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孔和尚是坏人吗

摘要

其实,无论左派还是右派,只要关心中国,总能够坐下来谈一谈的,能够达成一些共识更好,即便没有任何共识,又有何不可?国际上交战的双方还可以谈判,八国联军现在都是中国人的座上宾,互相杀死了几百万士兵的国共两党还称兄道弟的,大家只不过是观点不同,有必要剑拔弩张、不共戴天吗?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老杨头:

你好,最近在微博上看到陈有西律师同司马南合影,引起轩然大波。记得不久前,陈大律师还和你一起去过以色列,当时,看到令我尊重的两位老师的合影,我还兴奋了一阵,可现在他又跑去和司马南合影,让人不解。可更让人不解的是,顺着微博连接,我竟然看到你和孔庆东的合影,而且你还在微笑。我第一个感觉是有人恶作剧PS的,但看到是一起合影的五岳散人发出来的,不得不信了。你和孔庆东,在思想上南辕北辙,怎么会到一起合影?你应该注意自己的形象,不应该和这种人一起,败坏自己的人品。我在网上没有搜到你对这张照片的任何解释,老杨头,这种照片同你的座右铭“嫉恶如仇、从善如流”能放在一起吗?你是被人算计了?还是有难言之隐?

一位一直相信你的读者十月二十一

杨老师:

您好,我一直阅读的您的文章,给我启蒙很多,我也推荐给自己周围的人阅读。我妻子是一名公务员,她也喜欢您的文章,我经营一个小生意,我们过得还可以,今后有时间,都会继续推广你的文章。今天写信有一件事相求,28日晚,我们有了一个儿子,6斤8两,取名字时,妻子说我在网络上“认识”那么多名人,不如请令我们尊重的名人取一个。我知道你和孔庆东老师熟,你能帮一个忙,托他为我儿子取一个名字吗?下面是儿子的生辰……(省)

湖南读者XXX国庆

杨恒均回复:

其实,国庆节期间,还有一位网友通过微信同我对话,和第二封信内容很类似。他说是我的微博听众,刚刚喜得儿子,希望由名人来取名。我正要回信说我不太会帮人取名,他却发来了要求:让我给孔庆东老师说一声,帮他儿子取个名。他说,孔庆东的朋友中只认识我。

我有些哭笑不得,顺手回了他一句:你为啥不找我给你儿子取名?我当然也是半开玩笑,我们聊过不止一次,算是朋友了,其实,他真找我取,我还得拒绝呢。但他还是从我的玩笑中听出了“敌意”,过了一会才回答:您给孩子取的名字会不会成为“敏感词”?再说,您到时被抓起来了,孩子怎么办……

我对他说,哦,按照历史大趋势,真要抓人,也应该先抓你的孔老师吧。这家伙比我反动。

玩笑归玩笑,我还是答应帮他忙,但心里肯定不是个滋味,这两位网友如果仅仅找我帮忙,开一下孔庆东的后门,倒没啥,问题是他们都自称我的(忠实)读者,却又请我去找同我观点截然相反的老孔取名。当然,他们可能只是为了取名才这样说,压根没读过我的文章,也有可能他们同时是老孔的(忠实)读者,如果能成为传说中“极左”与“极右”的读者,他们应该是相当高的高人了。

按照国内的划分,老孔是“极左”,我老杨头就是“极右”,这个当然不符合国外的划分标准,甚至正好相反。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在诸如“文革”、评价毛、北朝鲜、香港等等“热门”问题上,我们的观点几乎是完全相反的。可以不夸张的说,在这些问题上,国内还没有哪一位时评作者写过超过我的篇幅。例如仅仅“歌颂”香港与港人的,我就写过20多篇,在世界各地的报纸上广泛流传,同老孔的观点针锋相对。

第一次见到孔庆东是在海南举办的一个活动上,有朋友说,孔庆东也来了。我有些吃惊,虽然邀请来的人什么观点的都有,但如果按照国内的划分,毫无疑问,“右派”占绝大多数。孔庆东一个“大左”,是深入虎穴,还是单刀赴会?

就是这个第一个印象,让我对他有了一些“同情”甚至“好感”,原因同我的经历有关。作为现在大家口中的“右派”,其实我是从“左派”群里跳出来的,而且,现在还常常“单刀赴会”会见各路左得出奇的体制内人,试图交流观点,取得一些共识。我的一些私人朋友,也还是以左派为主。我出入的这些左派们同孔庆东还不一样,他们可是拿枪拿刀掌握公权力的。而老孔只不过是一位教授,并无公职,也没有公权力。

等到见面后,我听到一位朋友说,在来的路上,他们几乎都回避同老孔说话。听到这话,我心里“扑通”一下,很不舒服,因为这种情景不正是同我有时置身左派群体中时一模一样?所以我当时就决定,如果老孔在这次聚会中受到冷落,只要他不拒绝的话,我会同他多多交流。那张五岳散人、孔庆东和我的照片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拍的。是我主动要求一起照的,就是表示对他只身来到“右派”云集的聚会中婉转表达我的赞赏。

没想到,那张照片被五岳散人放在微博后,引来我十年来遭受的最大一次冲击。实话实说,我几乎所有的朋友、老师,迄今为止,没有一个赞同我的。这在我十年写作、贴照片中,还真是第一次。我甚至为此多次同老师、朋友争论,都无法相互说服。一位长者直言不讳的话让我醒悟过来,他说,你为什么同那个坏人合影呢?

看起来,他们都认定了孔庆东是坏人,而我一直认为他是和我有完全不同价值观与观点的人。在我自己的价值观里,我一直把一个人的观点与人品分开来看。孔庆东的观点同我完全不同,但只要他不掌握公权力,把写观点的笔变成杀人的刀,总归还是言论表达的范畴。我在西方生活这么多年,什么观点没有见过?大家不都和平相处?

对孔庆东的个人人品,我还真是不了解,但同他短短的交往中,我没有发现什么大问题。例如,我注意到,他是一个很守会场纪律的人,而且做事比较认真,而这是我比较看重的。后来某一次,阅读了他写中国文学的几篇文章,也感觉到他的专业知识很扎实。

有意思的是,那些劝说、批评我的老师中,几乎绝大部分根本不认识老孔,也没有看过他的文章,当然知道他在香港、自由媒体与北朝鲜等问题上的观点,也大多是通过引述与微博。他们大多是通过这些来判断他是一个“坏人”的。(也有少数朋友,确实被孔庆东骂过。)

从观点判断人品,我是有所保留的。除了我上面提到的那些经历,就是目前中国的现实,如果孔的那些言论说明他是“坏人”,那么我身边接触到的超过70%的普通人在某个观点上,几乎就同他一样,难道都成了“坏人”?换位思考一下,所有不赞同我的观点,或者不能接受我观点的人,是不是也应该认为我是“坏人”?那个数字恐怕要比认为老孔是坏人的还要大很多。

老孔是好人还是坏人,每个人可能都有不同的标准(那位被他骂的教授就应该认为老孔是坏人),即便老孔认为和他观点不一样的人都是“汉奸”、“坏人”,我也不愿从他的观点来推断他是坏人。我认为靠一个人的观点来定“好人”“坏人”恐怕会有些问题,尤其在当今的中国,如果只是观点不同,并不应相互排斥,要找机会交流。这就是为什么在那次海南聚会中,我临时组织了一个对话会,我坐在老孔旁边,挥手召集了一帮“右派”来向老孔提问、辩论。于是从香港问题、北朝鲜问题等等,媒体人一一提问。

可惜这个聚会被终止了,可能有人误会,我在搞一个围攻老孔的“声讨会”,一开始老孔可能也这样认为,他说话比较激动,但他们后来应该都明白了。就是找这个机会,左派右派大家互相交流一下,也让老孔能对那些他很讨厌的“右派”媒体人与写作者当面表达自己的观点,说清楚,当然,我也乘机学一些东西。

那天饭桌上的聚会,如果真有火爆场面,甚至肢体冲突,我绝对会站在老孔一边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自己当主持,不问问题,多让老孔发言。当我发现他比较激动,回答问题出现逻辑问题时,我也有问题特别想问,我当时不得不发消息到另一位在场的媒体人的手机上,请她帮提问。

(孔庆东,著名知识分子,极富争议;图片来自网络。)

其实,无论左派还是右派,只要关心中国,总能够坐下来谈一谈的,能够达成一些共识更好,即便没有任何共识,又有何不可?国际上交战的双方还可以谈判,八国联军现在都是中国人的座上宾,互相杀死了几百万士兵的国共两党还称兄道弟的,大家只不过是观点不同,有必要剑拔弩张、不共戴天吗?

我从来不排斥观点不同的人,同不同观点甚至反对我的人一起,并不会改变我的观点,相反,我会利用这样的机会对照一下,检视一下自己的观点,是否偏激了?是否顾此失彼了?是否因为自己“政治正确”就不可一世、甚至枉顾事实了?自己的理论是否真适合中国的特殊国情与民情?

我认为,今后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如果想让自己的思想成为主流、发挥作用,影响更多的人,对社会与国家都有益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能够吸取对方优点,说服对方,而不是搞自己的小圈子,个个相见恨晚、互相吹捧、自得其乐。

我对有不同观点的人持宽容和包容的态度,这当然是指对个人,而不是当权者,不是那些掌握了公权力的人,对他们,要坚韧不拔地抗争,相信这些大家没有异议。还有,我的宽容与包容也不是针对那些人品有严重问题的人。我可以与不同观点的人交流、交朋友,却会对那些人品有严重缺陷的人敬而远之。面对一些极端性格和变态的人,我认为对他们宽容,就是对自己残忍。最好的办法是远离他们。

不管你的观点多么冠冕堂皇,多么“政治正确”,如果你人品低劣,那么,别人都会对你所有的追求与观点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相对于看几本书就可以培养出正确的观念、抄几条博客里的句子就可以让自己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甚至看了几条微博就认为自己已经彻底觉醒的网友来说,一定要注重自己的人品。人品,才是需要长期培养与自我修养才能达到的;人品,才是你用来对付一切邪恶的最锋利武器与最坚固的堡垒。

摘自:http://dajia.qq.com/blog/190998093788324

↓↓↓

    A+
发布日期:2013年11月18日  所属分类:呐喊
标签:
  1. 孔斜眼这条畜生是中宣部派来监视右派会议动向的,老杨太幼稚,善良有点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