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 : 《美国宪法》签字那一刻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在《民主的奇迹》中,美国著名传记女作家凯瑟琳·德林克·鲍恩采用不少原始资料,讲述了这段《美国宪法》出炉往事:在1787年费城的夏天,美国宪法如何在127天内制定出来?这并不是件容易事,"我们正在做实验。"参与费城会议人员最为德高望重的富兰克林曾如此总结,在与会代表平均不到43岁的年龄中,他以81岁的高龄自然更显得深思熟虑。

在当时,费城会议涉及美国制度的重要转变,虽然独立战争已经过去十年了,但这个国家的治理并没有真正从整体层面得到彻底实施,正如国父约翰·亚当斯所言,"打倒全欧所有的船炮部队容易,把我们自己管好却难上加难"。

守住江山恐怕比打下江山难很多,一方面战后的美利坚经济正在复苏,另一方面十三州各行其是,国会权力微弱。联邦征税人汉密尔顿收不到款,甚至被逼在报纸登出催款告示。军队对故土的认同程度也与今日大为不同,新泽西州的部队就以"新泽西才是我们的国家"为由曾拒绝对合众国宣誓效忠;而这并不是特例,譬如马塞诸塞湾区也被约翰.亚当斯称为"我们的国家"。

独立战争的荣光之下是各州继续各自为政的格局,对某些人来说这是"政府越小越好"的体现,对另一些人则是一个薄弱不堪的组合,后者中包括华盛顿和汉密尔顿。作为独立战争总司令的华盛顿而言,他此前就意识到"除非就像州政府的政令可以有效通行全州一般,我们设立一个能将号令实行全联邦的权力中心,否则我还真不敢想象我们还能作为一个国家长久存在下去。"汉密尔顿则认为没有实权的国会,使政府则无法应对战时以及平日的管理。

2000

(图注:《签署< >,Howard Chandler Christy作于1787年。图片来自网络。)

美国亟需变化,是改进既有的《联邦条例》还是再造一部新法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算盘,这也导致这场会议注定火爆非常:从一开始,这次大会由头并不是制定一部宪法,而只是修订《联邦条例》;成员是十二个州(罗德岛从一开始就拒绝派代表出席),五十五位代表(预定74人,第一天只来了2个州的代表)。

这些代表几乎都参加过独立战争,但这次费城会议无形中也成为另外一个战场。美国的国父们并不都特别高尚无私,不同利益诉求不同政治理念不同意识形态错错杂杂一锅乱炖,从总统任期到奴隶处置,从参议院选举到法官任命,等等等等,争论起来从引经据典到威胁抗议也都用上,甚至被推选为会议主席的华盛顿都不得不抱怨:"我真懊悔跟这档子事沾上关系。"

但是,最终经历了127天的争论,数百次投票,《美国宪法》最终出炉,日后也得到不少赞誉。费城那个夏天到底发生了?谁知道呢,或许正是不同私心与公共利益的碰撞最终促成了美国宪法的诞生。"不啻奇迹",这是美国国父华盛顿将军的原话,他对于来自各州、作风、偏见的代表"摒除有理有据的歧见",同意联合建立国家级政府大感欣慰。

历史并不只是故纸堆,往往是如同斯芬克斯一样有神秘双面,正如对于这部《美国宪法》也评价也未必一边倒。甚至,如果没有这部《美国宪法》,美国今天的形貌估计会大为不同,但是谁知道一定更坏呢?至于当年反对这部宪法的州或代表,他们也并非反角,只是角度视野不同而已。

随着对布坎南等人的引介,宪政经济学在中国引发很多讨论,立宪过程中规则选择等议题也引起论者重视,如何在不同规则之间选择,如何在规定给定之下约束权力,如何最小化民主的缺陷,这些问题仍旧困扰着我们。也正因此,我之所以推荐这段历史,不仅在于其胜利成果令人欣慰,也在于其博弈过程令人心服,更在于在于这场"实验"、"奇迹"所滋生的土壤:也就是人性、人情以及环境。

汪丁丁将社会构成分为五个层次,首先是道德共识,其次立宪层次,依次才是政府原理、经济规则与交换、微观行为的层次。为什么最高层次是道德共识,甚至比起“选择选择什么的”立宪更为重要?原因就在于道德共识植根于一个群体内长期合作的行为特征,这些特征进化演化为民族性、文明特性、合作规范等,而宪法(法律)不过是这些这些特征的“事后承认"而已。

换而言之,是什么力量使得美国宪法这一看似意料之外又清理之中的"种子"可以破土而生?历史毕竟不会诞生于虚空。在这方面,《民主的奇迹》可提供不少帮助,书中很多对于彼时风土人情的写照我个人觉得更有价值,这些素材取材于当时的报纸、日记、通信等等,也是《美国制宪会议记录辩论》等文本所缺乏的一环。

当时的美国,对欧洲人往往造成不小的"文化冲突"。欧洲人对于美国的想象尤其是民主的想象,无论美化还是丑化,和实际情况往往有所出入:"哲学是一回事,每天的现实生活又是另一回事。欧洲来的旅人,一旦下船登上美国海岸,就发现实际上美国远远不及他们所期待的——有的方面,却又恐怖地远远超过。他们发现,这块土地原来有一种粗粝,是那些诗人哲士不曾提及的事实"。

比如,人人最爱谈及又容易误解的平等在新世界也是不同的镜像:"在这里人类的平等不是哲学家或诗人的高论,也不是开明人士客厅中的空谈。人人实行它,把它纳入日常现实中。不过,对这种人人平等的现象,你一定得习惯得成——而习惯这种事并不是那么容易。"于是,法国人他发现自己得亲自和店东打交道,"用命令的口气一点用也没有,不止一位店主表示可以请他做事,但决不能使唤他。"

伟大往往滋生于细碎之中。如果认为宪政就是一部宪法,那么未免太高看宪法了,法治的精神并不止步于条文。自由、民主或平等之类大词,并不只是主义之争,而是日常生活。欧洲观光客也不全是友邦惊诧,也不乏有洞察力的观察,正如托克维尔所言,"任何国家的宪法,不管它的性质如何,都要求立法者必须依靠公民的良知和德行……没有一个国家的法律能够预先定出一切,没有一个国家的制度能够代替理性和民情。"

(注:徐瑾为FT中文网(www.ftchinese.com)撰写的“经济人”专栏,近期出版《中国经济怎么了》)

《民主的奇迹 : 美国宪法制定的127天》

凯瑟琳·德林克·鲍恩 著 郑明萱 译 新星出版社

摘自:http://dajia.qq.com/blog/3363180616483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