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演讲实录

摘要

我今天要特别讲到一个垄断,我们必须反,这就是思想的垄断,也就是有一种思想要主导一切,要包含一切,使我们没有办法去跟它竞争,没有办法提出跟它不一样的思想。我认为这种思想的垄断对人类的损害是灾难性的,因为它阻碍了新的思想的出现,也就是阻碍了人类文明、人类进步的星火。任何时代只要思想是自由的,人类就会取得更大的进步,如果思想是不自由的人类就会停滞。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张维迎:谢谢大家给我这个殊荣。尤其是有一位杰出的经济学家和一位杰出的企业家为我颁奖,我感到非常地荣幸。下面我讲一个问题,就是经济学中的利益与理念。

张维迎:经济学一般被认为是研究利益的,经济学家认为人的行为是由利益支配的,理性人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所以每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就可以实现任何潜在的帕勒特自由(音),这也是我长期以来在经济学中学到的东西。但我一直有一个困惑,如此一来我们为什么需要经济学家?有就是说有没有经济学家这个世界上每个人行为都是一样的,那我们要经济学家干什么?如果我们经济学家不能够使这个社会变得更好,那么我们使用社会资源所做的这些事情可能就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这样一个经济学的假设,事实上也没有办法解释我们人类为什么犯那么多的错误,包括为什么在那么长的时间内,世界上有1/3的人选择了一种经济制度,这个经济制度就叫计划经济,它给这些人带来了多重的灾难。我们甚至没有办法解释我们经济学内部的一些基本内容。我知道今天有一位非常令人敬重的诺贝尔奖得主萨金特教授坐在这里,他是理性预期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但我也有一个困惑,按照理性预期学派的观点,任何政策是不能起作用的。假如这样想的话,每一个政府官员也应该有理性的预期,如果他们预期到政策不会起作用的话,他们为什么还要制定政策?所以这也是我长期的一个困惑。

张维迎:我们也知道,和凯恩斯站在完全不同立场上的另一位著名经济学家米塞斯他讲过这样的话,他说“人所做的一切是支配其头脑的理论、学说、信条和心态之结果,在人类历史上除开心智之外没有一物是真实的或实质的”,一般认为社会学说的冲突是因为利益的冲突,如果这种理论成立的话,人类的合作就没有希望了。米塞斯还说“没有思想的行动和没有理论的实践,都是不可想象的,人的行动受各种意识形态的指导,因而社会和社会事物之任何具体秩序皆某种意识形态的结果,任何现存的社会事物都是现存的某种意识形态的产物,在某一社会里会出现新的意识形态并可能取代旧的意识形态,因而改变社会制度,但是社会总归是持续和逻辑上事先存在之意识形态之产物,行动总是受观念的引领,它将预先考虑好的事务付诸实施”。我想我引证这几位伟大的学界的思想只是说明一个问题,人类的行为不仅仅是受利益的支配,也受观念的支配,也正因为这样,好多出于利益的行为经常打着观念的旗号。

张维迎:这样我们经济学家就大有用武之地。简单来说,经济学家的任务就是通过我们自己的研究改变人们的观念,使人们能更好地认识到自己的根本利益所在,比如说我刚才提到的人类在那么长的时间内选择了那么一个糟糕的制度就是计划经济,并不是由于人们不在乎他们的利益,而是因为他们不明白他们的真正利益所在。他们以为计划经济可以对他们带来最大的利益,而时间我们现在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理念。正是这样一个错误的理念,导致了我们人类历史上一个巨大的灾难。经济学家从很早开始,其实就是完成了这样的任务,就是改变人的观念,200多年前亚当斯密让我们认识到市场是人类最有效的合作制度,自立行为对社会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如果我们有真正的私有财产制度和充分的竞争的话。我们中国经济学家过去30多年对我们的社会或者说对我们的人类做的主要贡献就是让我们中国人开始接受200多年前亚当斯密已经提出来市场经济的理念。我们经济学家使我们破除了对人民公社的迷信,破除了对计划经济的迷信,使我们不再相信铁饭碗、大锅饭的平均主义制度是一个好制度,由此才推动了我们的改革。经济学家也使我们中国的民众相信,自由竞争、自由价格、私有产权、企业家精神,这些对任何一个经济的进步都是具有巨大意义的。

张维迎:经济学家要完成这样一个任务,就必须有真正的独立的精神,因为我们知道尽管人类可以合作行动,但是人类只能个人思考,社会不会思考,正如米塞斯所讲的,人类的新思想总是从一些少数人开始的。或者可以这样讲,我们指出一种观念一种思想是新的,就是因为它是绝大多数人所不认同的,因为大多数人是根据已有的传统的思想在思考。

张维迎:米塞斯曾经谈到,信仰普通人并不比信仰上帝、僧侣和贵族的超然天赋更有根据,民主保证的是一个依靠大多数人之愿望和计划的政治制度,但它并不能防止多数人成为错误观念的牺牲品,从而选择不当的政策,以至无法达到目的,而且还会招致灾难。大多数人也可能犯错误并毁灭我们的文明,好事不仅仅靠它的合理性和有利就能成功,只有当世人最终采纳并支持那些合理而又可以实现目的的政策时,我们的文明才会增进,社会和国家才能使人更加满足。

张维迎: 所以经济学家只有在他保持他真正的独立精神、真正地充满一颗自由的心的时候,我想他所提出的观点才是值得重视的,才有可能对人类的进步作出贡献。在我们经济学上,有一个很重要的思想是关于垄断的,在法律上有一部很重要的法律《反垄断法》,在上个礼拜我曾发表了一篇文章,我认为所有反垄断促使反的东西很多是真正的竞争,这其实与经济学家对竞争和垄断的错误定义有关。我也说过,我们真正需要的反垄断只有一种这就是政府强加的垄断,自由竞争不会产生持久的真正的垄断。但我今天要特别讲到一个垄断,我们必须反,这就是思想的垄断,也就是有一种思想要主导一切,要包含一切,使我们没有办法去跟它竞争,没有办法提出跟它不一样的思想。我认为这种思想的垄断对人类的损害是灾难性的,因为它阻碍了新的思想的出现,也就是阻碍了人类文明、人类进步的星火。任何时代只要思想是自由的,人类就会取得更大的进步,如果思想是不自由的人类就会停滞。今天,我们同样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好在即使生活在不自由世界的人,我们仍然可以享受自由世界所创造的技术、观念,这是拜托经济的全球化和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但我们始终不应该忘记,人类观念的进步一定是从少数人开始的,如果我们的社会不能对少数人的思想提供真正的宽容,我们的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进步。中国的历史上有很好的例子说明这一点,两千多年前,在孔子生活的那个时代孔子的思想并不被各国的君主所认同,甚至也不被普通老百姓所认同,所以他周游列国如丧家之犬,如当他掉在陷阱里的时候,农民告诉他说你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谈什么福祉?但幸运的是,当时的社会并没有封杀他的“微博”,,所以他的思想仍然能够传输。到后来到秦始皇的时代,不仅焚烧了儒家的微博,甚至把他们的粉丝都杀掉了,由此导致了巨大的灾难。我希望大家永远记住这段历史。谢谢大家!谢谢 对我的奖励。

 

来源:网易财经

摘自: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852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