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和 : 李克强经济学的金融效应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在李克强经济学的几大市场体系中,金融或许是首先能够释放出改革红利的产业领域,这样的比较,是基于对放权让利 、城镇化和企业减税等几大政策的经济学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理所当然,也是因为金融在任何一个市场变革的时代,一直肩负着某种引领资本导向的重大使命。

事实上,这是一个历史维度的回顾。

民国初年著名的黄金时代,中国市场经济最为壮观的时代,正是从金融的自由秩序开始的。当其时,上海、宁波、福建沿海,包括整个东南沿海的城市,有着中国历史其他时期无与伦比的自由钱庄和外资银行,当然也有着政府主持操办的大型银行。这是一个金融机构自由竞争的时代,因为企业的展开,市场的交换,首先得到了金融的有力支持。

而1978年之后浙江的一些城市,包括温州,义乌、宁波、杭州等地的市场交换迅速展开,企业的发生和发展相比其他经济地区,可谓一日千里,表面看上去是政府大力发展经济的政策效应,事实上在金融支持的层面,乃是这些地方的地下钱庄的传统力量首先复活,这些具有醒目市场逻辑的民间金融机构,暗流涌动,为整个浙江的民营经济的展开提供了民间的金融支持。这是必须说出的一个事实,没有这一点,今天的浙江私人经济不可能如此蔚为大观。而今天一些地方对民间金融用一种叫做非法集资的罪名进行残酷打压,包括浙江的吴英案,湖南的曾成杰案,记忆多年之前的孙大午案,都是地方政府对市场经济和企业家自发秩序的无知,是典型的过河拆桥。可以肯定地说,没有暗流涌动的民间金融,没有潜滋暗长的民间集资,中国的民营企业不会形成今天的规模,地方政府的财政能力也不能拥有今天的格局。如果对金融的自由秩序进行彻底打压,第一个遭遇毁灭性打击的,并不是企业家,而是饥饿的地方政府。

即使是80年代各级政府热衷的招商引资,事实上也是一种金融的秩序,而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政府政策。整个国家的金融秩序无力给百废待兴的企业发展提供资本支持,因此政府必须要放开金融的自由度。对外资的金融开放,由此成为政府金融政策的热点,也是最容易看得见市场效应的地方。在这个意义上,经济史学家将招商引资解读成国内市场的金融自由秩序,就具有深刻的市场逻辑。也就是说,正是游离于中国计划经济体制之外的外国自由金融和民间资金,在最关键的改革初期,给中国经济提供了发展的金融动力。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任何一个时代经济的醒目发展,都是人们遵循了市场经济规律的结果。这才是我们解读李克强经济学的惟一路径。在这个意义上,人们有足够的理由认为,李克强经济学既是一种对历史市场经济思想资源的传承,也是一种合乎市场经济一般秩序的理论回归。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今天被经济学界所鼓吹的李克强经济学,并不是一种伟大的创新,而是接续了80年代经济改革的传统,接续了经济学理论的一般秩序。由此,我们有理由再一次强调,中国的经济改革直到今天,依然处在80年代末期的水平,那是一个改革的黄金时代,之后再无明显的制度改进。中国经济要想再一次获取改革红利,80年代的思想和方法,是起点。

眼下人们读到的金融新秩序与新构想,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发改委明确提出,接下来的一段时期之内,政府鼓励私人银行机构的发展,鼓励各种民间金融机构和金融中介机构的发展,这是一个旨在拉动内需型金融市场的大措施,相信将会对中国的民间资本构成巨大的市场刺激,未来几年之内,会有大量的民间资本逐步向中国的金融产业流动,更会产生出一大批具有醒目金融属性的企业家,中国会出现一批具有产权清晰意义的银行家。尤其是那些已经拥有广泛金融基础的企业和产业,比如互联网上的电子商务,比如马云的淘宝系统,这都是非常容易转型为金融企业和银行家的热点领域。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认为,诸如马云这样的企业家,接下来成为一个银行家,大概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另外一个热点的金融领域,就是上海这座巨大的城市。李克强去上海考察,给上海市长提出的问题是,你们是要政策,还是要改革。上海市场的回答是要改革。这个经典的对话,注定是要载入史册的。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发展,到了必须高喊改革的时候,所有的发展的可能性,都只能源自改革产生的红利。所以,李克强经济学给予上海的改革路径,正是金融领域的率先改革,要在上海建立以金融改革为主体的自由贸易区,在离岸金融创新的维度上,将中国经济带入到一个深层次的改革阶段。相关的议论可谓缤纷,有人释放出这样的消息,说的是国务院几大金融部委并不能理解李克强经济学关于金融改革的力度与构想,甚至有某种意义上的抵制,这让新总理大为光火,拍着桌子要推进有实际市场意义的改革。现在来看,这样的改革措施的推进,已经没有悬念。相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内,外资银行将会在上海高速增长,中国的金融机构也将在上海展开具有真正国际化意义上的竞争,这会在整体的意义上拉高中国银行业的市场化能力。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我们应该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未来30年之内,中国出现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巨头和银行巨头,是一件可以展望的事实。

摘自: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1022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