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佳、周晶晶:中朝关系”结“在哪?

想获取某社区邀请码,可加群,拍案积分交流 278451598,进群暗号【签到】,否则不予进入

+++

中朝关系在老一辈人的眼中,似乎是最亲密无间的,用一句说了几十年的话就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共同的意识形态加上几千年山水相连的历史渊源,铸成了中朝之间紧密的关系。这种“同志加兄弟”的关系在朝鲜战争时期达到高峰。

但是,随着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道路,中朝之间渐行渐远,这种“历史友谊”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考验。在朝鲜批评中国的情绪不断上升,而在中国,视朝鲜为战略包袱的观点也大有市场。中朝之间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中朝关系的“结”在何处?

对于朝鲜的不满,中国人多批评以“白眼狼”,“不知恩图报”等话语,认为朝鲜没有能回报中国对它的付出。更多的学者则从历史的角度,将中朝关系解读为朝鲜对中国的利用。没有什么实际的“感情”。但事实上,果真如此吗?

朝鲜在“利用”中国,这本身并没有错,但问题在于这种“利用”也不是错,因为中国也在“利用”朝鲜。从学术角度看,所谓国际关系,就是国与国之间的互相利用。美国与日本难道不是互相利用吗?中国与美国又何尝不是互相利用。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是国际关系的重要法则,在所有的国际关系中,无一例外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一些人“发现”朝鲜在“利用”中国,自认为找到新大陆,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大惊小怪。

中朝之间缺少“感情”,朝鲜在利用中国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也不是中朝关系真正的“症结”所在。中朝之间矛盾不断的根源,在于中朝双方对双边关系有不同的理解与定位。

朝鲜的问题在哪?

朝鲜对中朝关系有着比较矛盾的定位。朝鲜作为一个小国,存在着“事大国”的思维定式,“以大事小以仁,以小事大以智”。朝鲜几千年来,基本是以“事中国”为立国强国的方式,但是,近代以来,中国走向没落,朝鲜与中国的宗主国关系被解除,开始走向独立自主。这种自主意识催生了朝鲜的“主体思想”,强调本民族的主体性就是为了和中国拉开距离。朝鲜认为,拉开与中国这样一个几千年宗主国之间的距离,才能突出自己民族的“主体性”,这种心态是一种对历史的逆反心理,完全可以理解。但作为一个小国“事大国”的生存方式并没有改变,因此主体思想并没有完全做到。冷战时代,朝鲜虽然用“主体思想”拉开了与中国的距离,但却用另一种“事大国”的方式投入了苏联的怀抱,背靠大国生存的发展方式并没有真正改变,只是换了个大哥。这种变化与朝鲜自己的历史逆反心理有关,更与中国自身的实力衰弱有关。

在背靠苏联的时代里,苏联是个与中国风格大不同的“大哥”。苏联在世界范围内与美国展开冷战,在朝鲜半岛美苏势均力敌。在苏联老大哥的帮助下,朝鲜经济直至70年代末期,始终强过韩国。但是好景不长,随着苏联的解体,朝鲜成了世界的弃儿,他需要另找一位新大哥,于是中国成为了朝鲜最好的选择。当朝鲜把目光投向中国时,中国却无意担此大任,在苏联解体后,中国明确表示,不愿出头。“韬光养晦”成为了中国的外交原则。习惯了在苏联保护下生活的朝鲜怎么看都觉得中国这个“大哥”做的不够格。从朝鲜的角度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面对中国这个新的“大哥”,朝鲜喜欢用苏联的标准衡量中国。“背叛”“软弱”成为了朝鲜对中国的印象。也是朝鲜不满中国的重要原因。

中国的失误。

如果要探究朝鲜为何轻视中国,可以追溯到大名远洋的袁世凯。袁世凯在驻朝鲜期间,出兵逮捕大院君,在日本进攻朝鲜皇宫时,出兵平定了甲申事变。被李鸿章称为“天下奇才”。但袁世凯及其所代表的清政府色厉内荏却表现无遗,使中国为朝鲜所轻视。袁世凯到朝鲜后,有极强的权力欲,他以朝鲜太上皇自居,对朝鲜所有的内政问题均有干涉,包括朝鲜使臣外派,国内举债等问题,都需经过袁的同意。李鸿章称赞他“先正藩属之名,以防其潜越,得筹外交之法,以杜其侵欺,......其国中之事,几悉皆闻”说到底就是说袁世凯驻朝鲜,让朝鲜人知道了如何尊重中国这个“上国”,却没有考虑朝鲜人的民族自尊心。更严重的是,大清朝管教朝鲜这个小弟时,手段强硬,但面对日本人的步步近逼,朝鲜向中国求助时,中国却束手无策。所以日韩合并,朝鲜脱离中国并非完全被迫,朝鲜一些精英阶层早已有脱离中国之意。而清政府管小弟有方,御强敌无术的表现也引起了朝鲜的轻视。

今天的中国在处理与朝鲜关系时,也存在着两个误区,一是过多依靠援助,二是缺少对朝鲜必要的干预。

对朝鲜来说,安全问题事关存亡,经济援助不能取代安全需要。因此中国不应该对经济援助给予过高期待。认为只要给朝鲜钱朝鲜就应该听话,只是中国的一厢情愿。朝鲜半岛目前依旧处于停战状态,中朝与美韩还是停战的双方。韩国无核是因为美国为其提供核保护,而中国又拒绝向朝鲜提供核保护,中国不想与美国搞军备竞赛,这种情况下中国要求朝鲜弃核无异于缴盟国的枪,朝鲜也绝对不会接受。

解决朝鲜的安全关切,中国必须加强对朝鲜的干预。朝鲜的核武器研究,开始于90年代,彼时的中国没有阻止朝鲜,或者说哪时中国也没有力量在自己的周围建立一个忠于自己的力量集团,今天的中国则已经不同。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应该有力量在自己的周边打造有利于自己的地缘政治秩序。对于朝鲜的安全关切,中国即不能像美国保护以色列和韩国一样保护朝鲜,但也不能完全不闻不理。中国人经常自称是朝鲜的“老大哥”,但“大哥”不是要一味给钱,当“大哥”必须对自己的“小兄弟”有保有管。

中国应该调整对朝鲜的政策,首先,“管教”朝鲜应该多置于同盟关系框架内。对于朝鲜的干预与制裁,中国可以做,甚至可以做的比美国更严厉,但中国对朝鲜的制裁必须放在同盟关系框架内,包括经济制裁和物资进口控制,以及对朝鲜部分领导人的制裁均可以成为选项,对朝鲜出格的举动中国绝不能纵容不管。其次:在联合国及国际社会层面,中国应该更多的保护朝鲜。对于由美国和西方发起的对朝鲜的制裁,中国必须反对。说到底,朝鲜是中国的盟国,朝鲜有错误要由中国来管教,不能让美国和西方插手。

中朝关系出现了心结,源于中朝双方对双边关系的不同理解与定位。朝鲜其实有心与中国结好,但朝鲜还不知道如何去事中国这样一个“新大哥”,朝鲜习惯于用苏联的标准期待中国,但中国不是苏联,也不想当苏联;而中国的问题在于,中国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初具当“大哥”的实力,但中国还没有学会如何去当好一个“大哥”,对自己的“小兄弟”如何在保与管之间把握尺度,如何打造一个有利于自己的周边政治秩序是中国需要学习的东西。

作者:刘佳,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馆员

周晶晶,北京朝阳外国语学校教师

摘自: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qqgc/article_20140325103077.html

↓↓↓

  1. 所以说外交上的一些措辞都是P,什么主权不能侵犯,内政不可干涉什么的~~~