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青杨 : “房叔无房表哥无表”的结果让谁尴尬?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表哥”落马了,但他的问题与表无关;“房叔”判刑了,他的腐败也与房无关。9月12日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对“房叔”蔡彬作出有期徒刑11年6个月的一审判决,与此前陕西对“表哥”杨达才的审判不提及手表的来源一样,“房叔”多达21套房产的来源和处理问题也未有提及。这样的反腐结果令人生疑,当地司法机关保持沉默,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新华网)

反腐能搞“点到为止”吗?

此两案的判决结果得到了网友们的极大关注。有专家表示,目前这种“和稀泥式”的反腐可能鼓励更多贪官“洗白”赃款。时下,有一种怪现象,如在反腐败斗争中,有的习惯于搞“点到为止”。这就如同张曙光2300万贿赂当选中国工程院士一样,民众更想弄清楚张曙光这2300万到底给了谁,院士选举中的腐败谁来查?司法机关半遮半掩的反腐是反腐吗?要知道司法的模糊比一百个腐败分子更加可怕,要消除谣言唯有澄清事实的真相。选择性的失明就是掩耳盗铃。

老百姓更大的担心是,“房叔无房表哥无表”的判决结果,是否意味着当地司法部门还有人暗中保护“房叔”和“表哥”?如今的“大腐败”大都是以窝案、串案为特点的,其主要特征是:形成了以腐败利益均占为主要纽带的“腐败利益集团”,为了获得更大的、更多的“腐败利益”,因而“构筑关系网”、寻找“保护伞”便是他们的基本行为方式,这让不少腐败分子寄希望他们的“保护伞”在审判、判刑过程中“暗暗相助”。甚至官场还留下这样的“潜轨则”,谁咬上头越多,“死”得就越快,判得就越重,因而谁都不想打破这个“潜轨则”。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还是贪官“挡箭牌”?

如今一些腐败分子在东窗事发之后,即使已经查抄出大量存款和现金,只要司法机关没有掌握财产来源的证据,都咬紧牙关拒不交代来源。罪犯往往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作为最后的“挡箭牌”。如“表哥”就有504余万元来源不明,杨解释为“应该是过年过节下属或者同学送礼,不知其目的”。事实上,他知道贪污几百万,如果说了就能判死刑,如果不交代,定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领刑十年,合算!

于是,每当司法机关从他们的家中抄出远比他们的正当收入高出许多倍的款项时,他们既不能闭着眼睛不认账,又不愿意痛痛快快地说出事情的真相,于是便咬紧牙关说自己有“健忘症”,“记不清”了,如此云云,这样一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倒像是一个大“筐”,凡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财产都可以装进去,甚至“财产来源不明”的数额远远超过了其他犯罪所得,使得其他犯罪行为的量刑相应得到减轻。因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刑比贪污受贿、贩毒、走私、盗窃都轻得多——以前最高刑只有五年。因此常常动辄数百万、千万的不明财产罪,量刑上还不如偷摸判的重,这就使得这一罪刑成为一些贪官的“避风港”和“保护伞”。

只有财产公示才能最好的保护官员

网络上有段子说:中国式的反腐不是打开电灯打扫卫生,而是拿着电筒打扫,这种方式具有偶发性(按了开关才能发现)、瞬间性(随时关闭开关)、随意性(想开就开、想关就关)、点线性(公众看到是点、最多是线,但绝不可能是面),掩耳盗铃让公检法司自圆其说蒙羞。

要否认这个说法,如果我们有完备的官员财产公开制度,每个官员(及配偶子女)的收入、股票、汽车、房产等财产状况不但定期向职能部门申报,还要定期向社会公开,以此将官员财产晾晒在阳光下,接受社会各界的审查和监督,那么,“表哥”、“房叔”一开始就会受到强大约束,绝不敢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地以权敛财累积巨富,就不至于在疯狂和迷失中走到今天的地步。

长期以来,由于缺乏全面过硬的监督,事实上就等于默许、放任了某些官员贪贿腐化行为,等到某天官员因偶发事件被“人肉”、曝光,纪检、反贪部门才发现他是一个大贪官,才依法予以严惩——先放任腐败而后惩处,不见应有的监督和保护,严格说来对官员是颇不公平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公开是最好的监督,监督是最好的保护,最充分的公开和最严格的监督,是对官员最负责任和最富人性的保护。(文/风青杨)

文/风青杨

版权声明

网络转载务必标明作者并给出原文链接,报纸杂志使用需微博私信取得用稿授权。侵权必究!

风青杨微博:http://weibo.com/youyou52011

微信帐号:fengqingyang8964

摘自: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1025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