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知道146期:延迟退休为哪般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延迟退休是“偿付危机”的征兆

延迟退休是直接侵犯了缴纳人的权益,即便是不延迟,也已经是侵犯了。延迟退休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它只是将问题延后,使问题积累。这本质上是一个制度问题,不是年龄问题。

财知道:日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表示,正在抓紧研究养老体制改革顶层设计方案。清华大学的专家团队提出从2015年起推迟领取养老金,到2030年实现男女均65岁退休。你怎么看这个延迟退休的方案?是不是代表中国现有的养老保障不可持续?延迟退休对此能否有所缓解?

朱海就:这是社保领域已经出现“偿付危机”的征兆,延迟退休是直接侵犯了缴纳人的权益,即便是不延迟,也已经是侵犯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养老保障体系一直是在“空账运转”,个人账户中的钱被挪用现象非常严重。现在的养老保障体系实施的是“现收现付”的模式,即用现在在工作的年轻人的缴纳金支付退休人员的养老金,随着老龄化的加快到来,年轻人比例下降,老年人的增多,养老金支付压力将越来越大,为了避免这个制度的破产,就想出了“延迟退休”这一招。

但是,延迟退休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它只是将问题延后,使问题积累。这本质上是一个制度问题,不是年龄问题。首先,多少的支付水平才算是“保障”呢?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也都有他自己的需求,也就是说保障是个人的事,政府怎么知道每个人所需要的保障水平呢?政府往往就是制定一个规则,一刀切,这样既满足不了需求,也不能做到公平。

其次,保障分为“保险”和“福利”两块,而现有的养老保障体系想用一种制度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现在不知道现有的养老体系究竟是要解决保险问题还是福利问题,最终的结果是两个问题都解决不了。

还有,政府有能力使用和管理好养老金吗?这也是值得怀疑的。政府只会把它用来解决它认为最重要的问题,而不是每个缴纳者认为的最重要的问题,也就是首先满足它自己的需要;并且人们很难有政府怎么使用养老金的信息,问题将会被掩盖,即使人们知道,也不能拿政府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正当的规则就会被践踏,而人们的权利将受侵犯。

缴纳社保是在为别人买单

在现有的养老体系下,职工和企业都没有缴纳的积极性。对职工来说,个人账户中的钱几十年后会大幅贬值,不交是理性选择。对企业来说,保障的不是自己的员工,而是别人,交的越多,财务负担就越重。

财知道:延迟退休会不会影响到居民缴纳社保的积极性,从而加剧养老金空账压力?

朱海就:这是必然的。在现有的养老体系下,职工没有缴纳的积极性,企业也没有积极性。根据现有的养老体系,职工个人的缴纳金进入个人账户,企业缴纳的进入统筹账户,前者为职工工资水平的8%,后者为20%,对职工来说,他的预期是他缴纳到个人账户中的这点钱,到了几十年后可能会大幅度地贬值,所以不交是他的理性选择,对企业来说,也没有缴纳的积极性,因为它支付的缴纳金保障的不是它自己的员工,而是别人,它凭什么要为别人买单,并且它交的越多,它的财务负担就越重。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企业都想方设法地减少缴纳金支付水平,比如按照当地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水平来计算和缴纳养老金,以减轻压力,这样进入到政府养老金账户中的缴纳金也就不可能多,当支出却不见得会减少,这样自然就加剧了空账的压力。

保障问题应该交给金融市场

保障问题并不是一个特殊的问题,市场化的原则,在保障问题中也适用,我们要建立的应该是每个人都为自己的养老问题负责的养老体系,这个目标只有在市场经济中才能实现。

财知道:西方的高福利国家现在也面临着需要推迟退休年龄的问题,这是不是福利主义的通病?国民从中可以得到什么启示?

朱海就:福利国家只能用这样的办法延缓支付危机。社会保障已经在希腊等欧洲国家制造了危机,对中国来说也是潜在的危机,社会保障相当于给社会埋下一颗定时炸弹,其危害程度不亚于中国现在已经面临的经济危机。

一个社会的保障问题需要解决,但不能交给政府去解决,还是要交给市场。如政府把这个问题包揽下来,相当于把问题聚集起来并且放大,将会制造政府和社会、一部分人和另一部分人之间的冲突,人为地制造社会不稳定的因素,使“社会保障”变成“社会问题”。而利用分散的市场却不存在这样的情况,因为那个集中的、威力巨大的“社会问题”已经不存在,已经被分散掉了。

保障问题需要人们发挥企业家创造性去解决,市场是尝试多样化解决办法的机制,它提供各种可能的解决办法,如对不同的人,不同的需求,这是一个自发的体系,也是风险最小的体系,因为企业家会考虑各种可能的风险,但政府却不能代替这个自发解决问题的过程,它的垄断只会掩盖问题,也解决不了问题。

所以,陈志武教授说保障问题应该交给金融市场,这是非常有道理的。保障问题并不是一个特殊的问题,市场化的原则,在保障问题中也适用,我们要建立的应该是每个人都为自己的养老问题负责的养老体系,这个目标只有在市场经济中才能实现。一个落后的国家谈不上什么保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有把蛋糕做大了,才能最终解决保障问题,这也要依赖于市场化改革。所以保障问题,其实是一个远远超出保障本身的问题,仅仅在“保障”上动脑筋是解决不了的,要靠市场化。

现在我们的保障体系是“双轨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退休金要比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高很多,这确实不公平,“并轨”的呼声很高,可能也已经被提上日程,但我并不认为“并轨”是解决问题的方向,它和上面说的“市场化”方向是背离的。根据市场化的原则,社保应该逐步地私有化,当然,事业单位和政府的市场化改革也要跟进,大的方向应该是这样。

朱海就系浙江工商大学教授(您可以通过新浪微博与作者联系)

↓↓↓

    A+
发布日期:2013年08月19日  所属分类:呐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