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 : 没有孤岛,只有孤心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2000

(编辑配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正在写关于中国城市化研究的下一本书《中国小城镇的死与生》,题记要写上这样的话:“用不了多久,人们一定会发现,城市之间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人口的竞争;人口的竞争,归根结底又是自由的竞争。何止是城市之间,任何区域乃至国与国之间,归根结底都是自由的竞争!”

柴子文先生《自由的价值不进则退》,从菲佣得不到永久居留权谈香港,结论深得我心:“没有什么比排外对自由价值更具杀伤力了。一个自闭的城市,就如一个自闭的人,无法享受自由的滋味,更别说捍卫自由的价值。自由的价值不进则退,这是自由的代价。只有理性和宽容,才是自由的救赎,这个教训应该记取。当香港不再是自由的堡垒,它的堕落也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说柴子文先生是在宏大的文化层面上讨论自由的价值,刘远举先生则是在更精微可握的经济层面上探讨自由之于繁荣的意义,其《香港的骄傲与责任—— 说说“双非”儿童》一文,细致然而惊心:

“我们把目光转到当下,就现在的具体问题来说,什么是香港的利益?通过奶粉贸易赚取更多的钱是香港的利益吗?香港从来不产生一种名叫奶粉的资源,香港的资源是制度化的自由贸易,正是因为自由贸易,香港才能为一个奶粉流向内地的通道。现在,因为稍有不便,甚至只是因为短时间内的市场反应问题,在某些人操弄民意之下,堵塞这个通道,同时也就伤害了香港的自由制度资源。从长远来来看,这可能就是经济没落的开始。”

“另一个激烈争论的问题则是‘双非’儿童(即父母都非港籍居民的儿童)。其实,孩子不太可能离开妈妈独立在香港生活,如果妈妈不工作,陪着孩子在香港接受基础教育,其在香港的日常开销,带来的消费与经济增长,完全可以盖过政府在教育福利上的投资。如果妈妈陪读之余,还在香港工作,孩子自然不是‘双非’儿童。妈妈承担了社会的责任与义务,孩子当然可以享受福利。而且,孩子虽然要享受福利,但以后却会工作,人既是资源的消耗者,同时也是财富的创造者,那种把人视为消耗者的思维和计划生育的思想基础是一脉相承的。

“香港自由的威胁绝不仅仅来自于他们头脑中的那个强权,而更多的是潜移默化的‘身边的赫鲁晓夫’。赫鲁晓夫就对美国人说过,我们会把社会主义一点点的喂给你们,等你们发现时,就已在社会主义中了。在‘双非’政策中膨胀的香港医管局、敲妇女肚子的公务员、操弄民意的政客,难道不都是具体而微的绝佳例子?”

我有两个小朋友刚从美国回来,男的读书女的陪读,一年期。期间女方怀孕,当局调查发现他们没有收入,立即启动从孕检到生育的全套保障程序,他们分文不花。美国制度提供在当地出生的任何一个美国公民从受精卵到成长的一系列保障制度,不管他们的父母是不是美国公民。他们似乎从不担心外来人口的涌入会抢了他们的良好福利保障,他们那里没有医疗保险的穷人看病是不花一分钱的。他们的财政居然没有崩溃!这其实没有任何奇迹可言,其中的道理,刘远举先生三言两语已经说清楚。

在这个基础上再来看连清川先生《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兼与柴子文兄商榷》,会更清晰地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孤岛,只有孤岛心态——当你以孤岛心态来看待自己和所处的环境,你的所在将会一点点变成真正的孤岛;而当你以自由开放的心态敞开自己,会发现孤岛也会一点点变成整个世界!

连清川先生文章说:“纽约为什么能够成为世界级的自由港,为什么可以不受限制地接纳来自全世界的文化和移民而不需任何政策抵抗?因为纽约有着美国的纵深腹地。而香港有什么?‘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对于一个弹丸之地,被包围在一个比它庞大不知凡几的政治、经济和文明压力之下,苛责它选择收缩给予外人的自由是残酷的,因为外面的世界过于庞大,它只有能力维护自我和自己居民的自由。如果,我们期待香港能够成为一个庞大的开放性自由的城市的话,毫无芥蒂地允许外来移民的随意进入的话,那么只有当周边的压力消除的时候,香港人才有能力、才有空间、才有自信能够允许自己的制度和文明接受考验。”

这是典型的只看见眼前的小市民孤岛心态而不是孤岛本身。香港从大陆偏居一隅的小岛发展成为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恰恰是自由使得各方移民奔涌而来。它向全世界开放,凭的正是“山高不碍乾坤眼,地小能容宰相身”的自由与开放心灵。

即使是今天,香港也并不是再无寸土可供发展。香港可分为四个部分:香港岛、新界、九龙和离岛。其中香港岛的面积78平方公里,是香港主要的金融商业区,但只占全香港陆地面积的7%。

再看日本,再看迪拜,不是孤岛,就是沙漠,它们凭什么?迪拜与其他阿联酋的酋长国的不同处在于石油只占GDP的6%。大多数的收入来自杰贝阿里自由区,现在更多从旅游收入。

当你为每一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奉上一朵哪怕是很小的自由之花的时候,繁荣已经悄悄在花朵下面生下了根!相反,当你像蚕蛹一样紧紧包裹起自己,你将永不能拥有广阔的飞翔的天空!

在这方面,“民众的理性”从来都是以鼠目寸光的短视见长,民粹政治则从来都是造福无方添乱有样。想想我们内地持续经年的楼市调控,桩桩件件,血泪斑斑。

内地一线城市对外来人口“经济上吸纳,社会上排斥”,亦即做我的打工仔可以、享受城市居民身份和福利没门的现象,比之于香港有过之而无不及!别说是享受福利,就是花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诸如买房、买车、社保等等还受到诸多限制。这种小市民的小聪明小算计,往往正是城市衰败之源。接下来我们不妨看东莞乃至深圳,离开了“世界工厂”的行列,假如再不及时开放自由与福利,一旦外来人口潮水般离去。就像他们当初潮水般地涌来,那时人们才会发现:只有海纳百川迎接五湖四海的自由人,自由创造,自由享有,才是创造繁荣与进步的一切源泉,别的,诸如资源、秉赋甚至地理位置、土地面积,都是屁。

摘自:http://dajia.qq.com/blog/228126065503610

↓↓↓

    A+
发布日期:2013年09月04日  所属分类: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