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素 : 蒋介石心中的国之重宝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资料图:台湾大学校长李嗣涔(前左)颁授著名学者孔德成先生(前中)名誉博士学位。图片源自网络)

这些日子以来,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因为反对者掷鞋抗议如影随形,公众活动频率降低不少。但他仍高调地出席了前考试院长、孔子第七十七代嫡孙孔德成逝世5周年纪念会,大谈“政者正也,子率以正,孰敢不正”等孔孟经典对台湾当局历来执政理念的影响与重要性。

事实上,自蒋介石、蒋经国以降,台湾对儒家传统文化的重视非比寻常,928教师节当天不但全台一律放假,台湾各地孔庙也均有古礼祭典,表达对师道的尊重。直到李登辉、陈水扁当政,打着去除党国封建的招牌,才逐渐让孔氏家族与儒家文化褪下尊荣的外衣,各项礼遇、祭孔规格也略为缩减。但即便如此,儒家思想在台湾民众心中仍有一定分量,也使马英九仍须坚守尊孔的传统路线。

也不免让人联想到,蒋介石史上几次大规模转进,无论抗战时撤回大后方,或49年渡海来台,除了打包国宝免于战火摧残,延揽知名学者外,也从没忘了屡派重兵、带着孔子嫡系的孔德成随行,为的就是孔家代表的儒家道统,在老蒋眼里,如同国之重宝般珍贵。

5年前撒手西归的孔德成是史上最后一任“衍圣公”。所谓衍圣公是孔子嫡系后裔世袭公爵封号;早在西汉平帝元年,为宣扬礼教,封孔子后裔为褒侯,此后历朝名字迭有更改,直到宋仁宗至和元年改封“衍圣公”而延用至民国。可说代代相传,不受改朝换代影响,就连溥仪复辟或北洋军阀,对孔府的高规格礼遇也不曾有丝毫减损。

1935年,袭封32代衍圣公的孔德成上书要求取消世爵;当时国民政府基于道统不可废,为每年一次祭孔,创设“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简称孔子奉祀官,孔德成宣誓就职当天,不但由陈立夫主持,戴传贤监督,蒋介石更亲临祝贺以表重视。奉祀官也是民国百年来唯一世袭的有给职特任官。

1937年底,日军进逼鲁南,为避免日军与伪满州国对孔府动起拉拢的歪脑筋,蒋介石赶在曲阜沦陷前,派驻兖州七十二师师长孙桐萱安排孔德成夫妇迁往武汉,发表抗日宣言,再转赴重庆。蒋介石在歌乐山为孔府修建奉祀官府,孔德成除被指派参与国府参政会,并在重庆拜王献唐为师,为学术打好底子。

徐蚌会战后,国民党惨败之势已成定局,蒋介石火速派人将曲阜孔府文物先撤至台湾暂时安置。当时孔德成尚在美考察文化,并于1949年3月辗转由港澳返回大陆,蒋介石同样派人护送孔德成于4月间赴台,较国府其他官员要早了许多。

孔德成来台后,蒋介石随即在台中市移拨两栋日式平房作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府临时办公室,等于是孔德成的正式官邸;下设秘书处、总务处、管理处、会计室,共编制职员十五人,不需考试等铨叙资格。至于孔德成出任的孔庙奉祀官不但待遇未变,等同部长级薪资待遇。其余还有从祀“四配”,分别是亚圣孟子、宗圣曾子、复圣颜回、述圣子思后裔,每年于孔府家祭时陪同担任奉祀官,也享有简任官、相当部会的司长级待遇,每月约能支领人民币2到3万元薪资。

之后,随着国民党将孔府文物,与故宫博物院南迁文物、中央博物院筹备处文物、中央图书馆善本图书、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文物、中华民国外交部档案安置于台中县雾峰北沟,由中央文物联合保管处管理。孔德成也一度出任故宫、中央博物院联合管理处主任委员,等同日后的故宫博物院馆长。蒋介石随后也在台中为他安置另一处官邸,将奉祀官办公室与官邸分开。

只是老蒋虽给予孔德成极高的礼遇,但孔家的正字招牌不时成为各方锁定焦点,“望之俨然,即之也温”的孔德成又不擅长官场交际,为官之路风波不断。

例如他出任故宫管理处主任委员,手下不过十几个人,管着浩繁的四千五百二十八箱文物,且国民党抱着反攻大陆不放,当然没有多余经费修缮硬体设施,此时偏偏发生北沟库房漏雨,致台湾保存的文澜阁四库全书传遭在山洞中水泡损毁的消息,立刻引发连番批判。虽然最后查明仅是十余册《四库全书荟要》出现霉损问题,补钞修缮或用蒸汽方法将粘黏页数重行展开后已大致弥补。但《四库全书荟要》在圆明园所藏真本毁于英法联军后,也是号称人间“唯一孤本”,珍贵性也非比寻常,孔德成力不从心,只能因监管不周而自请处分,请辞了事。

也因此孔德成来台后的官场际遇,大略不脱国大代表、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等闲职,也曾代表国府多次赴海外讲授儒学精义。反倒是上世纪80年代,因中共改革开放,改变批孔立场,据说在宋美龄建言下,蒋经国意外起用孔德成出任考试院长以示对道统的尊重。虽属酬庸,孔德成也以无为而治著称,鲜少介入争议,但其位阶已相当于行政、立法院长而颇为崇高。蒋经国过世后发布遗嘱也因此有孔德成署名。

李登辉时代,孔德成初期仍任考试院长。不过他先是在修宪时被公推出面捍卫孙中山学说五权宪法体制,保障考试院不被李登辉废去;紧接着碰到李登辉祭出阁员年轻化大旗,透过舆论暗示他退职。孔德成二话不说,强调“世代交替为时势所趋”,主动请辞,过着低调的退休生活。之后李登辉去中国化攻势越发激烈,尤其民进党立委多次质疑解严后不该保留“官府”“世袭”等封建意味制度,多次杯葛预算,李登辉因此宣布废除位于台中、设置已数十年的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府。孔德成也是潇洒地悉听尊便。

事实上,孔德成一生严谨、谨慎,绝口不谈政治。他的台北寓所素洁俭朴,四壁不挂一幅书画;待客一视同仁,一律九十度鞠躬送离,遇到同仁也总是抢先打招呼、行礼鞠躬,许多人都感到承受不起。虽身兼多职,因他认为奉祀官是传承文化的义务职,因此婉拒国府发给的薪俸,始终仅领一份薪水,也不住官舍。

相较官场沉浮,孔德成最值得称颂的贡献,或许是从1955年开始在台大中文系、人类学系讲授“三礼研究”“金文研究”“殷周青铜彝器研究”等课程;即便晚年离开政坛,行动不便、听力视力退化,每每婉拒外界邀约,但他到台大、东吴、辅大任课行程始终不变;台大在他每堂课前,也必然安排一名学生到授课大楼前等候,搀扶孔德成一步步走入教室。授课前后50年从未中断,直到他过世不久前辞去教职为止,真正作到了孔德成自己所言,毕生是个“教书的人”。

在台湾对孔氏家族与儒家文化渐行渐远的政治现实中,孔德成生前虽看到两岸和解的大局,并曾对大陆在海外广设“孔子学院”,弘扬中华文化的做法表达高兴,他却仍绝口避谈政治,终其一生也没有再踏上曲阜故里一步,终老在台湾这座孤岛。从此也可以看出孔德成在跌宕的政治风波中,谨小慎微的处世之道。

反倒是接受西方大学教育,并一度在海外从商的孔垂长,在孔德成过世后同意出任无给职的孔府奉祀官,解决台湾官方担忧非孔家嫡系能否接任奉祀官的头痛问题;并接受马英九聘请,成为台湾最年轻的国策顾问,重新接起孔家与儒家文化传承的棒子;又于2010年首次回到山东,展开两岸儒家文化交流推动工作。新一代孔家传人的作风,似乎也象征着两岸间一个新的局面正在开始。

摘自:http://dajia.qq.com/blog/3192051156856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