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维埃人

摘要

东欧国家的教育最终还是失败了,政权想要建立一个完美的天堂,把人改造成苏维埃新人,但在其衰落之时,却没有多少人愿意站出来捍卫它。它的失败在于,强迫全社会追求一个绝对一致的目标,而多数人却只想过自己的正常生活,结果造成了整个社会的虚假信仰和人格分裂。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二战后,东欧国家相继建立起斯大林体制,从其诞生之日起,这个体制就不仅进行政治清洗,而且强化思想教育,在用暴力摧毁市民社会后,东欧各国制定了庞大的社会改造计划,整顿所有学校,建立各种群众组织,目的是通过无孔不入的宣传教育,使每个孩子和成人都能成为一个苏维埃人。

在新政权眼里,每个个体都是伟大社会实验的材料。1949年东德总理格罗特尔就宣称,德国儿童是“我们最纯净和最好的人类材料”,是“我们未来的黄金储备”,因此绝不能让他们“被反动力量所俘获”。按照新的教育理念,儿童只是一块白板和泥团,可以通过教育塑造成坚定的革命接班人。

教育工作者从此不再学习意大利教育家蒙台梭利的著作,而是学习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的著作,后者是二十年代“高尔基工学团”和“捷尔仁斯基儿童劳动公社”的负责人,著有《教育诗》、《塔上旗》等著作,他的基本教育思想就是,通过集体生活和劳动来改造人的思想,让每个人学会批评与自我批评,由集体做出决定来处罚犯错误者。就像苏联生物学家李森科相信获得的特性是可继承的,马卡连柯相信人性可以改变。

教师们被迫放弃经验的获得可以使人成熟的教育观念。他们不得不赞同,绝不能强调儿童的独立性,忽视思想政治教育的必要性。新的儿童课本中包含了介绍工人阶级、俄国革命和苏联成就的历史,要求孩子们积极参加党为和平、为北朝鲜、为五年计划而举行的各种活动。教师们的言行则受到秘密警察、校方甚至学生的监视,如果有人在课堂上讲授与当局思想路线不符的内容,就会冒丢掉工作的风险。

每个孩子都必须培养起对领袖的崇拜。他们要学习苏联和本国领袖们的童年生活,记住他们小时候的逸事和绰号,从前的童话被改写,连环画中的城堡和教堂换成了文化宫和斯大林纪念碑,一个苏联孩子站在纪念碑下问母亲,什么是“最高统帅”的含义,母亲解释说,由于“全体苏联人热爱自己的领袖”,所以授予他这个光荣的称号。孩子们还要读这样的连环画故事:美帝国主义正在妄图发动战争,让鲜血涂满世界地图。

马卡连柯认为,除了学校教育,孩子们的课余时间也应被集体劳动、体育运动和学习所占用,以免他们受到社会上的不良影响。在东欧各国,开办有各种夏令营,孩子们在那里阅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学习卓娅和苏拉的故事,讨论五年计划,玩攻占敌人山头的游戏,开展表扬先进、批评后进的活动。如果一个学生不愿融入集体,其他孩子就要拒绝称他“同志”,不跟他讲话,让他明白脱离集体是危险的。

从1948年起,东欧各国发动了一场针对社会科学的批判运动,大学里的哲学被改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历史学改为马克思主义历史学,法学改为马克思主义法学,而社会学、政治学则被完全取消了。“社会进步”成为所有东欧政权的中心目标,年轻的“社会主义知识分子”被培养出来,取代旧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到1948年,波兰的大学教师52%来自工人出身,32%农民出身,7%来自小业主,只有9%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

由于学生的政治觉悟比学习能力更加重要,许多学生从一开始就看清了,只要听组织的话,不管有没有专业才能,都会有个好前程。这些学生经常参加党的活动,学习党的方针政策,他们的大学生活是由各种会议、游行和联欢晚会所组成,结果造就了一代忠诚而灵活的官员,像东欧剧变前的波兰总理拉科夫斯基、捷克总书记雅克什、东德总理克伦兹等人,在学生时代都是积极分子。

所有其他社会成员也都要接受集体教育,当局为工人开办了各种夜校,让他们在那里学习时事、音乐、民间舞蹈、手工编织和象棋活动,以充实业余生活。供人们学习的榜样是劳动英雄和模范,每个东欧国家都有自己的斯塔汉诺夫工作者,这些工人总是满怀工作激情,超额完成生产进度。他们的名字在报纸和电台上被广为宣传,波兰有一首诗写道:“假如你想要早日到达天堂,就要像矿工帕托维斯基那样努力工作。”匈牙利的一首诗歌则写道:“我不再盯着姑娘们,我更愿意关注突击手派克。”

然而,东欧国家的教育最终还是失败了,政权想要建立一个完美的天堂,把人改造成苏维埃新人,但在其衰落之时,却没有多少人愿意站出来捍卫它。它的失败在于,强迫全社会追求一个绝对一致的目标,而多数人却只想过自己的正常生活,结果造成了整个社会的虚假信仰和人格分裂。

正如美国学者彼特沃克所说,“如果要一个人相信什么,那么不相信的自由则是关键的。”这个制度误解了人性,最终唤起的却是人性中最坏的东西。

文章来源:共识网-作者博客

摘自:http://dajia.qq.com/blog/3168820954804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