性的为左,认为它们为固定性的为右;认为人性本善为左,认为人性本恶为右。还可以一言以蔽之,社会主义为左,资本主义为右——这是近代最广为所知的分法,多数媒体中提到左右派时也多半是指此种分法。这里的社会主义泛指高税收、高福利。

 

正如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左右派可以转化一样,今天中国的左右派也存在转换空间。譬如,右派主张效率第一发展第一,而由此带来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其成果即可以遍及整个国民——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北欧那些福利国家。就此而言,通过右派的手段,可以实现左派的理想。所以,有人说,真正的社会主义,不在中国,也不在朝鲜,而在北欧。与此同时,主张社会公平消除等级的左派,却完全可能堕入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境地。譬如,左派自称代表底层民众,把自己装扮成公平正义的代言人,可是在现实社会中为弱势群体维权的人没有一个是左派。左派口口声声说要维护底层百姓的权益,可是却没有任何实际行动,而当老百姓自己起来争取权益的时候,他们马上就变脸了,说什么“一人一票”是西方的东西,屁民不该获得,你要争民主,就说你是“汉奸”、“带路党”。大家可以观察到一个现象,凡是独裁者无论是萨达姆,还是卡扎非,或是朝鲜金家王朝,左派都坚决支持。左派反对改革开放,反对民主人权,咒骂普世价值,鼓吹阶级斗争,赞美文革暴力,妄图让中国回到封闭僵化的专政时代。民主保障多数人的利益和自由,人权保障每一个人的利益和自由,民主人权,珠联璧合,科学的自由民主,让坏人无机可乘,道德法制文明的自由民主,能够防止危害他人的自由,防止危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防止出现极端主义。有网友质问左派:“既然你们口口声代表人民利益,那人民自然拥护!既然人民拥护,那就给人民选票!不让人民选择,又怎么让人民当家作主?”左派无法回答,只好东扯神马“资产阶级”,西扯神马“西方帝国主义”,东拉西扯,顾左右而言他。左派把民主等同于“资产阶级”和“美帝国主义”,以此抹杀人民对民主的正当要求。左派把民主政治说成是“资本主义民主”,以各种理由搪塞和歪曲,抹杀人民对民主的正当要求,替权贵拖延时间,维护和巩固权贵的地位和既得利益,这是不争的事实!

 

还是邓小平说得对:我们要防右,但主要是防左。

 

摘自:http://www.mzread.com/posts/s/q8l19xjpipq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