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村夫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文/范闲

世界民主化,是这个时代的潮流,也是标志之一。

国内的民主,往往被网络化,也算中国特色之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每个人都会用自己有限的知识去衡量和判定事物。

我也亦然。

下面这个故事应该有很多争议,甚至有错误的见解,希望有才,有识之士,不吝赐教。

人多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江湖就有了口水,有了口水就会有故事。

左岸读书群故事之四——海龟,村夫。

话说有一海龟,自诩为民主斗士,在左岸群里发传单,喊口号,启蒙群众,却发现效果不是甚佳,应者无几。

于是海龟感叹道:国人啊,素质啊,中国梦啊,空谈啊……啧啧……

有一乡野村夫接茬:民主本来就是中层跟中等阶级以上人玩的东西,俺们村子里大都是“穷人”,对不起,玩不起来。

海龟:就是因为你这样的人太多了,所以才会玩不起来。民主具有普遍性,是世界潮流,是世界目前最完美的政治制度,是中国走向复兴跟富强的保障。

村夫:那你能大概说说民主的精髓不?

海龟:民主就是代表着由人民统治,即“人(全)民做主”。至于民主的统治方法、以及“人民”的构成范围则有许多不同的定义,现在一般是由多数进行统治。

村夫:哎呀~这个好!我们村里大部分我这样的穷人看那几家狗大户不爽很久了~

海龟:…….

村夫:好吧,民主是好东西,但是在我们村,要实现它是不太现实的。

海龟: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去做呢,你看人家美国,欧洲,人家的民主制度多好。你不去尝试民主,怎么会知道实现它是不现实的呢?

村夫: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不去尝试。我们村子的老村长D爷爷说过,“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百年不动摇!”,“稳定压倒一切”。

海龟:时代在变化,不能拘泥于伟人的话。一个民主的社会,可以促进经济的发展,难道不是吗?不民主的社会,经济会被特权阶级所掌控,难道不是吗?

村夫:恩,有道理,然后呢?

海龟:我们的社会需要民主,我们的社会需要变革,再这样下去,国将不国,你看看,贪污腐败,道德败坏,最后受苦的还是人民大众。

村夫:你说的很好,理论上跟道德上都非常完美!你的意思是,目前我们,需要先民主,后经济?

海龟:对,就是这样的。

村夫:我不太会说大道理,我拿事实来验证验证你的观点可好?

海龟:恩,你说。

村夫:跟我们同一时期开始发展,甚至比我们发展得还早的那些先民主,后经济的国家,比如印度,巴西。去拿他们跟中国比比,你说,是他们好呢,还是中国好呢?。

海龟:…….你为什么不拿台湾,香港,新加坡这样的国家来跟中国比呢。

村夫: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什么叫类比?我们跟印度和巴西去比,是因为他们都地大,人多。具有可比性。要不要我拿广东,江苏,上海去跟你例举的弹丸之地国家去比比?我拿中国去跟你说的先民主国家埃及,泰国比比?

海龟:他们在经济上,以及各项平均指标上是比不上中国,但是不代表什么,也不能证明什么。

村夫:狮屎胜于熊便,有因就有果,如果事实都无法证明,一切讨论也就成为空中阁楼,都是不切实际的空谈和理论。

海龟:是吗?那你说说,他们为什么比不上中国呢?所谓的因果又在哪呢?

村夫:中国经济好,正是因为没走民主路线,所以经济才好。这个是结果,原因在哪里呢?如果你好好研究一下,会发现,最开始的时候西方民主发展的顺序(1),经济跟教育,公民素质跟法治社会。也就是说,西方民主国家,都是在一定的工业基础上,也就是一定的经济条件下才开始民主之路的。

海龟:这个是你一家之言,我缺乏了解,我表示不置可否。但是你刚才不是说中国经济好吗?经济这么好为什么不开始走民主路线呢?

村夫:你真聪明,那么快的就转移掉话题!只是很多时候小聪明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问的这个问题很好,但是,你没仔细看我刚开始说的话“要有一定的工业基础”。中国原来是农业国家,改革开放至今,现在还在自己的工业革命之中,工业基础还未定型。(2)

海龟::……经济那么好,还说什么工业革命,什么工业基础没定型,你有证据?你当我二傻子啊!

村夫:我没当你二傻子啊,具体证据很简单——几个亿的农民工。(3)

海龟:看起来你说的都有理有据,我暂时无法辩驳,等我回头找找资料再说,不过,就算经济问题上你说的对。但是,就算你说的不民主有一定的理由,为什么不能现在在制度上开始有所改变呢,制度上开始民主起来呢?

村夫:你都这么想,更何况其他人呢!你所谓的制度的调整,其实说白了还是强权的调整,指望强权来调整的民主,你说还是民主吗?单纯的强调国家制度的调整,是不会带来任何结果的,这一部分涉及到教育,解决问题要一个一个的来,教育问题一会再讲,我先归纳一下我们刚才讨论的经济。

海龟:……

村夫:我把想说的简单的归纳总结一下。

经济基础决定一切.

到底是先经济,后民主,还是先民主,后经济。

哪一条对人民对国家更有益,就选择哪一条。

个人觉得,就中国本身而言,

在经验主义——老牌的民主国家发展的顺序,跟尝试主义——后民主国家磕磕碰碰往前走(4),这二者选其一的话。

还是经验路线来的稳妥一点。

海龟:你刚才说过,西方民主发展的顺序,经济跟教育,公民素质跟法治社会。就算经济上你说的对,那教育如何跟民主挂钩?而且是国内的教育呢?国内的教育可是很多人都不是很满意啊~

村夫:他们不满意,是因为他们太蠢!国内目前的教育可以简单的定位为普及教育,因为现在中国的普及教育为社会的规模化、工业化提供了基础。但是,同样的,也正是因为简单的普及教育造就了太多自以为是,总认为自己才是真正掌握真理而转过头来骂普及教育的“精英人士”。

海龟::……我可不是“精英”!

村夫:嘿,你之前是,现在不是了。就教育的本质而言,最大最重要的是自我教育,也就是自己对自己的教育,这个不是别人能教给你的,是你在普及教育之后,自己去想,去悟出来的,然后自己去做的。骂普及教育的人可以继续骂,希望在骂声中,他们也可以骂出自我教育,骂出更高人生的境界。

海龟:……你说话能不那么刻毒不?

村夫:这都被你发现了?我评论别人的时候是比较苛刻,而且有时候跟人理论的时候容易走极端,这点是不好,要改。

海龟:……国内教育也应该存在不少问题吧。

村夫:这个是肯定的,但是问题不是出在普及教育上,而在后续的社会教育服务机制上。(5)骂教育连地方都没骂对,你说精英们怎么不买块豆腐撞死呢?

海龟:……那说到底,教育怎么跟民主挂钩呢?

村夫:教育能提高公民平均素质,提高了公民的平均素质,他们才会懂我说的这些,而不是,是非不分的到处谩骂。就跟我们聊的民主这个玩意一样,你都不懂,不会玩所谓的民主,别人施舍给你的所谓的民主,没准你就当真了。

海龟:…….好吧。

村夫:再简单的归纳一下,教育决定素质。

先以基本普及教育为主,后续社会教育为辅,让越来越多的人学会自我教育,这样公民的平均素质自然会提高到一定的水平线上,素质高了,也自然会明白民主是什么玩意了。

如果人民大部分都不懂民主是啥玩意,还玩个屁。因为民主不是别人给的,而是千万个懂的人自己争取得到的。

海龟:经济决定基础,教育决定平均素质,这两点我都能勉强认同你的观点。那么社会呢,你说的法治社会呢,这个你总得给个说法吧。

村夫:…….我能尿遁不?

海龟:不行!你得说清楚了,好好跟我讲讲国内好的法治,比如我儿是李刚,比如要加薪,比如……..

村夫:@#¥%……%&*

海龟: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村夫:咳咳,中秋了,螃蟹好吃了,我告诉你啊,螃蟹里分江蟹湖蟹还有河蟹,你懂不懂河蟹,不懂我就不给你讲了

海龟:…….不带你这样的。

村夫:你是故意为难我啊!好吧,随便说几句擦边球吧。法治社会理论上,第一个应该治理政府(6)。

海龟:……然后呢?

村夫:…….然后就说到我们村子的政府了啊,我们村子的政府目前是什么状态呢?普遍西方给出的共同结果是——国家资本主义(7)。

海龟:说通俗简单点!

村夫:……我们村子的国家资本主义,可以通过操纵货币来保持出口优势,可以通过自己控股的村企干一些其他村子政府无法直接干预的事情,来保证村子自身的利益。

海龟:你说的这个跟法治有什么关系?

村夫:你要知道,国家资本主义确定了村子的崛起,因为国家资本主义更善于创造经济增长和就业,但它也极大的限制了公民的自由权。所以,在这个模式下的法治,你理解了没?

海龟:…….

村夫:这个也归纳总结一下吧。

在这点上,村子做的比较不理想,但是有它特殊的历史原因。

大的国际环境,国家之间谈的不是仁义道德,而是拳头跟利益,出于村子特殊的历史的环境,想要安稳和平的崛起,或许这个是最稳妥的选择。现在综合看来,还是强势的老村长D爷爷明智。

最后也来个总的:

中国现代化的过程就是农耕文明转变成工业文明的过程,所谓的民主必须要有能支持的土壤,没有能够支持民主的土壤,妄想到达所谓的民主,那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这个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水到渠成的蜕变。

海龟:看起来你的故事好像结束了。

村夫:是啊,自己综合看来,对这个故事其实很不满意的,部分细节解释的还不够完善,有点大而粗。不好,要快跑!

海龟:怎么了?

……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因为海龟被杀气腾腾的左岸群主慕容大婶和群内椰子城管一棒子打晕了,村夫落荒而逃。

椰子城管奸笑着说:时不时的放那个精神病村夫出来忽悠忽悠,总是会有傻子上当,一上当打黑棒就简单了。老规矩,男的归你,女的归我。

以上故事,纯属杜撰

如有雷同,你去告我

后记:

我非常尊敬的李泽厚先生,95年提出把中国的发展归纳为四个顺序:经济发展、个人自由、社会公正、政治民主。

前两者大体上是“对民宽”,后两者应该是“对官严”,中国的六十年,先三十年对官严对民亦严,后三十年对官宽对民亦宽,这当然只是大体而言的。

李泽厚称,这四个方面,不同时期侧重可以微调,但顺序不能变。

李先生的论述非常之精辟。

但是以个人愚见而言,应该在李先生的这段论述里加一个必要的东西,那就是普及教育。

而且还得稍微颠倒一下顺序比较合适,经济发展、普及教育、政治民主、个人自由、社会公正。(8)

或许这样更对应中国目前发展的历史和顺序。

注释:

(1)英,美,欧洲大陆,三者的民主各有区别,不能一概而论,但是都有其共性;

(2)中国很多的问题,都是因为农业文明在转向工业文明期间,不可避免的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3)农民工与工业的关系,这点学术界基本保持一致看法,各位可以自行参阅百度;专家门可能关键的一点不敢说,资本都是血腥的,犹如英国的羊吃人圈地一样,村子的各种调控,无非就是赤裸裸的把农民赶往城市。

(4)在国际大环境里,印度跟巴西还算后民主国家里比较好的,更多的后民主国家,特别拉美暴露的问题更多,很容易引起社会动荡,代表是埃及,亚洲也有,闹的比较凶的是泰国。

(5)总体来讲,教育上出现的问题不单一是后续社会教育,其中还一个核心重要点就是家庭教育。坦白而言,因为时间,以及社会大环境的关系,懂得家庭教育,并且能有时间来真正教育孩子的家庭,在国内占有的比例非常之少。因为与主题无关,所以过而不谈;

(6)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省人大法制委主任委员金正佳在参加省人大分组审议时说,一些政府机关老觉得法治的对象是老百姓,其实法治的第一个对象是政府,依法行政约束的是政府本身;行政权大于所有的权力,这与依法行政不相符,政府应当是有限的政府,不应该是无限的政府;

(7)这个百度;

(8)这个解释起来太累,鉴于椰子的疑义,所以稍微说两句,心理学里谈自律的时候,有一个核心内容,推迟满足感。可以套用到一下,强权想要在民主的世界大洪流之下保持强权,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尽可能的最慢的满足村子里的人的幸福感。因为如果兴奋感满足的太容易,村民必然会要求最后的民主。所以说,在强权的角度考虑而言,慢慢释放的顺序,应该是我个人认为的。

就此打住了,不能再说了。

我也坚信村子必然会走向民主和富强,因为综合来讲,村子的整体还是在前进的。

鸣谢:

国际惯例,优先感谢亲友团,幽雅,猩猩,椰子。提建议,修改文字标点,排版。

然后,感谢左岸群内:广东-飘鸥,河南–一阅天荒,潮汕-「卷柏」,江苏-《遥望》,在当时我调侃海龟的时候,他们给出自己对民主的看法和意见。

摘自:http://www.zreading.cn/archives/4002.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