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赛萌:我为什么要批评政府——兼答清风小荷的来信

摘要

我希望中国永远都有那么一群人充当政府的反对派角色,那怕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相比于懦弱无能的政府,英明果断的政府更有可能走向独裁,二战时德国与意大利的反差就是最佳的例证。因此,越是英明果断的政府,当所有人都高喊政府正确之时,就越需要反对的声音。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上周,一位昵称为“清风小荷”的萌友在微信(ID:saimenghu)上对我发表在香港《苹果日报》上的那篇题为“甲午战争120年之后”的文章进行了批评,称“不能为否定而否定”。之后,他给我写了一封邮件,阐述了他的一些看法和观点。

在经他本人同意后,我将他的来信和我的回信公布给各位萌友,顺便也算是对各位萌友一个统一的答复——我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跟政府唱反调,许多萌友曾多次在微信上问过我这个问题。

以下是我的回信

——————————

小荷兄:

你好!

年关将至,诸多杂事缠身,以致这么久才回你的邮件,实在是歉意万分!

首先回答你的第一个意外——“很惊讶萌兄没有用gmail邮箱,而是选择用国内的163邮箱,至于原因就无需多言了吧。”我知道,曾有人士因使用雅虎邮箱发送敏感消息,后邮件被有关部门截获。

因此,尽管我一直在使用国内的网易邮箱,但我不会用该邮箱发送敏感内容(早在学生时代,我已被告知邮箱被监控)。此外,我还有数个gmail邮箱,由于网络不稳定,所以很少用,只是在与海外朋友联系时会偶尔用到,也仅限于此。

其次,恕我直言,你在来信中似乎已经同意了我的观点——“作为公民个人,有言论自由,你可以对任何一项政府政策提出不同意见,而不必去考虑该怎么做。”也就是说,批评政府是我们不可剥夺的权利,那怕是我们并没有想到更好的对策,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对政府提出任何批评,那怕是不正确的批评。

不过,尽管你也认为“批评政府”是权利,但一回到钓鱼岛这个具体事件中,你又说“在某些人看来,中国政府永远是错的,(他们)不去思考一下中国外交的进和退都做了,这些人到底想要什么?”简言之,你这句话要表达的意思是:中国曾经韬光养晦,大家骂政府窝囊;现在中国对外强硬,大家又骂政府冒进,这些人只会骂政府,而不去想想其实中国在进退之间都做过尝试。

如果说批评政府是权利,哪怕是不正确的批评。那么,无论民众骂政府窝囊还是骂政府冒进,都是无可厚非的,因为这是人家的权利。就如同有些人喜欢唱流行歌,有些人喜欢听古典乐,你并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喜欢流行歌或古典乐,他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是他个人自由,旁人干涉不得。

具体到这些批评的观点上来讲,骂政府冒进的观点就一定不合理吗?其实,无论是民族主义者骂政府窝囊,还是保守主义者骂政府冒进,我觉得都有其各自的道理,并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

在民族主义者看来,数以亿万计的军费支撑着那么庞大的一支国防军,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当领土主权受到侵犯时,当然必须得亮剑,对来犯之敌给予迎头痛击。在保守主义者眼中,战争意味着死亡,意味着经济停滞,意味着统治者大权独揽,因此,在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之前,不要轻言战争。

综上所述,我认为作为每一个独立的个体,都有发表各自看法的权利,尤其是批评政府的权利。政府必须得是受气包,因为政府掌控者个人所没有的国家机器,个人对政府有着天然的劣势。所以,为了防范这种天然劣势带来的大规模人权灾难,作为个体的民众可以对政府的任何政策进行任何批评,而不应受到惩罚。简言之,民众对政府的批评,其实是个体制衡公权力的一种方式。

你曾在微信上留言说,“咱不能为否定而否定,不能认定政府的所作所为一无是处。”“中国有太多的‘理论家’、‘批评家’,全都是嘴上说如何如何的不对,但一点哪怕只是一小点儿的具体步骤、对策也没有!”“是面对一个13亿人口,在世界上举足轻重、内部矛盾复杂、国际情势也很紧张的大国,现在的这些所谓‘批评家’,‘反对人士’(哪怕上台后)做的不一定比ZG好。”

具体来看,你的这三句话其实要表达三个观点:1、政府并不是一无是处,不能为否定而否定;2、那些批评政府的人只知道批评,并没有提出建议;3、如果是那些批评政府的人上台了,他们未必比政府做的更好。

你的第一点和第二点,我在上文已经论述过了,不再赘述。第三点,你认为现在批评政府的人只是在台下喊得凶,上台后照样玩不转,甚至更糟。我们要明确一点,现在民众对政府的批评只是以个体的形式展现,也就是说,民众在行使自己的权利,并不是在和政府就某个具体政策做辩论和竞选。如果是竞选,两方各自就某个具体事情拿出对策,向选民拉票,谁票数多谁就上台。现在的情况是,民众无法投票,只能台下发发牢骚,都根本还没上台施行他们的政策,你怎么就断言他们上台后玩不转呢?

另外,你还曾说:“实在不理解到底是为什么,总有人一味地去唱衰中国,仿佛中国取得的成绩都是皮毛,只因为她不‘民主’。”当时没来得及回复这个问题,现一并回复:我当然知道中国近年来取得的成绩。这一点我从不讳言,我曾多次在文中如是写道,“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军力和综合国力的提高”。

然而,我也深知支撑着份亮眼成绩的沉重代价——日益恶化的环境,背井离乡的民工,艰难度日的底层民众。正如知名学者秦晖所言,中国目前取得的成绩乃是依靠“低人权优势”,正是因为有着数以亿万计的年轻人背井离乡,在流水线上耗费青春,才有了中国媒体豪言“拯救欧洲”的底气,才有了四万亿乃至十六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

最后,我依然引用曾在微信上回复你的那个故事作为结尾:我记得蔡英文自传中说道,她最感动的故事是,在出任民进党主席时,民进党负债2亿多,又受扁案影响,几乎到了解散边缘。蔡决定在全台进行小额募捐。结果,竟然有很多支持国民党的泛蓝阵营市民捐款给民进党,他们说:“我们也不希望民进党倒下,台湾不能没有反对党。”

同理,我希望中国永远都有那么一群人充当政府的反对派角色,那怕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相比于懦弱无能的政府,英明果断的政府更有可能走向独裁,二战时德国与意大利的反差就是最佳的例证。因此,越是英明果断的政府,当所有人都高喊政府正确之时,就越需要反对的声音。

祝:工作顺利!新年快乐!

胡赛萌

 

————————————

写在后面的话:说了这么多,其实我的观点简言之就是一句话——你可以说我批评政府的这个观点有待商榷,但你不能因此认定我批评政府这件事情做得不正确。

 

附:

萌兄,你好!

很惊讶萌兄没有用gmail邮箱而是选择用国内的163邮箱,至于原因就无需多言了吧。

我想回复一下你在微信中提到的关于反对党和公民个体提出自由批评问题。的确,一个国家是需要反对党的,反对党的存在可以凝聚不同意执政党的声音,保证了国家民心不会散,尤其是中国这样的大国更需要反对党的存在。

但是回到我们探讨的问题上,就算是民进党,一者不是在所有问题上都反对国民党,比如13年菲律宾杀害台湾渔民一事,民进党就是支持国民党制裁菲律宾举措;二来,民进党反对国民党的政策都是提出了正当理由,有自己的方案,比如两岸签署的ECFA协议卡在了服务贸易这一块,民进党提出了要逐条表决加以修改,这是有自己的方案的。“逢中必反”、为反对而反对,民进党丢了08年和12年的选举,因为这都不是正当的、可以商榷的理由。

再说说公民个体对政府决策提出批评的权利问题。是的,作为公民个人,有言论自由,你可以对任何一项政府政策提出不同意见而不必去考虑该怎么做。可是回到我们对待钓岛和对日外交上面,或者把范围进一步扩大到中国的外交问题上,在某些人看来中国政府永远是错的,而不去思考一下中国外交的进和退都做了,这些人到底想要什么?

以领海问题为例,我们讲从上世纪70末80年代初开始到2009年三十多年的时间里,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不够,综合国力不强,面对南海岛屿纷争、中日钓岛问题,中国始终强调的是“共同开发”,期间南海岛屿被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抢占,钓岛也时常出现日本右翼登岛等等,中国采取的是退,是“抗议”、“严正声明”、“谴责”等,大伙不乐意了。

09年到现在,中国某些方面实力上来了,跟菲国把黄岩岛拿回来,日本钓岛国有化之后实现渔政船常态化巡航,于是乎,各种论调又起,国际舆论关注,国内批评的声音也出来了。萌兄,你说说这是不是两面不讨好,那么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满意呢?或者才能达到他们心中所想呢?

为反对而反对的人大有人在,有时候会上YouTube上看看视频,上面几个常见的嘉宾,只要是一提中国,必谈一无是处,什么都可以归类到政治范畴。萌兄在微信里面也提到作为执政党,公民作为个体可以自由提出批评,也就是说党正在或者已经转变思想观念,从革命党转化成执政党,那么我想说,执政党还是做了些事儿,诚然有不好甚至野蛮的事,但不能一概而论,不能为否定而否定。

此致。

PS:关于蔡英文,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记者问她为什么出来参选而不去结婚,小蔡的回答很经典,我不会为了一根香肠而买整头猪回去。可能是以讹传讹,但是第一次看到时还是乐了。

 

 

来源:胡赛萌

摘自:http://mp.weixin.qq.com/mp/appmsg/show?__biz=MjM5MDM0MzcwMA==&appmsgid=100061154&itemidx=1&sign=c570ce0f12ea0dead47d2e7c232a30a9#wechat_redirect

↓↓↓

    A+
发布日期:2014年01月12日  所属分类:呐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