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宋彬彬给我们信心 / 余以为

摘要

其实,一些话并不需要从宋彬彬嘴里说出来,当刘进数落极少数极个别施暴干部子弟的时候,宋彬彬和她站在一起,这就足够表明态度。作为开国上将的女儿,她要“背叛”高得不能再高的高干子女,即便现在没有任何政治和法律风险,还得过人情一关。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我很有信心,不需要宋彬彬给,本文写给很多人没有信心的人。

没错,宋彬彬的道歉更像是辩解,但她毕竟参加了会议,而非递交一份通稿了事。明明不情不愿,却不得不参加刘进牵头组织的“老三届校友与老师见面会”,面对镜头,公开亮相。

其实,一些话并不需要从宋彬彬嘴里说出来,当刘进数落极少数极个别施暴干部子弟的时候,宋彬彬和她站在一起,这就足够表明态度。作为开国上将的女儿,她要“背叛”高得不能再高的高干子女,即便现在没有任何政治和法律风险,还得过人情一关。

我们对社会腐败现象义愤填膺,可是一旦发现熟识的朋友,也有贪污腐败行为,你会检举揭发吗?即使没有任何风险。

人生活在人情世故当中,亲情、友情的重要性,毫不亚于金钱,就像水和空气,只是因为平常和易得,才让我们觉得似乎不那么重要,只有当面临失去的危险时,才会意识到有多重要。因此,法律才宽容亲亲相隐。

高干子女有高干子女的圈子,宋彬彬不得不被某些圈内人目为另类,这当然也需要勇气,幸好前面有陈小鲁大哥。

她完全可以不参加会议的,就像过去几十年那样继续神秘下去。为什么她要参加?

当然不是宋彬彬的道德突然升华了。以宋任穷的顽固不化,以宋彬彬青少年时期的成长和教育背景,宋彬彬不可能变成道德高尚的人,中等水平以上都很难。但是正如我不认为敲诈勒索的老人是“坏人变老了”那样,我也不认为现在是“坏人变好了”。

高干子弟不是神也不是魔,只是人,心理结构跟不普通人没有差别。她们要面对小圈子,更要面对大圈子,比如校友,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在校友之外,还有更多更大的圈子。无论哪个圈子,都不欢迎装逼犯,装逼的反面就是普通人。

最爱装逼的就是中产阶级,真正的贵族是不屑于装的。要装也是往普通里装,去包子铺亲自买份包子什么的。装逼的极品莫过于五毛大V,至贱如司马南,面对妻女移居美国的质疑,也得坦承“工作”和“生活”的区别,为了五斗米才装逼。高干子弟至于吗?

宋彬彬道歉,跟你我没有关系,她是要在她的熟人圈里,表现得像个普通人,跟毛将军不一样。普通和正常是一个单词。

中国太大了,人太多了,我们的熟人占人口比例太小了,所以我们缺乏信心。其实,我们只需换个角度想,我们是不是该对别人的熟人圈子有信心?大家都是正常人。

拨开“既得利益阶层”这个词汇散布的雾霾,我们会发现,阻扰反思过去六十年的,只是那几个家庭,几个人,十个手指头都数的出来,他们的时代过去了。

 

来源:一五一十

摘自: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107101

↓↓↓

    A+
发布日期:2014年01月15日  所属分类:呐喊
标签:
  1. 一个人杀了人就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一个组织杀了那么多无辜善良的人,岂是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无数的冤魂不会瞑目,我们也绝对不会答应。对这些恶棍,对这样的组织,中国的历史一定会对其进行公正的审判,因为历史是人民书写的!

  2. 但是正如我不认为敲诈勒索的老人是“坏人变老了”那样,我也不认为现在是“坏人变好了”。//用皮带将人活活打死打残,还是需要有一定的残忍性格的。

  3. 我支持宋彬彬的勇气,她也给了我信心。现代心理学从众研究表明,第先说出真相的人,或者承担责任的人都是最重要,也是最艰难的。我并不相信宋彬彬的残忍的说法,因为在著名的监狱实验已经表明,普通人性在环境面前其实是非常有限的。而破除从众心理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要有一两个人鼓起勇气来指出真相。因此我尊敬宋彬彬,感谢她给我了信心。

  4. 【偷笑】拨开“既得利益阶层”这个词汇散布的雾霾,我们会发现,阻扰反思过去六十年的,只是那几个家庭,几个人,十个手指头都数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