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可听可不听的三条真谛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眼瞧着各路人马掐成一团,喜不自胜~自打有了微博,就再没见过像样的论战,宋方金兄的雄文,有理有利有节,聊聊数语,就把编剧与演员那点糟心事儿说透了,正鼓掌叫好,忽然被点了名,双腿一软,战战兢兢往下看。 宋兄在@编剧帮 的微博中指出:“每次看到 @宁财神 老师精神抖擞展现荧屏风采的时候,我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少了一个强有力的写剧本的竞争对手。您在《非诚勿扰》那边多玩一会儿吧,我们这边暂时还不缺人。”

虽知是善意,可怎么听怎么别扭——同性别同年龄的演员,可能会为一个好角色而竞争,但编剧之间有啥可争呢?好剧本从来不愁卖,编剧有红牌,却从来没有过头牌。哪天在酒桌上狭路相逢,不用拼我就三鞠躬:写剧本,宋兄比我强了何止百倍!第二天,找我干活的还是不会找你,找你干活的没准会找我~要孟非签名。我辛辛苦苦写了那么多年,也没几个贴心粉,在非诚不到半年,就有粉丝为我挡子弹:“你造他有多努力吗?”,每次坐飞机都有空姐主动搭讪,说她爸妈特喜欢我在非诚的表现,她本人却更喜欢我的龙门客栈……

我在非诚短短数月,从里到外焕然一新,过去那个清纯羞涩、明眸皓齿、 一跟女孩说话就脸红的翩翩美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貌似猥琐、实则更猥琐的中年大叔。在这里,我要感谢非诚,让我近距离接触数百个身份、性格、价值观迥异的适龄男女,上哪儿找这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角色库?对一个与生活渐行渐远的编剧来说,就像中了六合彩,心头暗喜,唯有感激!

紧接着,宋兄给于正指了条明路:“希望您不光是给行业贡献明星,也希望您能在自己的作品多提供对民族的智力支持。”如此重大的使命怎能交给一个整天写偶像剧的?引领时代、开启民智之伟业,还得宋兄亲自牵头,吾等在敌后摇旗呐喊!于妈若有悔意,我就替他打个圆场:"你造他有多努力吗?“造吗?于妈真的是我这两年接触过的、除我之外最努力的编剧!我没精力也没兴趣替于妈挡口水,烦他的请自觉绕道,去他的微博喷啦~

接下来逐条揭发他的劣习:此人创作观极其功利,热衷于研究收视率曲线,分析峰值与低谷与剧情的联系,他就像一只入冬前的仓鼠,孜孜不倦地囤积各种宝贝:小说版权,过路的剧本,首饰,绣品,只要能让他的剧“好美好美”之物,他不惜工本见好就收。他会长途奔袭,拜访退休绣娘,软磨硬泡,为女主角求一件绣花衣裳……他的文学素养不高不大也不上,但请别忘了,于妈卖的不是小说,而是大牛们这辈子都没兴趣看的国产偶像剧。作为商人,于妈很清楚他的观众是谁,也深知她们的喜恶,他使劲浑身解数取悦那些青春期的脑残少女,在于妈眼里,她们既是衣食父母,也是知己闺蜜。

她们也许不上豆瓣,但她们会为心仪的明星尖叫呐喊,她们也许沉默寡言,但她们会为一句烂俗台词怦然心动、泪流满面。她们也许幼稚、甚至脑残,但她们对爱的渴望,如此真切,如此清晰,以至每一声欢呼都显得那么不高级。她们曾经追过琼瑶,迷过小虎队,爱过奇隆——两次,追过苏有朋,也是两次。短短数年沧海桑田。她们幻想自己是小燕子,课本上贴的却是尔康照片,她们也当过杉菜,迷恋过长发狂暴男,当她们在摩托车后座风驰电掣时,她又摇身变成了吴倩莲。她们为赤名莉香洒过热泪,也为锋菲的分手痛彻心扉,她们每一次啸聚机场时,嘴上喊的是明星的浑名儿,心里盼的却是一双只属于自己的水晶鞋——这个要求如此简单,如此朴素,可惜就是没人干。 当品味好、手艺高的大牛不屑于为她们弯腰量脚,也就别埋怨勤劳的小鞋匠用水钻粘一堆鞋赚的盆满钵满。

看到这儿,有志青年拍案而起,难道创作就为了赚钱赚吆喝吗?好汉饶命~于妈为了啥,小弟不太清楚,但我跟他绝不是一路人,小弟写作,刚开始只是为了泡妞,后来是想听人夸我,再后来,是为了让更多人夸我~我每次快写不动的时候,就把夸我的评论翻出来看一眼,瞬间就能满血复活。写作之路很苦、也很孤独,要没那份虚荣心,小弟绝撑不到今天。

胸有大志的同行,我敬!心存观众的同行,我也敬!对那些始终把写作当成事业,累到吐血也不想找枪手的同行,我都敬!
祝每一个青春期少女都能穿上合脚的鞋,鞋面镶满blingbling的八心八箭。
祝每个谐星都能碰到梁左那级别的编剧,剧本连标点都不用改拿来就能演。
祝每个大牛都能找到爱他超过爱明星的好制片人,祝他们的作品家喻户晓、部部倾心。
祝天下所有热爱写作的人,能永远铭记写作的初心。
  ——著名情感专家宁财神(上帝保佑,晚上少吃)

来源:宁财神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1993d00101exaq.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