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庄:济南宣判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1

(共 识 网 配 图)

今天,济南中院对薄熙来做出了一审判决——无期徒刑,薄是否上诉,以及终审结果如何,取决于他本人的内心考量、检察机关是否抗诉以及法律的最后评判等诸多因素。当然,也取决于是否追究其“漏罪”。因10天的上诉、抗诉期届满时,是法定节假日,依法,要等到10月8日了,这样,也给各方一个充分的准备期限。

民众对这次庭审与宣判,说法不一,对被告人庭上表现,有的大加赞赏、有的嗤之以鼻,总之,不一而论。

但,无论薄如何巧舌如簧,雄辩滔滔,其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的事实已昭然天下,尤其是前两项罪名,伴随其庭审中口无遮拦“我们家有很多钱……有七、八个保险柜……北京71号房还有一个巨大的保险柜……5万、8万美元根本不记得……”的表演,使其多年来精心营造的清廉形象,在民众心中轰然坍塌。

此次审判的方式,堪称中国司法史上前所未有,甚至在世界法制史上也史无前例。法庭在有限的条件下,做到了最大限度的公开和透明,庭审笔录在第一时间公布,让所有关心此案的人有了身临其境感,这种审判形式,值得赞扬,值得推广。

虽然,庭审及宣判形式受到了广泛赞扬,但,由于审判实体决定其效果,而效果,却不尽如人意。这里的“人意”,不是简单的你我他,而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潮流和依法治国的宏图。

大家还记得,正当审判的关键时刻,薄熙来本人突然将一顶“绿帽子”扣在自己头上,霎时间,所有的观众和媒体,甚至全中国、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他头顶的“绿帽子”上了。人们注意力的快速转移,完全淡化或遗忘了其累累的罪行,再加上他“我是一架工作机器、走遍了重庆的所有区县……没有时间关爱家庭……请法庭不要榨干我们家最后一点儿亲情……”的煽情表演,使坊间生出不少对他的同情和怜悯。什么1400万欧元的天价中介费、什么2600万的贪腐,统统被忘到了脑后。至于重庆的黑幕,就更没有人去关心了。

不久前,我在成都停留了四天,应邀进行了六场演讲,最后一场是在西南石油大学,无论在演讲间隙还是在茶余饭后,也无论与企业家还是在校师生交流,他们的很多提问,无不引起我对济南审判效果的思考,“薄本人到底和多少女性发生和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啊……他太太和王立军到底怎么一回事啊……他很清廉啊,不就刚2000多万嘛,我们那儿的乡长都比他多……”,如此云云,令人莫衷一是。难道,这就是济南审判得到的效果吗。

多少年律师生涯,我为形形色色的被告人辩护不计其数,不得不承认,薄,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被告人,他,担得起世界最优秀被告人的称号,之所以优秀,是他知道在什么诉讼阶段说什么话,针对什么证据提什么质疑,遇见什么证人采取什么应对。

济南审判,最为精彩、最能体现薄熙来“出色”之处的,当属薄谷开来和王立军对他的指证出现后,面对对其极为不利的险境,薄,坦然自若,临危不乱,在公诉人、审判长、辩护人、证人均未提男女私情的情况下,极为要强、好面子的薄,却突然将一顶“绿帽子”扣在自己头上,此举,薄意在降低人民对薄谷开来和王立军证言的可信度,同时也起到了扰乱了法庭审判方向,扭转了公众视线,改变对己不利的局面之目的。这种高超的诉讼技巧,普通被告人是难以望其项背的,即便专业律师,也很难做到这些,单从这点儿看,不得不令人叹服。一场庄严的法律审判,被一顶“绿帽子”演变为现代版的金瓶梅,搅成了狗血局,民间反映多以同情出现,就足以证明这些,薄,博得民间同情的目的,确实达到了。

很多人,对薄的认识与反思,仅停留在法庭审判层面,甚至认为薄的罪行“仅此而已”,比起那些巨贪他算“清官”了。他只是栽在太太手里。

用上述观点在民间广为传播的人,无外乎5种:一是受过薄恩惠或提拔重用,视薄为人民大救星的;二是被薄的“唱红打黑、共同富裕”洗脑后对其深信不疑的。三是曾受到社会不公的伤害始终站在政府对立面的,只要政府反对,他就拥护,只要政府提倡,他就反对,这种人对簿其实没有什么感情,如今成了反政府群体,跟着起哄;四是同情弱者的,这也是人类共有的通性;五是被薄的表演所打动,法庭上,薄用“绿帽子”把自己扮成一个无辜者,受害者,博得了很多同情和支持。

薄要打造的,是与其他贪官痛哭流涕认罪完全不同的形象,所以,他一改在侦查阶段自述认罪的虔诚面孔,努力要将自己塑造成“失败的英雄”,这场审判,作为他在历史舞台上最后“完美”的谢幕演出,他,满足了自己最大的表演欲望。伟人?伪人?

薄专制的思想体系,表现在政治上,唯我独尊,权力不受约束,视下属为家丁。表现在法律上,把法律当工具,无视和随意践踏。表现在经济上,他遏制私营经济的发展与壮大,按自己的意志安排和摆布经济。这套“治国安邦”的手段,既不符合中国国情,又远落后于时代,与整个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和努力方向背道而驰。但,薄是一个不甘寂寞、野心极强的人。一个思想体系与时代脱节而又有野心的官员,在现实中,要么上演悲剧,要么上演闹剧。希特勒当年的得逞,制造了人类的悲剧。薄的权力生涯嘎然而止,也只能算一场闹剧,如任其继续上演,势必重蹈文革覆辙。

薄搞“唱红”,曾举办了15.5万场红歌会,上亿人次参与,租场地、包专机、服装费……且不说耗费了多少巨额财政,在迈克?杰克逊、江南style风靡全球的今天,以唱红的形式简单重复地灌输一种思想,一种价值观,只能是一种疯狂和痴想!希特勒曾经对戈培尔说:“不需要让青少年有判断力和批判力。给他们摩托车、明星、刺激音乐和流行服饰就够了。剥夺思考,根植对命令的服从心才是上策。”

薄“唱红”的良苦用心,远高于希特勒。不只作用于青少年,还包括对那个时代有印象的所有人;不只为了“剥夺思考,根植对命令的服从心”,还要给自己披上“红色”外衣,占领道德制高点,谁反对,就是反对社会主义特色,甚至反党。

假如,我们的文化生活真如薄导演的那样,强制性地用“唱红”去填充,中国将走向怎样的文化荒岛?印度阿克巴大帝对其他宗教和文化的宽容与接纳,创造了莫卧儿王朝的黄金时代,我国盛唐对宗教和各种文化的包容与吸纳,造就了中国历史上真正的全盛时期。我们,应该有比阿克巴、唐太宗更为宽广的胸怀,吸收和接纳人类文明创造的一切成果,岂能因单一的颜(红)色而自缚!

薄,是当年重庆打黑除恶专项领导小组的组长,公检法紧密围绕在他的周围。藐视辩护、迫害律师,利用法律、打击异己、聚敛钱财、摧残民营经济,使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又使多少民营企业关停倒闭。其间,令人发指、惨无人道的刑迅逼供,又使多少人被打死、打残,搞不公开审判或者虚化公开审判,利用手中掌控的媒体造势,掩盖了多少真相,蒙骗了多少百姓。如此种种,均被法庭上一顶天大的“绿帽子”所遮盖,而且盖得严严实实。倘若,允许那些在重庆黑打期间的被害人出庭指证薄的罪恶,我想,即便不是铺天盖地,起码也会人山人海。

资产达数十亿元的俊峰集团,老板2009年被非法、秘密关押,被迫交出四千多万后,无罪释放。公安机关还为其出具的无犯罪记录证明。但在他拒绝捐出土地建红歌广场后,忽然再变成有罪被通缉,紧接着公安局又强行划走6800万,而且没有任何说法,这些巨款,在财政局、公安局帐面均无显示,十几名亲属、几十名高管和员工被严刑拷打后投入大牢,至今得不到平反。

另一著名打黑案——岳村案,酷刑下岳村仍不“认罪”,专案组就将其上大学的儿子押来(永川高速大安收费站办公楼三楼),当着老虎凳上不能动弹的爸爸,警方对儿子拳打脚踢,爸爸眼睁睁看着骨肉被摧残,哽咽着:别打了、别打了,你们写的我都签字……。笔录就这样做成,岳村死刑,亿万财产罚没……

龚刚模连续数天被吊打,大小便失禁,审讯人员竟然令其手捧大便、用内裤擦拭地板。陈贵学与妻儿等四人,被当成中国最小的“黑社会”,刑讯逼供了数月,打掉六颗牙齿,最终遍体鳞伤,无罪释放……这样的案例举不胜举,如此毫无人性的黑打,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打黑期间,成百上千的“涉黑”组织,累及成千上万人。一个标准羁押12人的监室,在盛夏的重庆,最多时竟然装进去六、七十人。监室爆满,待人如畜。很多警方专案组不得不租赁招待所、度假村、废弃的收费站等非法地点关押疑犯。为查办一个李庄,大肆抓捕了四、五十不相干人员,这些法西斯式的执法,致使多少无辜的人员和家庭失去祥和。对中国法制建设造成的影响和破坏,擢发难数!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薄的遮蔽天日,根本容不下任何反对意见,毫无良知却不受社会监督,以案件协调会、大三长会议、合署办公的方式办案,使相互的制约监督功能完全丧失。但,薄在济南中院审判的最后陈述中,却特别强调了公检法的制约监督功能:“我希望公诉人不要把我在法庭上讲我的意见当作是恶劣的行为……我国法律为了防止冤假错案,设置了公检法相互制约的制度,特别是检法的互相制约机制,还包括辩护人,就是为了防止冤假错案。如果只听检察机关的一面之辞,会导致冤假错案大量发生。”前后二章,判若两人,真是莫大的讽刺!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薄一度的绝对权力,导致他肆无忌惮地破坏法制,滥用生杀予夺大权。

在当年重庆的法制遭践踏、薄一手遮天,予取予夺时,环境往往会放大他的英明神武,导致很多人对他的顶礼膜拜,很多人对他只能匍匐在地,若敢对抗,将遭致更大的祸端。时任重庆公安局长的“一级英模”王立军尚且如此,更何况庶民百姓。甚至,网友发布一条调侃的帖子,都要被抓去劳教!

百姓,不知不觉中失去了有理走遍天下的自信,失去了据理抗争的精神和勇气!所谓民心屈辱,加剧了民族奴性的形成。长此以往,中华民族将如何屹立于世界之林!

薄的打黑除恶,打的都是民营企业,而没有一家国企。他充分利用了改革开放以来民粹者的仇富仇官心里,搞所谓的“缩差共富”,他完全凭自己的主观意志去摆布经济,这种倒行逆施,究竟是出于政治野心的需要,还是对经济的无知?无论什么动机,都是对经济规律的违背,都是否定改革、拉历史的倒车,最终会将中国引向赤贫。

薄的“打黑”,影响已波及到其他省份,不少地方纷纷效仿。这极大加剧了私营企业家向海外移民,财富外流的趋势。这种杀鸡取卵,竭泽而渔,鲸吞私营企业财产的后果,使国民经济失去了可持续发展的资金和主体,使经济发展无以为继。贫困恶果,最终要百姓承担。

济南中院的审判,仅仅是对薄所犯的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刑事犯罪的审判。而薄对中国政治、文化的负面影响,对中国法制建设的破坏与践踏,对中国民营经济的绞杀乃至国民经济及改革成果的破坏,罄南山之竹也难书其罪,决东海之波恐难流其恶!

文革殷鉴未远,我们应该对薄的种种罪行全面反思,当然,揭露薄的其他犯罪,并不是非要剥夺他的生命,其目的,无非是让民众了解其真正的罪恶,理解法律对其审判的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我也是主张“废除死刑”者,其他罪行揭露之后,现有的无期徒刑仍可以不变。但,如果不把其重庆执政期间的黑幕拉开,将其真正的罪恶公之于众并予以审判,部分民众仍抱有对其原来的“同情”和抵触,而不知其真正罪恶,薄案,很难划上圆满的句号。谢谢,欢迎批评。

李庄

2013-9-22于京

摘自: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fzqy/2013/0922/92394.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