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之辨,就是义利之辨》之精彩评论

摘要

《左右之辨,就是义利之辨》这篇文章下的评论也是蛮能引起人思考的,获取比文章本身更能理解一些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左右之辨,就是义利之辨》这篇文章下的评论也是蛮能引起人思考的,获取比文章本身更能理解一些

雷达 | 2013-12-04 22:29

矫枉须一定程度上过正,方才有效。日本,韩国,台湾,以色列等算是跟班吗?人家只能给你指路,告诉你规则,在竞争的轨道上,一开始肯定有个适应规则的过程,不会因为你是后来的,就对你特别照顾,采用双重标准——人家不为自己国家利益着想,为谁着想?每个人尽力争取属于自己那份利益,这正是自由竞争的核心所在。难道像某些走正路的国家,自己的人民饿死,却装逼去支援别国?!你搞没搞好,看你自己,怎么苑别人。比如市场上两个做生意的老板,自由地竞争,一个挣了大钱,另一个却破产——难道赚钱者会因为破产者而有罪恶感吗?能说赚钱者的赚钱是破产者之所以破产的原因吗?恐怕不能这么讲吧!当初刚开放的时候,以及后来加入WTO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吃了大亏,可现在看呢?在进入那个规则熟悉圈子之前,那亏是必须要吃的。简而言之,这是退一步进两步,或者磨刀不误砍柴工的“亏”。

引用: 秋风无迹

"但他们有意忽略一个事实:西方国家在地缘政治问题上从来就是实用主义者,他们从不会因他们自己的利益诉求伤害到第三世界国家及其人民的利益而义愤填膺。这类右派认为中国一旦全盘西化就一切 OK、公平与正义就自然会实现。他们罔顾历史上西方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血腥事实、他们把西方某一个历史阶段上的优越性当作了人类社会形态的终极真理."

 

2余以为 | 2013-12-04 20:39

正好颠倒了,福利主义的利字很说明问题,唯物主义的物也是利。

所以,唯物主义者不算左倾

--- 李野航

所以,只重福利的欧洲的社民党其实已经变右了。

--- 李野航

 

4刀海 | 2013-12-05 11:38

按照野航兄的定义:只有一些基督徒或佛教徒才能称为真正的左派。绝大多数的人只能沦为右派。野航对于左派右派的定义只是一家之言,放到现实中很难进行分辨。人是复杂的集合体,很难区分其本质到底是左还是右,但是其具体的观点却可以分出属于左或右。野航兄则认为这是异化。我认为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更直白一点就是人的屁股决定脑袋。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肉身之正当性乃人类生存之基础,人应当致力于保护这个基础。)那这个社会右派就太多了,而现实是左派的人反而更多。这就是野航兄左右定义的瑕疵,用异化来修正其定义,反而显的社会或人的不正常。而人类几千年来就是这么过来的,这说明人和社会都是正常的。

如果按照自称左或右的话,我自认为我属于偏右一点的。具体的数字是和周恩来总理一样,离右派还有五十米远。

社会存在着左和右是正常的,每个社会都有着激进或保守的势力,没有反而是不正常的。存在着左和右必然伴随着争论。可是作为执政者却不能沉迷陷入到争论中去。邓小平最主要的论断就是:不争论,主要防左。

执政者要有自己的目标。就像是一辆行驶的小汽车,开到什么地方去不能由刹车油门说了算,而是由驾驶员说了算。司机要做的就是掌握好油门刹车,使之正常行驶。刹车不好的时候要修理刹车,油门不好的时候也要修理油门。不能停下,也不能太快影响安全。就如老子所言:治大国犹如烹小鲜。掌握好火候,当一个优秀的厨师也需要高超的技巧。只有这样或许才能做出总设计师设计的魅力时装。一句话就是:不想当好厨师的司机不是合格的裁缝。

不过,经济基础决定上乘建筑。这样踩着油门又点着刹车行驶的方法,开始的时候还可以,一旦上了高速路需要提速的时候再这样就有些毁车了。

回刀海兄:重新定义左右很有必要。真正的左派的确极少,大多数出于利益之计量而对社会持有某种意见的皆属于右派。右派并不是错了,而是,出于利益之计量之一切意见与行动皆不足以保证利益之长远实现、且终将走向溃败,每当此时,超越利益维度之形而上的诉求则变得极其重要,而这,才是左派存在的真正理由。搞清楚这一点,左右之争,可以休矣。

--- 李野航

5刀海 | 2013-12-05 14:48

野航兄太理想化了。在超越利益维度之形而上的诉求上说,野航兄有道理:左右之争,可以休矣。

可是现实太骨感,左右之争将长期存在,不过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左右之争这样的稀泥连小平同志都和不了。何况你我,最好的办法还是不争论,也不要轻易的挑起这个话题。还有野航是兄,刀海是弟,这样的便宜兄弟不能沾。

必也正名乎,中国时下之左右之争实际上是利益之争,利益之争就是一种右派和另一种右派之争,的确,这个争端连邓小平都解决不了。然而因为这种打着左右之争的招牌的利益之争混淆了视听、让从古以来西方先知/基督教传统之正义论以及中国儒家的义利之辨沦落为一种形而下的计虑的话,我们真是人类文明之罪人了。

--- 李野航

6liextend | 2013-12-10 16:13

中国的左右之争真是朴素迷离。我最近觉得左派是儒学文化的现代传承:忠君,爱民;君为轻民为贵社稷次之。是有几千年的帝制文化传统的。属于老古董了,因循守旧。

左派是知晓近代,民主法治社会优越性的人。民主法治社会实践证明是最能解放人的社会制度。所谓让每个人在自己的田野上展现英雄的性格。(吕嘉健先生语)

中国现在的左右之争实质是新旧之争,近代与远古之争。

当然左右之争本来应该是先生所语“左右之辨,就是义利之辨”。

7liextend | 2013-12-10 16:14

右派是知晓近代,民主法治社会优越性的人。民主法治社会实践证明是最能解放人的社会制度。所谓让每个人在自己的田野上展现英雄的性格。(吕嘉健先生语)

不好意思打错字。

了解了西方关于左右派的定义,全不是这样,可以说恰恰相反。

--- 李野航

 

相关文章《左右之辨,就是义利之辨》http://www.yshuodao.com/7250.htm

来源: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1054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