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未完结的薄案_张鸣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薄熙来案的审理,引起了世界的注目,其审理过程的公开公正,也令世界大掉眼镜。这样的审理是个特例,还是会作为推进中国的司法进步的转折,姑且不论。薄案的审理虽然已经结束,最终的审判,料想不会太出人意料,但这个案件,其实并未完结。

薄案之所以出现,固然王立军进美国领事馆是一个契机。但即使没有这个过于戏剧化的事件,薄熙来现象或者说薄熙来事件,其实早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尽人皆知。重庆模式横空出世,拥戴者视之为社会主义3·0版,反对者视之为毛主义复归或者文革复归。没有人会否认,所谓的重庆模式或者说薄熙来现象,带有浓重的表演性质,薄熙来通过媒体的运作,把自己迅速地变成了一个特别耀眼和有争议的政治明星,而争议本身,恰好能最大限度地博人眼球。同样无可否认的是,这样的领导模式,在此前中共的历史上是没有过的。薄熙来之所以如此,无非是要搏一把,以一种速成和非常规的方式,提升自己在党内的地位。因此,当时很多人都料定,中共18大薄熙来肯定会入常,甚至还有人预料他会进一步谋取大位。

这样的猜测,当然不是空穴来风。实际上,在此番换届之前,中共就已经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继承危机。

实际上,作为一个东方的社会主义国家,现在的中国,在权力上依旧是一个帝制的结构。但是,尴尬的是,这个国家却无法按照帝制国家那样实行权力交接。单一血缘家族的权力传递,至少在理论上是不被承认的。所以,最高统治者的继承,只能依靠权威指定。作为一个具有千百年宗法传统的国度,权力的血缘传递,具有宗法和权威双重的合法性保证,如果去掉一个,继承本身的稳定就已经有问题了。所以,在毛的时代,接班人凡三易其主,每次,都伴随着动荡。邓时代,也是三易其主,同样伴随着政治动荡。其动荡幅度,甚至比毛时代还要大。

然而,更严峻的问题是,在进入后威权时代之后,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呈现出权威递减的现象。严格地说,邓以后就没有全党认可的权威了。那么,我们可以说,胡锦涛是中共权威指定的最后一任领导人,胡以后的继承问题,如果还是像以前一样,靠几个大佬协商,然后权威指定,实际上合法性是有问题的。换言之,中共的继承问题,有可能出现合法性危机。当然,这个合法性危机,还不是西方意义上的,目前大体还限于中共党内。只要中共党内能找到一种合适的方式加以解决,危机就可以缓解。

显然,中共17大以后,这样的危机并没有缓解。在整体缺乏权威的情况下,预先确定接班人,以“预立太子”的方式息争,显然不足以让所有人服气。所以,我们看到,薄熙来横空出世了。尽管到目前为止,薄熙来的争位问题,还只是坊间的传闻,但征诸许多不寻常的公开信息,还是能一窥其蛛丝马迹。在当时,党内党外的许多人,其实是看好这种以“政绩”搏大位之举的。

一方面,中国多年的高速发展,留下了很多问题,尤其是官僚机构尾大不掉,以及民生的难题。解决这些问题,很多人寄希望于政治改革。但是,薄熙来的重庆模式,却给人们提供了一个貌似不需要政改,只消以毛氏的铁腕统治和运动式治理,再加上一点市场经济就可以解决问题。在重庆,虽然没有文革式的大民主,但实在存在着官不聊生的现象。在大量的资金投入之下,重庆的民生问题,也的确得到了部分的缓解。一时间,重庆模式在中共党内甚至民间具有很高的声誉。另一方面,没有权威的权威指定接班人的方式,的确问题多多。人们也厌倦了以往四平八稳,满嘴官话的领导方式,薄熙来这种全新的、张扬和个性化的风格,很让人们向往。

不管怎么说,薄熙来现象被中止了。但是,这个现象所提出的问题,却没有解决。中共内部的合法性危机,并不会因为最高层位置的确定而宣告结束。内部的纷争和动荡,还在发酵。中共18大之后令人反常的持续高压维稳,最大的可能,是高层的问题。跟当年审判四人帮不同,此番审理薄案,政治问题完全被抛开。但是,薄案留下的政治问题,却作为隐患依旧存在。今后的中共政权,无论乐意与否,必须得正视这个问题。

如果说,政治问题过于复杂,而且不便拿上法庭还可以理解,那么关于薄熙来的打黑,以地方警察和司法为工具,随意剥夺那么多民营企业家的财产和生命的事情,也被隔离开来,一字不提,就不好解释了。从大连到重庆,这样的侵害人权的事,薄熙来一直都在做。事实上,如果论薄熙来的罪,这一宗是最大,也最严重的。

虽然说,这个问题的解决,对于现在的重庆当局,有些麻烦,有太多需要复查和平反的事情,更有退赔的难题。但是,这个问题被轻轻放过,还是留下了巨大的隐患。当今之世,中共搞市场经济,已然成为国策,但尊重人权,尊重私有财产却还没有成为这个政权的基石。这些年来,不仅重庆,其他地方,地方政府或者官员,凭借政府权力侵夺民营企业家资财甚至谋财害命之事,屡屡发生。以致于民营企业界已经发出了疑问,是不是猪养肥了就杀?层出不穷的精英移民,转移资产的现象,也愈演愈烈。其根子,就在于此。

原本,中共即使没有没有决心实行宪政,借薄案为打黑冤枉者平反,也可以缓解一下目前的质疑声。对目前下行的经济,大有好处。具体的案件善后,可以慢慢来。但是,我们看到,这事连提都没有提。显然,中共的高层,也许是由于内部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尚无心也无力顾及。也许,压根就不想理这个茬儿,根本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薄案的审理已经结束,没有动荡,也没有风波。但薄案的后遗症,却依旧严重,目前还看不到针对性的治疗措施。搞得不好,下一次危机,没准在什么时候就会出现。

摘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7a2f50102e9zt.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