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慧的蜕变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没想到,在舆论视野中,“上访妈妈”唐慧的形象开始分裂。

在《南方周末》这组报道出炉之前,唐慧还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为救女儿,七年间她上访控诉。在这七年间,她的角色也发生着变化:她从一个单纯为救女儿以及还女儿清白的母亲,日益变成一个试图以一己之力和国家公器斗争的堂吉诃德。从媒体长篇累牍的报道中,我能感受到唐慧的坚韧,以及执拗。

围绕着唐慧的是是非非,身边的同事也曾谈论过他们接触过的上访者。很多上访者确实遭遇了不公,在长年累月的上访中他们的性格变得愈发执拗。我没采访过唐慧,但我相信,如果性格中没有一点执拗的脾气,她不可能坚持那么久。虽然我不喜欢过于执拗的人,但我依然认为唐慧是位“伟大的母亲”:生为人母,看到尚未成年的女儿被人逼着卖淫,如果没有一点儿抗争精神,那又如何对得住女儿以及母亲这个角色?

7月15日,唐慧诉湖南永州市劳教委行政赔偿一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唐慧胜诉。舆论欢呼法治的胜利。当欢呼声逐渐平静,《南方周末》8月1日的这组报道犹如一枚重弹,再度引发舆论震荡,所有读过这组报道的人开始对唐慧有了“重新认识”。

原来,唐慧并不“伟大”。为了女儿,她曾撒谎攀诬乡邻;法庭上,她曾从旁听席上冲到庭上追打律师,以致在随后的庭审中被告律师们都倍加小心;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被迫于2011年3月28日下达判决书是经过唐慧的修改、同意的……在众多细节呈现中,唐慧原来是一个非常有撒泼技巧并且胡搅蛮缠的人。她以一个弱小母亲的形象欺骗了众人的善良。

颠覆性的报道出炉,用句俗套的话来表示我的心情: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当然,在这组报道中也有很多反思。因为唐慧抓住了当官的七寸,所以七年来才把当地公检法、党委政府玩得团团转,这个七寸是什么,是“稳定高于一切”,只要不上访,各种有理无理的要求说什么给什么——最终得出的反思结果是,该全面检讨信访制度了!

即便没有唐慧,舆论对当下的信访制度早已诟病已久。与唐慧发生关联更紧密的其实是劳教制度,与当年孙志刚事件废除了收容遣送制度一样,舆论寄希望于唐慧案撬动劳教制度。所以,在此之前,除了母亲的角色,唐慧还是一个撬动劳教制度的“斗士”。

从“伟大母亲”到“撒谎泼妇”的角色转变,由唐慧案引发的反思也由劳教扩散到了信访,以及与信访紧密相关的维稳体系。劳教也好,信访也罢,诸多反思中我们似乎忘记了舆论曾经的偏差。

毫不夸张地说,唐慧案的峰回路转完全借助了舆论的东风。从2006年至今的七年间,由微博、微信、论坛等组成的网络舆论空间里,公众与媒体形成了一个规模巨大的陪审团,与唐慧诉永州劳教委的两次审判伴随始终。客观上,社会舆论已经成为了唐慧撬动劳教制度的唯一支点。“上访妈妈”最后享受到的胜诉,很大程度上也是拜社会舆论所赐。

《南方周末》这组报道面世之后,有网友提出疑问:“这组稿子整个调查过程并不难,但由谁写,由谁发,能够令人信服?数遍了国内媒体,着实不多。”对于颠覆性的报道能否赢得公信,媒体本身的公信是一方面,但更多媒体之前没有完整地呈现唐慧的面貌,难道仅仅因为对自身公信的不自信吗?

如果说微博微信论坛等自媒体组成的网络舆论空间里充斥着不理性,那么传统媒体在跟踪采访唐慧案时,是不是应该克制情绪更好地接近真相?或许,也有诸多记者在之前的采访中发现了唐慧的种种漏洞,但与接近真相相比,接近社会情绪的表达似乎更能赢得认同:很多不该劳教的人被劳教了,人们对司法不公存在潜在性怀疑,唐慧案一再发酵,唐慧正好成为一个或许可以废除劳教、抨击司法不公的靶子,唐慧案成了社会情绪发泄的个案缺口,于是舆论更愿塑造出一个“伟大”的唐慧。

曾有评论指出,在西方法治国家较为审慎的舆论监督,在中国得到了极大的正当性认可。从茶余饭后的闲谈到报刊网络的评论,司法裁判日益处于舆论评判的“风口浪尖”,对其批评、质疑、责问乃至抗议越来越成为一种流行的现象。但舆论监督的正当性并不意味着没有任何“分寸”,无论是媒体报道还是言论评判,都应当抵达真相,防止过度介入伤害到司法的自主性。抵达真相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远非易事。我们的思想常常成为情感好恶的跑马场,我们总是带着情感倾向毫不防备地踏入是非之河——情感好恶或者直觉决定了自己的“愿意相信”。如果说《南方周末》这组报道中的唐慧最接近真实的唐慧,那么之前那个“伟大”的唐慧完全是被我们的情感支配了。

当唐慧的形象开始真实地裂变,媒体人确实也该好好反思一下,之前的那个唐慧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在当下的中国,“舆论陪审团”必须有,但是它到底该发挥怎样的作用,“唐慧案”中唐慧的角色颠覆,应当成为一面镜子。

摘自:http://dajia.qq.com/blog/301785109194362

↓↓↓

    A+
发布日期:2013年08月02日  所属分类:呐喊
标签:
  1. 不知道要是我也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会怎么做?接受还是反抗?但是我可以肯定我要就沉默,要就是激进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