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和 : 中国人到了必须告别暴力的时候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每个当代的中国人都在一种与“起义”有关的历史叙事里长大。

最骇人的理想是“苟富贵,勿相忘”,陈胜吴广,扛着锄头和砍刀,一路打杀,此种豪迈,至今在历史课本和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里澎湃,让所有遭遇不公平的人们热血沸腾,似乎暴力和起义,一直在拯救中国人得正义,得自由。

之后的起义叙事乃是家喻户晓。刘邦与项羽,人们说起这些,说的不是杀人越货,而是风花雪月,全然忘记了当时当地,多少头颅被扔在战场。至于黄巢、张献忠、李自成、洪秀全,活脱脱一个个杀人魔王,但是却清一色被我们的历史课本描绘成顶天立地,不畏死亡的大英雄,久而久之,他们成了每个年轻人纷纷效仿的对象。

到辛亥革命,这样的历史叙事改变了面貌,农民起义这样的词语变得隐蔽了一些,革命这个词语登堂入室,光芒四射。理所当然,最牛逼的革命,是共产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先是靠着暴力赶跑了国民党,接着是用暴力赶跑了文化人。在中国历史叙事的流变之中,革命似乎成功了,他们坐定了江山,站在虚拟的龙椅上,纵横捭阖,要写出一段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国特色大历史。

如果仅仅活在由他们改编的历史课本里,这样一连串的起义故事,无疑是合理的,进步的,所以他们会扯着嗓子高喊,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这里的人民,不是男耕女织的乡亲,不是吆喝着生意的商贩,而且光着膀子打家劫舍的流氓地痞。是他们在历史里杀得眼红,让中国的历史堆积着鲜血。中国人一直推崇红色,或许是因为无辜的鲜血流淌得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红色成了国家的颜色,暴力成了一个民族的思维定势和行为定势。

这真是中国历史的合理逻辑吗,或者说,中国历史理当如此吗?一个简单的问题需要提出,如果暴力能让中国走向文明,让中国人变得知书达理,诚实有爱,那么,人们的确有拥抱暴力的理由。但是,历史的效用秩序摆在这里,中国人在自己的历史里张扬暴力,杀人无数,中国并没有因此变得文明起来。

这是一部最令人心疼的历史,如果真的热爱这个国家,那么在这样的历史面前,你有责任追问,为什么!

至少有四个深层次的答案,必须努力说出。

其一,革命与暴力,首先伤害的是个体。任何意义上的革命和暴力,所寻求的路径,都是集体主义,都是将每个细小的暴力元素整合在一起,最终形成一种看上去巨大的毁灭性的暴力。人们熟悉的格言,“团结就是力量”,在这样的历史语境里,应该改成“团结就是暴力”。这种暴力凝集的过程,正是个体价值完全被毁灭的过程。在任何一个企图推翻历史的暴力格局中,个体价值都不值一提,个体的思想资源都无关痛痒。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之内,这种来自文化思想层面的个体建设性资源,被历史、被时代、被社会、被大众耻笑为“书生造反,三年不成”,耻笑为一种对历史毫无影响力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市井笑料。

这意味着一部由暴力、起义和革命构成的中国历史,在最基本的方法论层面,已经错了几千年。常识在此,个体价值是这个世界得以发展的原因,也是发展的目的,每个人的自由,是一切人的自由的前提条件。当中国历史毁灭了个体价值,意味着中国历史也已经被毁灭了。

其二、暴力、杀人在历史里绵延几千年,构成了中国历史最大的路径依赖。

路径依赖是人类思想史上关于方法论的一个重要理论贡献,1993年,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思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地阐释了经济制度的演进规律,从而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诺思认为,路径依赖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某一路径的既定方向会在以后发展中得到自我强化。人们过去做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现在及未来可能的选择。好的路径会对当下和未来起到正反馈的作用,通过惯性和冲力,产生飞轮效应,发展因而进入良性循环;不好的路径会起到负反馈的作用,就如厄运循环,事业可能会被锁定在某种无效率的状态下而导致停滞。而这些选择一旦进入锁定状态,想要脱身就会变得十分困难。

中国历史里绵延起伏几千年的杀人越货,暴力革命,正是一种醒目的路径依赖现象,中国历史和中国人因此被锁定在一种完全错误的、毁灭性的暴力循环和革命循环里,所有人乐此不疲,似乎离开了暴力和革命,人生就没有意义,中国就没有希望。人人都看见皇帝没有穿裤子,但是历史作证,人人也看不见自己没有穿裤子。所谓路径依赖,是指每个中国人都在这个错误的路径里,不单单是指那些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的所谓统治者。

其三、暴力和革命,是对经济学意义上的帕累托改进秩序的完全拒绝。所谓帕累托改进,是指一种变化:在没有使任何人局面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这是由经济学家发现的人类社会构建的黄金法则,但是在中国历史的语境里,却完全失去了它的效用性。必须要指出一个事实,由暴力和革命组成的中国历史,是一部所有人都失败,所有人都毁灭的历史,没有一个人在这样的历史里获得成功,正所谓灰飞烟灭,中国历史吃掉的是人,留下的是废墟,是荒场。

最后一个恒久的问题,来自人性。是中国人普遍的焦虑与短视,导致人们在自己看得见的范围之内,简单粗糙地选择了暴力与革命。那些高高在上,手上抓着军队和坦克的人,从来都是粗鄙、野蛮,他们反人类,反文明,以为用暴力能解决所有的国家问题与社会问题。而那些反抗的人们,那些内心被理想充满,以为自己要改变历史秩序的人们,事实上和那些权力的拥有者拥有共同的暴力逻辑,他们以为只要诉诸暴力,一定会把另外一种占据在主席台上的暴力赶走。“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人们忘记了另外一个历史事实,你只有用一种更大的暴力,才能赶走眼下的一种暴力,当你心想事成,你一定会发现,你已经变成了杀人狂。你别无选择地成为你曾经反对过的人,无论你看上去多么志存高远,历史都将只记住你暴力和革命,杀人与抢劫的形象,你不过是一团在中国历史里早已经堆满了的垃圾,此时此刻,正在安静等待着另外一种暴力来把你干掉。

人性,实在是太人性了。这样的一部暴力的,愚蠢的历史,竟然是由我们每个人来完成的。人性不回到个体,就是一些杀人的机器,不争取你自己的自由,所谓国家的自由,就是一个巨大的骗局。

历史推进到今天,到了彻底告别暴力的时候。去试试非暴力吧,试试不合作,庞大的中国历史,杀人如麻的中国历史,没有人这么尝试过,为什么不改弦更张,跳出中国历史的路径依赖,做出一些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先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呢?

摘自: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101253

暴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