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戈:你若善意,便是晴天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任何一个人,在花好月圆的中秋节离世,都会令人愈发伤感。何况,死者是鲁若晴。

鲁若晴本名鲁超,山东青岛人,生于1989年,2012年初被查出血癌晚期,治疗期间,她用微博一一记录爱与痛,其温婉与励志,足以令世界动容。只是,对她的爱心捐助,激起了巨大争议,有人认为这是骗局,有人质疑她炒作,就连她的美丽,都被视为炒作的噱头。2013年9月16日早上,鲁若晴发布了最后一条微博,自称失去了信心,9月19日下午四点,她与这个世界挥手作别,卒年24岁。

这一死,未必不是解脱。对鲁若晴而言,她不仅从此告别了病魔,还告别了比病魔更加可怕的流言、猜疑、冷漠,后者堪称这个社会的癌症。鲁若晴生前,必须抗击双重癌症。她败给了身体的癌症,却用美丽、勇气与从容,打败了社会的癌症。

那些质疑过她的人,不知是否会为这一起生命的消逝、这一出悲剧的落幕掬一滴泪?他们曾加诸鲁若晴的恶意,需要忏悔的泪水来救赎。倘无,他们不仅亏欠了鲁若晴,还亏欠了自己的灵魂。

不是说,鲁若晴不可质疑。这年头,以爱心为名的骗局早已泛滥成灾,骗子与炒作者将爱心当作商机,恰恰证明了爱心的严重稀缺。譬如给乞丐喂饭、为清洁工撑伞的照片,常常一炮而红,事后被曝光却是摆拍。假如这样的行为,平常如给孩子喂饭、为父母撑伞,那么对爱心的消费,何以能有肥沃的市场?

要打碎爱心的骗局,可用调查,可用逻辑,可用科技;要根除爱心的骗局,有且只有一种武器:更多的爱心。

我和父母一同上街,看见路边有人乞讨、求助,勿论老幼,勿论名目,他们都会掏出一块钱,我提醒他们,这些人,十之八九都是骗子,他们笑道:万一不是呢?况且,能拿一块钱买一个心安,怎么说都十分划算。

他们挣一元钱,比我艰辛十倍,然而他们的善意,却比我慷慨百倍。

而且,他们教给我判断世道人心的尺度:如果你不能证实这是一个骗局,则不妨相信这就是真相,并待之以善意,至少,这不会让你的良心蒙尘,假如你还在意良心清洁的话。

对鲁若晴的质疑,正当循此尺度。对公权,适用有罪推定,对私权,适用无罪推定。无论出于什么意图,我们都不该逼迫一个公民自证清白(“清白”二字何其沉重,甚至需要鲁若晴用死亡来证明)。就像对待路边的求助者,你可以拒绝施舍,却不可上前喝问:这地上的字,如父母双亡、罹患绝症,拿出证据来!

对待个体,不妨多一点善意。真假、正邪与是非,有时孰难分辨;常存忠恕宽容之心,常怀善意,则可减少误伤。我知道,这样的倡言,也许太像一剂心灵鸡汤,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在权力的冷酷与社会的冷漠之间,我们都是鲁若晴,疾病让鲁若晴喘不动气,这个世界让我们喘不动气,我们的灵魂是如何枯竭、贫乏,正亟需这一口苍老的鸡汤。

鲁若晴及其支持者,都爱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只是,她已不能安好了,我们却需要晴天。

你若善意,便是晴天。

供《南方都市报》

摘自:http://yuge.blog.caixin.com/archives/616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