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受谴责的不是余额宝

摘要

互联网金融的异军突起,不仅打破了银行赖以躺着挣钱的利率管制,更冲击了国有金融的寡头垄断格局。如果说余额宝是吸血虫,那它吸的也只是银行的超额利润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财新网】(专栏作家 刘胜军)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自上而下改革顶层设计的同时,另一种力量也在自下而上改变着中国,它就是互联网。

从0到2500亿元,余额宝仅仅用了200多天,从2500亿元到4000亿元,只用了大约30天,极具冲击力地印证了马云那句警言:“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来改变银行”。不仅是阿里巴巴的余额宝,腾讯的微信支付、发红包,雨后春笋般的P2P网络贷款,都在预示着互联网颠覆式改变金融格局的可能。

互联网金融何以如此之火?我们可以从两个视角来观察。

首先,这是金融管制过度的结果。中国现行的金融体系属于典型的金融抑制(financial repression):国有银行主导金融体系、IPO审批制和利率管制。这一体制带来双重后果:一方面,金融脱离了服务实体经济的基本功能,出现特权化趋势,导致实体经济举步维艰、银行挣钱挣的不好意思;另一方面,金融体系缺乏创新动力,效率低下,既无法满足投资者财富管理的需求,也无法满足大量中小企业融资的需求。因此,影子银行(包括互联网金融)以更高的利率轻松获得了投资者追捧,以更低的融资门槛获得了借款人的青睐,从而满足了投资者获得更高回报、借款人获得更多融资的需求。在余额宝之前,尽管也有理财产品、信托产品冲破利率管制的屏障,但阿里巴巴以其巨大的网络平台效应、多功能性(既可以在淘宝购物又可以获得较高回报)、便利性(在提供高利率的同时保留了类似活期存款的取款灵活性)、互联网技术带来的客户体验愉悦(每天看到进账多少),让余额宝获得超乎想象的成功。

其次,这是在突破金融的所有制歧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几乎所有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都是民企。于是互联网金融与银行的对立,也意味着民营金融向国有金融发起挑战。长期以来,中国的金融业是国有机构的特权,民营金融机构只是象征性的点缀。由于长期受梦魇般的融资难折磨,几乎所有的中国民营企业家都有一个“中国梦”:办一家银行。2005年36条、2010年新36条都未能突破所有制歧视的“玻璃门”。就在民间资本绝望之际,互联网扮演了“救星”的角色,互联网金融的创新,终于让民营资本在国有资本的金融长城上打开了一个缺口,余额宝就是那颗炸弹。

可见,互联网金融的异军突起,不仅打破了银行赖以躺着挣钱的利率管制,更冲击了国有金融的寡头垄断格局。理解了这一点,银行的忐忑心情就不难想像了。

银行一直在努力捍卫自己的奶酪。最近央视评论员钮文新“取缔余额宝”的呼吁,非常合时宜地迎合了银行的心理需求。

钮文新的论点主要有二:1、 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它们并未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当老百姓沾沾自喜于手机账户中又多了几块钱利润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想过,自己所在的企业融资成本正在面临大幅上涨的风险。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也就是最终的贷款客户将成为这一成本的最终买单人”。2、日本同样是高储蓄国家,谁听说日本允许余额宝的出现。我想,对任何一个市场经济体,对于任何一个还有些智商的金融监管者而言,都应当旗帜鲜明地抑制余额宝。那为什么中国在容忍?为什么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出现余额宝?

上述两个论点都是站不住脚的。

余额宝是寄生虫吗?当然不是。余额宝只是简单地把钱借助天弘基金投入到银行间拆借市场,就让投资者都获得了20倍于银行活期存款的利率,阿里巴巴和天弘基金也从中赚到了钱。多赚的钱从何而来?当然是挤压了银行的超额利润。而且,天弘基金投资于银行间拆借市场,并不违法,合法的套利何错之有?毕竟,同业拆借利率高又不是阿里巴巴导致的。

在这一过程中,余额宝似乎的确没有服务于实体经济。但是余额宝目前主要投资于银行间拆借只是一个短暂的状态,随着其规模的膨胀、银行间拆借利率的回落,阿里巴巴势必通过创新更好地运用这些资金。例如可以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购买贷款产品,从而间接服务于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阿里巴巴金融创新大幕还只是刚刚拉开,我们不能把余额宝当前的投资去向视为长期的、永恒的、惟一的选择,进而将其定义为寄生虫。

余额宝会提高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错。余额宝及类似的互联网金融,以高质量的竞争,已经对银行产生了显著的鲶鱼效应。互联网金融和银行都是金融服务提供者,金融服务者竞争的加剧,只会让金融服务的需求者(投资者、借款人)受益。如果说余额宝是吸血虫,那它吸的也只是银行的超额利润。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创新的演变,投资者、借款人都将从中国金融业竞争加剧这一趋势中受益,这是毫无悬念的,而且空间巨大。

至于为何其他发达国家没有类似余额宝的产品,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因为发达国家既不存在利率管制,更不存在金融业对民间资本的所有制歧视。在这样的金融体系下,余额宝没有太大的生存空间。显然,该受到谴责的不是余额宝。

尽管互联网金融作为一种新生事物,不可避免地带来了金融风险和监管挑战,但它是中国经济体系中多年来罕见的正能量。18届3中全会提出“发展普惠金融”,而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就是普惠的,满足了那些被正规金融体系歧视甚至排除的金融弱势群体的需求。可以说,18届3中全会提出的利率市场化、不分所有制平等使用生产要素等金融改革目标,已经被互联网金融“不等、不靠”地部分实现了。当然,在不远的将来,随着阿里巴巴、腾讯金融业务的不断增长,它们也应该被纳入到金融监管体系之中,例如可以考虑发放互联网银行牌照。至于那些习惯于“高大上”的银行,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放下身段、拥抱互联网革命,或许能避免诺基亚、柯达的命运。■

附:钮文新《取缔余额宝》

余额宝的出现确实给银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但是,当老百姓沾沾自喜于手机账户中又多了几块钱利润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想过,自己所在的企业融资成本正在面临大幅上涨的风险。这事跟你没关系吗?我想,至少你的加薪机会已经被吞噬了,而你的工作机会恐怕也会更加风雨飘摇。

我不是危言从听,更非号召谁退出余额宝,而只想告诉人们一个重要的经济事实:余额宝哪里只是冲击银行?它所冲击的是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冲击的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安全。因为,当余额宝和其前端的货币基金将2%的收益放入自己兜里,而将4%到6%的收益分给成千上万的余额宝客户的时候,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也就是最终的贷款客户将成为这一成本的最终买单人。

所以我们强调,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它们并未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它们通过向公众输送一点点蝇头小利,为自己赢得了巨额利润,同时让全社会为之买单。具体来说,我们假定余额宝4000亿元规模平均收益6%,利润240亿元,余额宝和货币基金大约要吞掉80亿元(4000亿元的2%),其它余额宝客户分享160亿元。

我们都指责商业银行暴利,但银行毕竟是通过经营贷款风险之后才获得的风险收益;但余额宝呐?它们睡着觉就可以从240亿元的收益中分走80亿元,而且风险比打劫还小,这难道不是暴利?我看更像是“暴力”。

我当然反对银行暴利,但消除银行暴利必须是还利给中国实业企业,而不是分配给“金融寄生虫”。日本同样是高储蓄国家,谁听说日本允许余额宝的出现。我想,对任何一个市场经济体,对于任何一个还有些智商的金融监管者而言,都应当旗帜鲜明地抑制余额宝。因为它严重干扰了利率市场,严重干扰银行流动性,严重拉高实业企业融资成本,从而加剧金融和实业之间的恶性循环,严重威胁中国的金融安全和经济安全。

现在,银行被迫加入“发宝”行列,但它们一定心存忌惮。因为,它们不像余额宝,余额宝只是寄生虫,而不是钱的经营者,所以它们喝起血来可以无所顾忌;但银行行吗?银行是钱的最终经营者,存款成本上升1个BP就意味上亿元的利润损失。所以,它们玩得起吗?很多人痛恨银行,恨不得它们全都死去,但我告诉你:银行死了,余额宝也必死无疑;银行风险增加,余额宝同样风险巨大;更重要的是,银行死了,中国经济将崩溃。

中国金融监管当局基本属于脑残,居然对余额宝这样的典型“金融寄生虫”无动于衷,把余额宝纳入监管到底是要保护它,还是真要监管它?它们美其名曰:怕干扰金融创新。我请问:中国金融创新有没有标准?应当鼓励怎样的创新?抑制和取缔怎样的创新?我认为,在央行大脑中根本就没有标准。那好,我告诉你,一切可以提高实业效率、降低企业成本的金融创新,才是我们应当鼓励的,才是符合中央关于“金融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原则的。除此之外,一切金融自我循环,并暴力吞噬社会财富的暴利行为都应当被列入取缔清单。

请问:按此原则,余额宝是不是该被取缔?我认为,这样的金融行为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而言,都该是不被容忍的“邪恶金融”行为。那为什么中国在容忍?为什么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出现余额宝?

毫无疑问,我的主张就是取缔余额宝,还中国以正常的金融秩序。

 

来源:财新网

摘自:http://opinion.caixin.com/2014-02-23/100641948.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