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131105网络到底是让痕迹保存更加容易呢还是相反?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崔永元-实话实说:今天去超市,专看玉米,这两家超市明确说,他们卖的食用甜玉米不是转基因的,而且从来没有卖过。至于油,营业员甚至掏出手机当场维基百科,然后说,噢,我们不会卖这样的油。——你一定好奇,崔永元为什么在大街小巷流窜调查,而不去问权威部门,其实转载网站上权威部门的说法是简单又大尾巴狼的做派。

 

@马伯庸:我高中时的日记至今搁在家里,小时候拍的照片也还在。而我在98年那会儿浏览的网站和论坛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个别论坛也许还在某个硬盘深处留有备份,但大部分帖子连备份都没有就彻底消失。几百年后,谁要想研究那段时期的网络史,恐怕史料会相当缺乏。网络到底是让痕迹保存更加容易呢还是相反?

 

@冉云飞:天天失望,但年年盼望,用智商低不足以说明这样的心理纠结。我认为懦弱乃人性的一部分,但需要诚实地面对。盼明君盼他人施舍,其实就是不想自己负责,也是懦弱在身而又不面对实情的人不由自主的了望塔。《中国合伙人》里说“最大的骗子其实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总是想改变别人,而拒绝改变自己!”

 

@郭德纲:一声飞鸿叫,撕破了碧天皱,秋来才知愁时候。金井锁梧桐,人比黄花瘦。疏雨滴滴,池荷添锈。几株衰柳,欲解凄凉何能够。一阵阵草迷离,水云间无前后。霜寒潭冷,问鱼龙吃草吃肉?望山头,半红黄叶,断续边关调,笛声又。萧寺暮云遮,离恨重叠,蛰鸣四野音传透。枕冷衾寒斜月残灯,哪里是夜?哪里是昼?

 

@冉云_飞:不必悲伤,早年我一直坚持在黑暗的隧道里每天吹口哨,吹了多年,应和者寡,但从不绝望。现今的恶与以前相比没有恰当的包装,露出的狠你一下就感觉到了。其实以前的狠就是因为意识形态自身带有强大的维稳功能,很多民众不觉其狠,麻木胜过感知。林昭死多少年后你才知道?认识功权同学你花了几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