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和 : 那一年我曾经耍过流氓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我经常会想起那年一群男孩子站在桥头掏出尚未成熟的生殖器对着正在过桥的女同学摇晃的情景。很不幸,我也是这群同学中的一员。事实上,只要当时在场的男生,都非常踊跃地加入其中,唯恐谁的裤子脱得太慢,遭到其他同学的耻笑。老天作证,我们虽然勇敢,但生殖器清一色的弱小,没有一个人长出一丝一毫的绒毛。现在看来,正是这种生理上的严重不成熟,才导致我们群体性地对女同学亮出身体。如果说我们中间有一个男同学的身体已经开始出现发育的萌芽,我相信只要他不脱裤子,大家都不会脱裤子。

那是一个多么纯洁的年代!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揣着一颗羞涩之心。关于这一点,我可以作证。在我的老家,至今流传着我的羞涩故事,说的是我四到五岁的光景,经常会有新婚的妇女逗我玩。首先是一名性格爽朗的妇人在茶余饭后很开心的脱掉了我的裤子,我那时的裤子还是开裆裤,可是我仍然体会到了巨大的羞涩。接下来我的动作非常奇特,我用手紧紧捂住裆部,引来妇女们的哈哈大笑,有的人走过来,用力扒开我的手,大声喊,看啦,这个孩子,他竟然知道不好意思!

人越来越多,女人们围成一圈,我成了他们的中心,成了他们观赏的小动物。经典的场面开始出现,我迅速趴在地上,屁股朝上,任凭妇女们哈哈大笑,就是不起来,一直到我的母亲走过来,给我穿上裤子。

许多年以后,我回到老家,一名远房的婶婶还问我:

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脱掉你的裤子之后你故意趴在地上不起来的情景吗?你那么小怎么就知道不好意思呢?现在你长大了,你和女人睡觉,还会不好意思脱掉你的裤子吗?

我苦笑。看来我的婶婶还不知道多年以前我们一群顽皮的男孩子站在桥头对着正在过桥的女同学掏出生殖器摇晃的场面。女同学哭哭啼啼跑到校长那里告发了我们,中午还不到,校长和班主任黑着脸走进教室,几个女同学跟在后面,她们的脸上还挂着泪水。校长走上讲台,手狠狠一拍,粉笔灰弥漫开来,我们的读书声停止了。

校长说,你们好好看看,是哪几个流氓脱裤子的!

班主任说,脱了裤子的流氓自己站起来!

校长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班主任说,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同学们,我们班上的一小撮坏分子把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作风带到了学校,带进了教室,从现在开始,我宣布,初一2班全面停课,进行整顿!

女同学们从校长身后站出来,她们带着校长和班主任在课桌间寻找,走到我面前,她们集体指着我的鼻子,班主任迅速扑上来,先是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拖到讲台边上,接着左右开弓,在我的脸上一顿猛抽,然后摁住我的头,又在我的腿上踢上一脚,大声喊道:流氓,跪下!

校长叫一名女同学走到前面,说,你来检举,他们是怎样耍流氓的。

一名女同学说,他们脱光了裤子。

另一名女同学说,他们还硬了。

他们还朝我们撒尿。

我的衣服被他们的尿打湿了。

所有脱了裤子的男孩子们此时此刻都跪在讲台上,哭声一片,我是哭得最响的人,我先是叫奶奶,然后是叫妈妈,后来又叫爸爸。班主任猛推了我一下,厉声呵斥,你还有脸叫爸爸?他指着我的鼻子说,你这个流氓,我知道你爸爸是共产党员,他要是知道你的流氓行为,不杀了你才怪!

我的哭声骤然停了下来,班主任的话有道理啊。

摘自: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101336

↓↓↓

    A+
发布日期:2013年08月16日  所属分类:呐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